昂山素季恐遭终身监禁 缅甸民主抗争新生代接棒

0
395
昂山素季(网络图片)

缅甸法院12月6日宣判,前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因煽动群众及违反新冠防疫规定遭判刑4年,随后获得军方特赦减为2年刑期。对此,国际社会一片哗然并担心,若这位前民选领袖遭军政府指控的其他罪名全都成立,未来恐面临终身监禁。不过,观察人士分析,当地的民主抗争已经由新生代接棒,思想进步的年轻民主斗士群起,将持续以新的型态争取民主与自由。

在缅甸首都内比都(Naypyidaw)的一场闭门审判中,遭军政府软禁近11个月的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面临两项罪名的审判。法院裁定她煽动群众及违反新冠防疫规定罪名成立,判刑4年。但经军方特赦为2年。据路透社报道,她将持续在被拘留处服刑,或许不会被送进监狱。

不过,昂山素季还面临其他十项罪名,包括贪腐、泄露国家机密、以及非法持有对讲机等,下周法庭将针对另一项控罪宣判。若她所面临的多项罪名一一成立,各界担心,已经高龄76岁的昂山素季恐将遭到终身监禁。

目前美国和联合国都已发声谴责缅甸的这场“虚假审判”,并要求军政府立即放人。

缅甸军方于今年2月1日发动政变,包含昂山素季、前总统温敏(Win Myint)及他们所属政党“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NDL)的多位高层均被捕入狱。

长期关注东盟情势、位于东台湾宜兰的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教授陈尚懋认为,缅甸军政府罗织罪名,监禁昂山素季,尽管这次获减刑2年,但昂山素季的其他指控仍可能遭定罪,累计刑期恐超过一百年,因此,军方减刑“让步”的意义不大。

陈尚懋告诉美国之音:“现在看得出来,军政府似乎跟翁山苏姬(昂山素季)已经没有和解的空间,确 定分道扬镳。军政府希望可以铲除翁山苏姬(昂山素季)的势力,把全民盟给拔掉。”

公民抗争进入“后素季时代”

虽然昂山素季短期内恐难以重获自由,不过,缅甸当地对抗军政府的“公民不服从运动”(Myanmar Civil Disobedience Movement)自2月以来仍未歇止。观察人士说,缅甸的民主运动已经不再以昂山素季一人为唯一的指路明灯,也就是,进入了所谓的“后素季时代”,现在取而代之的是更年轻的一代,他们的思想进步,也更勇于对抗。

缅甸反军政府示威人士于12月10日的国际人权日(Human Rights Day)再发起“无声罢工”,以示抗议,获得全国大部分商家的响应,包含位于曼德勒、仰光等多个大城市的多数商家在当天歇业一天,以街道冷冷清清的景象,来代表拒绝军政府的统治。

就在缅甸的公民抗争迈入“后素季时代”之际,陈尚懋认为,当地的民主抗争运动已显现世代交替,反对独裁统治的年轻世代将试图以新的模式推翻军政府。

陈尚懋说:“翁山苏姬(昂山素季)还有全民盟这些比较老派的政治人物,大概还是比较权威式的一个领导方式。其实从泰国奶茶联盟开始的新世代抗争运动,你就会发现,传统的这种权威式的领导,基本上已经被年轻人所唾弃,因为他们就是想要去推翻这样的威权的、高压的统治,所以我觉得翁山苏姬(昂山素季)的退出,其实对于缅甸的反政府运动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翁山苏姬(昂山素季)本身有一些她的包袱在。”

民族团结政府影响力渐增

尽管昂山素季所属的全民盟多名官员遭到军方关押,势力看似瓦解,不过陈尚懋认为,缅甸今年4月成立的影子政府民族团结政府(NUG)推出了许多与全民盟过往不同的政策,仍可望为缅甸民主开创新页。

陈尚懋说:“民族团结政府在罗兴亚(难民)的政策、对于少数民族的政策、还有对于女性参政,其实都跟翁山苏姬(昂山素季)有点不一样。过去执政的期间,那(昂山素季)在整个种族或者是性别的议题上,其实也引发了年轻群众的一些反弹。我觉得以翁山苏姬(昂山素季)为主的这些全民盟的核心,跟现在的民族团结政府之间的关系,我相信往后应该会是愈走愈开了。”

虽然民族团结政府仍保留了昂山素季的国务资政职务,然而,根据纽约时报报道,民族团结政府已于稍早表态,不打算延续昂山素季担任政府领导人时所采取的集权模式。

位于中台湾南投的暨南国际大学东南亚学系助理教授王文岳则提醒,在反军方抗争势力联合少数民族武装势力来对抗军政府的情况下,缅甸已走向全面内战化,缅甸包含民族团结政府等反对派若加大反扑力道,恐怕会大大削弱国际对军政府执政正当性的认可。

