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外交角力在南太平洋台面化 台湾议题改为台面

0
502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斐济出席太平洋岛国外长会议。(2022年5月30日)

【2022年05月30日讯】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5月30日在斐济与太平洋岛国共同召开外长会议,是他在10天之内访问8个太平洋岛国的重头戏。澳大利亚总理与外长也陆续展开对于南太平洋之访问与计划。专家认为,工党政府将更加积极经营南太平洋事务,联美制中与支持台湾的立场不会改变。

工党积极经营南太 制衡中方势力

中国外长王毅5月26日飞抵所罗门群岛,从5月26日至6月4日10天内接连访问8国。王毅于5月30日在斐济与太平洋岛国共同召开外长会议。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报道,稍早传出中国(中共)有意与10个太平洋岛国签署涵盖警务、信息安全等方面的协议並未成局。

澳大利亚新任外长黄英贤(Penny Wong)5月26日前往斐济访问,强调澳大利亚将在“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下,与太平洋岛国展开密切合作。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也将很快访问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阿尔巴尼斯和黄英贤还将出席7月中旬举行的太平洋岛国论坛(PIF)。

这是澳大利亚新政府为平衡中国对太平洋岛国影响作出的最新外交努力。

澳亚台湾研究协会主席、澳大利亚蒙纳许大学(Monash University)教授张耀中(Lennon Chang)认为,从所罗门群岛与中国签订安全协议的消息被披露以来,就能预料到中国会试图与其他南太平洋岛国也签订协议,不过工党政府也向来有自己的经营模式。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之前的莫里森政府的外交部长对于南太平洋、甚至是东南亚的外交并未着力,工党在这些区域的经营方面会比莫里森政府更加积极。我相信工党在对于南太平洋岛国的援助会有所增加,而且已经创建一个新的大使专门负责印太地区事务,某种程度上已经呈现出工党与前执政党的差异。”

工党政府在选前即承诺将组建一个“太平洋防卫学院”(Australia-Pacific Defense School),深化与太平洋十多个岛国的军事合作,并将分4年拨款5亿2500万澳币援助太平洋岛国与东帝汶。在文化外交方面,工党还宣布将创建新职位“第一民族大使” (Ambassador for First Nations Peoples),以深化澳大利亚与包含南岛民族的各国原住民社群文化交流,以社会对社会方式让外交关系向下扎根。

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员宋文笛(Wen-Ti Sung)也认为,工党政府将会比前政府更加寻求强化与东南亚以及太平洋岛国两个地区的关系,因为工党向来具有亲亚洲的外交传统。

他告诉美国之音:“黄英贤列举的几项改变之中,开宗明义提到的头一项便是气候变迁,这个议题代表着西方选民开明精神的神主牌,也是西方国家从事太平洋岛国外交时重中之重的投名状。不过,由于东南亚和太平洋岛国有许多并不乐意在美中关系之间选边站,也不乐意在此澳中关系冰点之际于澳中关系之间选边站,为了与东南亚与太平洋岛国结交,工党政府在与中国互动时自然会将其外交辞令温和化,好让这些夹在中间的国家保留两面逢源的空间。”

持续抗中并扩大AUKUS

澳大利亚新总理阿尔巴尼斯在5月21日发表当选感言时表示,在对中国的战略竞争问题上会与莫里森政府“完全一致”。但是新外长黄英贤曾于去年5月公开表示,莫里森政府根本不清楚中澳关系的复杂性,却为了谋求国内的政治利益而频繁制造危言耸听的言论来危害中澳关系。

前澳大利亚总理内阁副部长安德鲁·塞奥凡诺斯(Andrew Theophanous)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工党政府会延续联美制中之政策。

他说:“国际环境已经改变许多,所以工党将会延续莫里森政府联合美国盟友制衡中国的总体主旨。黄英贤批评莫里森政府经常直接攻击整个中国政府作为内政的筹码,却对澳中关系并不了解。但工党政府不会大幅改变莫里森政府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立场,也将致力于‘澳英美三方安全协议’(AUKUS) 。我相信,澳大利亚希望扩大AUKUS,包括吸收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日本和印度,并可能吸收印度尼西亚。”

阿尔巴尼斯在5月23日宣誓就任总理时发表政策重点演讲时表示,将加强与印度尼西亚的经贸合作,并在海事安全等领域与雅加达建立联系。他承诺,印度尼西亚是上任后最先要访问的国家之一。

