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華麗的告別

0
104

近日傳出香港電台電視部繼續有多個節目蒙難的同一天,《鏗鏘集》〈721誰主真相〉一集,入圍亞洲出版業協會卓越新聞獎之「公共服務新聞大獎」,全亞洲只有三家機構獲此殊榮,肯定了專題在「公共服務」方面之成績。

又在同一天,哈佛大學尼曼獎學金宣布新一年學人名單,因為〈誰主真相〉專題查冊而罪名成立的編導蔡玉玲,獲選為尼曼學人。這個學人計劃公認是全世界新聞界最高殊榮之一,過去廿多年,連蔡玉玲在內香港只得三人獲尼曼學人名銜,到哈佛大學研讀任何自己有興趣的課題。

利君雅已亦離開了香港電台,眾所周知導火線是因為她在記者會上問出市民心聲,得罪權貴。

想起電影《月黑高飛》的對白,「有些鳥兒是關不住的,他們的羽毛綻放光芒,當他們拍翼遠飛時,你會覺得把他們關起來是一種罪惡,但當他們離去後,留下的是單調與空虛。」

這是一個擇優而噬的時代,整個香港亦如是,只是香港電台手段直接利落,大家看得清楚。

為了政治正確,可以去到幾盡?例如,不准《鏗鏘集》講政治,只准我來講政治。新節目《世紀長征》詮釋百年中國史是政治,籌備節目講大灣區是主旋律,林鄭粉墨登場做主持講選舉,給自己造勢,更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所謂不談政治,是不許其他人談政治。同樣情況也發生在教育界,不准學校碰政治,但新修改的課程大綱,卻把國安教育政治課滲透每一科。

為了全面審查,不介意犧牲質素,節目大綱事事稟報,製作內容層層驗屍,最新《議事論事》節目,只因為片尾字幕配上了六四長跑畫面,高層謂我未過目違反編輯程序而大動干戈。港台製作人員工會指,以往管理層從未要求要審查片尾字幕的畫面。香港電台高層請問心,如果加插的不是六四鬧市長跑,而是林鄭落區親民很受歡迎,你們會緊張兮兮下架刪片嗎?

為了讓審查刀手過目,節目不能直播只能錄播,編導記者不能按最新發展更新內容;結果時事節目不能回應時事,新聞節目變作舊聞檔案,調查報道消失,只剩下教育電視頌揚德智體群美愛國愛黨好,失卻時效性,沒有批判性。審查之爪也伸到民間,醫管局員工在自己地方搞六四電影觀賞,電檢處踩場阻止,民間活動也要管,黨官酷吏逐一現形。

殲滅精英團隊,不要人才,不問專業,扼殺自由,務求百分百控制,這倒是一脈相承。香港電台收視清零,公信力清零,一鋪清袋,此之謂攬炒。這是一場華麗的告別,不只告別香港電台,也告別昔日香港。

***   ***   ***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

相關文章:

公然散水

鮑魚‧憲法‧文件夾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