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港大移走國殤之柱 作者高志活:中國政府不能留出 6 平方米紀念六四死者是極端小器

0
44

有報道指,香港大學計劃移除悼念六四屠殺而一直擺放在港大校園的「國殤之柱」。製作「國殤之柱」的丹麥藝術家高志活發表聲明,指如果校方有計劃拆除,或褻瀆為紀念死者而豎立的紀念碑,「在所有標准上都是褻瀆」。他又指中國國土遼濶,佔地 9600 多萬平方公里,「中國政府不能留出 6 平方米來紀念在天安門廣場死去的學生,這是一種極端小氣的表現。」

高志活的聲明指,注意到有傳言說計劃拆除,或拆除他和港人為紀念 1989 年北京天安門廣場鎮壓而豎立的國殤之柱。他表示,如果有計劃褻瀆這個在中國境內、新中國歷史上如此重要的事件的唯一紀念碑,他會感到震驚。

高志活:即使強大的共產黨 也必須有道德和倫理標準

高志活又「提醒」香港大學,國殤之柱是紀念天安門鎮壓的聖地(shrine),「和平示威者因表達參與政治的願望,和參與決定的權利而被殺害,影響他們的未來,也影響中國的未來。」他指不論拆除,或褻瀆為紀念死者而豎立的紀念碑,在「所有標准上都是褻瀆,在人類歷史上一直被視為不道德和褻瀆的行為。」他認為即使在中國,情況亦是一樣,「我只能想像在中國也是一樣。即使強大的共產黨,也必須有道德和倫理標準。」

他指中國佔地 9600 多萬平方公里,「中國政府不能留出 6 平方米來紀念在天安門廣場死去的學生,這是一種極端小氣的表現。」高志活明言,希望移走國殤之柱的決定可獲改變,亦呼籲所有高尚的中國公民和國際社會,鞏固中國人民和香港人記住歷史的權利,並表達反對拆除意見。

高志活又指,這些理想是自己藝術活動的動力源泉,「沒有批評的自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沒有兄弟友情,社會就會陷入腐敗、濫用權力和殘酷壓迫個人的深淵。」他又指自己支持建北京屠殺紀念館,指國殤之柱是一位敢言的藝術家,以雕塑對那些拼死捍衞自己言論自由人士的吶喊。

香港大學較早前發聲明,稱對揣測性的報道不作回應,僅表示不時會檢討校園內風險管理。

全球共四座 香港國殤之柱回歸前最後一次六四晚會展示 

全球共有四座國殤之柱,分別在巴黎、墨西哥、羅馬及香港。香港的一座建成於 1997 年,製成後展示於維園。在當年的六四晚會後,港大學生會把國殤之柱送入校園,準備永久放置在學生會管理的黃克競樓平台。過程中,校園保安阻止國殤之柱進入港大,並報警求助;而港大學生就築成人鏈,保護國殤之柱。

混亂期間,警方一度奪去運載國殤之柱車匙,在場市民及學生強烈不滿,要求歸還。最終,現場警方的指揮官,時任總督察的朱經緯,表示由於校方未有回覆,所以讓貨車進入校園。學生其後高舉勝利手勢、口唱「We Shall Overcome」,把國殤之柱送到黃克競樓平台,初期只能橫放,直到同月 16 日可以打直擺放,國殤之柱亦從此屹立在港大校園 24 年。

今年開始,建制派團體如香港政研會等,舉報港大國殤之柱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又指已收集到逾 20000 名市民聯署,要求港大學生會移除國殤之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