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员宋文笛表示,亲美立场属于澳大利亚两党的共识,因此工党政府在中国政策的立场上延续性将多过于改变。

他说:“AUKUS是保持未来澳大利亚亲美路线延续的重要诱因。澳大利亚单方面撕毁了与法国的柴油潜艇合作协议,转而与英美合作,这工程最快也要 2040年前后才有可能实现,所以在此之前澳大利亚在战略上必然和美国同行。AUKUS潜艇计划的时程长、已投注成本高,如果因为外交失策而再次搞砸这个建军计划,那么任何政党的澳大利亚总理都必将难以为继,何况是屡屡被批评在国防问题上过于软弱的工党政府。”

对台政策不变

美国总统拜登5月23日在东京QUAD峰会前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若台海发生战事,美国愿意军事保卫台湾,引起美国盟友对于“战略清晰”的讨论。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黄英贤去年11月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演讲时批评莫里森政府插手台湾事务,她说:“这种策略只有不负责任的政客才会使用。”

前澳大利亚总理内阁副部长安德鲁·塞奥凡诺斯表示,在拜登关于美军保卫台湾的发言之后,白宫再度解释美国的对台政策并未改变,澳大利亚自然也不用改变对台政策。

他说:“白宫与拜登最初的发言保持距离,就足以产生疑问:美国会因为台湾而冒着一场世界大战的风险吗?我觉得QUAD所有国家都有所顾忌。澳大利亚工党政府不会让澳中关系恶化,希望扭转澳中经贸关系,所以不会故意提起台湾话题。但是澳大利亚也将继续呼吁让中国人民享有民主与人权,当然也将支持台湾表达这些价值观。”

在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中,以气候变迁等为选举政策的独立参选人异军突起,促成了这次政党轮替。分析人士认为,工党必须与独立当选人以及同样关注气候变迁的澳大利亚第三势力绿党(The Greens)磨合,有可能为了在气候变迁上与中国合作而牺牲台湾议题。

塞奥凡诺斯说:“绿党在‘热爱和平’与‘揭露中国侵犯人权的愿望’这样并不和谐议题上存在分歧,但是拥有高度人权的台湾代表着进步与和谐,也是绿党与独立当选人很重视的精神。我不认为澳大利亚会在与中国的气候变迁的谈判上以任何方式牺牲台湾,因为这与澳大利亚的立国精神相关,而工党政府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明显地减少碳排,这才是独立当选人和绿党重视的问题。”

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员宋文笛表示,展望未来的印太区域格局,澳大利亚对台湾有同病相怜之亲近感,双方同为亚太区域内排名前列的民主社会,近年也都同样面临着中国经贸制裁。

他说:“澳州人普遍对台湾抱持好感,以支持台湾成为澳大利亚人投射自身民主价值以及面对中国经贸制裁下的骨气,这种民意跨越党派,工党政府执政也不会改变。而作为中等强国,澳大利亚在象征性表态时也会讲求成本控管,例如支持台湾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CPTPP),乃至于透过 Quad 等多边平台共同声援台湾,能见度高,实际成本在多边分摊之下也相对低,此一划算的买卖,工党政府理应会延续。”

挺台动作低调

澳亚台湾研究协会主席,澳大利亚蒙纳许大学教授张耀中指出,澳大利亚议会去年召开一系列公开听证会,讨论扩大 CPTPP会员,其中被点名频率最高的便是台湾,两党议员皆有支持,所以支持台湾的立场不会改变,但是表现方式会比较低调。

他说:“其实无论哪一党执政,过去澳台一直维持着相当程度的互动,只是在台面上愿不愿意拿出来谈。莫里森政府时代有比较多台湾的声音出来,我认为实际上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只是工党政府对台湾的支持可能不会像莫里森政府那么台面化,比较不会以台湾为话题,用刺激中国的方式来激发民众反中的心态,但实际上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张耀中表示,许多年轻的澳大利亚政治家对于台湾非常陌生,才是未来澳台关系更大的问题。

他说:“包含绿党在内,新一辈的澳大利亚政治家对台湾议题都不甚了解,例如5月份在我所举办的台湾电影节活动中,就有很多人说,根本不知道台湾有这些议题,甚至有绿党人士认为,中国与台湾的问题是内政问题。所以台湾政府有迫切需要推动有关台湾的教育、文化、研究等议题,让澳大利亚政府与民众更了解台湾,建立深层的连结,才不会因为执政者的倾向而有所改变。”(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