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身边人尽是北京暗桩?其中之一曾供职中共情报机构

0
292
美国当选总统乔‧拜登(Joe Biden)

【2021年01月14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乔‧拜登(Joe Biden)正摩拳擦掌筹划在1月20日接任美国总统,并因此紧锣密鼓铺排人事。外界发现,他的班底中一些长期与中共来往密切的人都获委重任。其中包括负责总统人事的特别助理托马斯‧齐默尔曼(Thomas Zimmerman),及负责中国事物的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

美国新闻网站“国家脉动”(The National Pulse)1月12日披露,齐默尔曼在纽约大学国际事务研究中心担任高级研究员期间,曾兼任上海社会科学院访问学者。

FBI认定,该组织与中共最高间谍机构国安部联系密切,中共常利用上海社科院来掩盖身份,并利用其雇员来海外招募间谍。

在2019年,上海社会科学院通过社交服务网站——领英(LinkedIn),与退休CIA官员凯文‧马洛里(Kevin Mallory)取得联系,马洛里就此开始向中共出售美国国防部机密文件,直到被抓并被判20年监禁。

齐默尔曼在上海社会科学院的身份是“访问学者”,重点研究“阿富汗、索马里和中国地区政策”。

他还曾与中共顾问、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外事助理李立凡一起,在上海美国问题研究所 (SIAS)主持一场学术沙龙,话题涉及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反恐、中亚安全问题、美国对一带一路的看法以及南亚安全问题。

根据SIAS研究室于2015年6月15日编写的“学术简讯”记录,这一学术沙龙在当年6月4日举行。

另外,拜登团队今天宣布,前国务院亚太助卿库尔特·坎贝尔将出任白宫国安会“印太事务协调官”(Coordinator for the Indo-Pacific)一职。

这是拜登团队新设的职位,先前普遍被媒体称为“亚洲事务主管”(Asia tsar)。出任者将处理对中国关系,直属长官为准国安顾问苏利文(Jake Sullivan),因此相当重要。

然而坎贝尔却与中共也有密切往来。

2020年7月,坎贝尔顶着中共病毒肆虐的威胁,应邀赴北京参加中美智库会议,中共外长王毅也与会并讲话。坎贝尔在会上对中共方面出谋划策称:第一,拜登100%胜选;第二,中共暂时不要与川普硬碰硬,从最容易的方面着手,保持与美国交流。

推特用户@LT视界介绍说,坎贝尔是奥巴马“重返亚洲”战略设计者;他过去几年一直做中国生意,去年7月还应邀访华,并向中共支招;他儿子在北京留学。@LT视界总结:“奥巴马外交团队几乎全部与中共‘好上了’”。

 

在去年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前,拜登之子亨特‧拜登“硬盘门”丑闻爆发后,拜登家族曾被指与中共有密切且长期的利益往来。

其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中共对外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翟东升更在11月28日一场直播演讲中毫不掩饰地说,中共在美国的“权力核心圈”里有“老朋友”,虽然目前搞不定川普,但只要拜登上台后,中共与美国建制派、华尔街的关系就能死灰复燃。

到12月18日,被归类为左媒的《华尔街日报》发表编辑部文章,指香港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和其他民主人士被捕,是北京对拜登的测试,看拜登及团队是否与川普政府有不同的反应。文章认为目前习近平应该对拜登的模糊反应感到高兴。

从拜登组建团队的选择来看,他未来的走向符合淡江大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系主任郑钦模此前的判断。郑钦模曾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在其团队的亲中立场及利益捆绑下,拜登恐将是“中国的魁儡政府”,“川普让美国再次伟大,而拜登让中国(共)再次独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