王文岳告诉美国之音:“目前世界各地对于缅甸(民族团结政府),无论是金钱援助、军火,甚至是提供部分的军事训练的力量,可以说是源源不绝。虽然不至于说立即性地颠覆缅甸军政府的统治,但是从上个月的东南亚高峰会,没有直接邀请缅甸(军方)代表出席这件事情,就可以看得出来,民族团结政府对于目前的缅甸军政府,确实是有造成国际承认上面的一个影响。”

根据日本共同社12月8日报道,多名相关人士透露,民族团结政府曾致信日本政府,要求承认其为缅甸合法政府。不过,预计日方还不会正式承认民族团结政府或是军政府的合法性。

目前欧洲议会及法国参议院已正式认可民族团结政府作为缅甸唯一的合法代表。民族团结政府也已在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和韩国等国设立代表处。

制裁非“欧美限定” 学者:亚洲国家响应是关键

针对不断恶化的缅甸局势,包含加拿大、美国、欧盟及英国等政府已陆续对缅甸军方祭出各项制裁措施,包含发布对缅军之个人或实体的制裁清单,以及禁止国内的个人、企业与实体,直接或间接提供可用资金给遭制裁清单的对象或与他们进行商务往来等。

虽然缅甸的民主运动可能已经不再需要昂山素季了,但曾为国际人权斗士的她遭到判刑仍引发各界哗然,除了多个西方国家相继谴责军政府,敦促释放昂山素季之外,联合国人权机构也呼吁各国,应再加大对缅甸经济制裁的力道。

不过,澳大利亚悉尼大学(University of Sydney)名誉副教授张佳康(Kevin Chang)认为,若仅有欧美国家积极对缅甸军方实施经济制裁,效果恐怕有限,亚洲的民主国家若能跟进,才更具制裁力道。

张佳康告诉美国之音:“我们习惯期待国际社会中的制裁措施,必须来自于西方国家,然而这实际上是我们对地缘政治非常狭隘的理解,因为亚太区域内的成员或是邻近缅甸的民主国家,像是东盟或是日本、澳大利亚或是台湾等国家或联盟,采取制裁措施甚至更为重要,他们可以对缅甸危机发挥更有效的杠杆作用。”

但依照过去的历史经验来分析,陈尚懋认为,就算国际加大对缅军的制裁力道,恐怕仍难以实质影响军政府,反倒可能让无辜的缅甸老百姓受到波及。

陈尚懋说:“欧美国家的制裁,一直以来对缅甸的军方大概都不会构成太大威胁,因为缅甸物产丰隆,军方又控制了国内两个重要的控股公司,它本身的经济实力是不容小觑的。现在(制裁)对小老百姓的影响相当大,军方一被制裁,它就把怒气出在老百姓身上,要么断网路,然后金融的控管,所以我觉得欧美(国家)也会斟酌,是不是能够针对于军政府,而不是让全部其他老百姓一起跟着这个制裁的政策而陪葬。”

王文岳则看法不同,他认为经济制裁对缅甸冲击很大,长远来看可望改变当地局势。

王文岳说:“无论是民间或者是政府,双边所受到的经济打击都是非常非常地大。根据经济专家观察,缅甸今年的经济大概衰退了18%以上。经济制裁也许在短期间没有办法实际瓦解缅甸军政府,甚至有可能让老百姓受害,但是,持续下去的话,对于缅甸军政府维持它的统治正当性,也势必会造成严重打击。”

柬埔寨将任东盟主席国 恐难缓解缅甸危机

针对缅甸军事政变,将于明年接任东盟轮值主席国的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表示,他预定于明年1月7日及8日出访缅甸,希望寻求解决方案,也会推动东盟和军政府直接接触。

然而,张佳康说,依照目前情势,无法期待洪森的缅甸行能立即化解当地的危机。

张佳康说:“我希望他至少能与昂山素季、总统温敏,以及民族团结政府和公民不服从运动(的)领袖会面,如果他没有这样做,只和缅军谈话,这几乎可以说是对缅甸军事政变的一种肯定,除非他想亲自传达强硬讯息,但我们目前尚未看到这样的情况。”

尽管东盟在今年10月举行的峰会上罕见地打破不干涉成员国内政的传统,拒邀缅甸军政府代表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出席会议,不过,洪森却于12月6日改口。他说,缅甸是东盟大家庭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员,暗示未来不想看到缅甸缺席任何东盟会议。

对此,王文岳说,这显示洪森与东盟的立场不一致,未来出任作为东盟轮值主席国的柬埔寨,恐怕难以出现实质影响缅甸情势的作为,而且北京很可能利用柬国一向亲中的立场插手干预缅甸事务。

王文岳说:“柬埔寨跟缅甸目前在经济跟外交安全上面,某个程度上对中国都有相当的依赖。如果柬埔寨上来,中国更有可能会利用柬埔寨在东协(东盟)中的位置,来影响东协(东盟)国家对于缅甸的作为。总的来说,缅甸政局想要和平解决,更加没有希望。”(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