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

0
62

將人或事毀滅,無需讓它消失。只要將其名字內涵扭曲,就可以了。

《議事論事》仍然存在,只需將主持換成聽話的人,中立性便盪然無存;《鏗鏘集》也不需取消,更換製作班底便可以了。我不妨大膽建議,港台可以復播《頭條新聞》,只需將主持換成李力持、高志森,便能「繼續」嬉笑怒罵。
不只個別節目,整個港台也正被掏空,公帑同樣地使用,但最有價值部份被針對性拆毀,獲獎更加不敢接受。李百全接任至今,除了政治任務,大概沒人理解他做過甚麼。

區議會仍然存在,只是政權用盡各種不合作方法,閹割區議會應有權力。「完善」後的立法會選舉制度,議席分佈、參選資格都受層層監控,確保日後主宰議會的,必然是忠誠廢物。
民主派當然也可以參選,只不過在初選後,會被控告顛覆國家政權罪而已。

遊行集會可以照舊申請,只是遊戲規則改變了。政權可憑主觀意志收緊尺度,它不喜歡的話,合法集合便無法出現;而組織或參與未經批准的集會,面對的又是一場場無情官司。

司法制度表面上沒有改變,但政權已有種種辦法不讓被控者保釋;「無罪假定」只會在警隊高層嫌涉光顧色情場所時,才有人提出。
法官沒有改變,只是判刑變得「與時並進」,越來越多和理非面對牢獄之災。更甚者,明明是和平集會的組織者,也需要為與他不相關暴力行為「負責」而加重刑期。

大家都清楚,種種讓香港法規變質的壓力,來自北方。作為力量原點,它「改編」能力自然更強更大。它不只改寫一國兩制、改寫基本法、改寫愛國定義。甚至連甚麼是民主,也敢去改寫。
「中國的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
真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民主根本就不用爭取,不用改善。只要乾脆改寫它的定義,就能一步到位。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現在你說中國有民主,中國就有了民主;你說香港有一國兩制,香港便有了一國兩制。

政權所持的,大抵不是基本法或國安法,而是一本新的字典。將香港過往名字、制度、歷史的內涵,通通改寫。
作為香港人,前景怎黯淡都好。最起碼,都要守護著自己的名字,香港。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