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的“黑手”伸向纽约的神韵艺术家

0
466
神韵艺术团主要领舞演员王琛在纽约上州的神韵校园排练。大纪元的调查发现极受欢迎的神韵艺术团正成为中共攻击的目标。(神韵艺术团提供)

【2022年04月16日讯】一些逃离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在纽约上州郊外找到宁静、风景优美栖身之地的舞蹈演员和音乐家们,现在发现,自己成为了北京政权以及一名与中国(中共)关系密切的美国公民的海外专项打击行动的目标。

《大纪元时报》(The Epoch Times)进行的一项调查,揭露了中共在美国领土上进行的长达15年的打击行动。该调查查阅了数千页的文件、包括中国共产党内部文件,并对十多位证人进行了采访。

中国共产党这个海外打击行动的目标,就是神韵艺术团。这个表演艺术团体以其世界级的中国古典舞和音乐表演而闻名。中共将神韵艺术团列为重点攻击目标的原因,从神韵在今年的广告词中就可以清楚地看出来:“展现共产主义之前的中国”。

来自中共的有系统恐吓、宣传和破坏活动,已经围绕着神韵艺术团的成员、演出活动和校园展开。

与此同时,《大纪元时报》的调查发现,一名在反对神韵艺术团的活动中异常活跃的美国人,与中共有着很深的勾结。

神韵主要领舞演员史蒂文‧王(Steven Wang)对此表示:“昨天,我还站在一个享有盛誉的知名剧院舞台上,面对着掌声雷动的场面。但今天回到我们的家后,我却被监视、受到骚扰,不得不生活在一个由那些充满敌意的人不断编造和散布关于我们恶劣谎言的环境中。”

他指出:“众所周知,中共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它能够在美国领土上对我们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是很严重的事情。”

神韵的许多艺术家都亲身经历了中国共产党统治下的宗教迫害。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炼法轮功。这是一种中国古老的修炼功法,包括了舒缓的动作炼习,以及基于“真善忍”标准的、在心性方面的自我提高和升华。

1999年,中共当局调查后估计,有7000万到1亿人在炼法轮功。这个数字超过了当时共产党员的人数,于是决定对法轮功及其修炼者展开抹黑和迫害。人权倡导者估计,有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政权不公正的逮捕、绑架、酷刑折磨和致死。

神韵主要领舞演员史蒂文‧王的父亲,就是遭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之一。他因炼法轮功在中国被监禁,并在被折磨到死亡边缘后才获释。在被放出后不久,他的父亲便含冤离世。

在全球实施恐吓行动

特雷弗‧劳登(Trevor Loudon)是一位研究共产主义在西方渗透问题的专家。他对此表示,中共从自身角度认为神韵“非常危险”,因为神韵艺术团一直在努力展现和复兴中国传统文化。而中共想要宣传和灌输的是,“社会主义思想才是中国文化。”

在劳登看来,不难理解,为何中共会急迫地追踪和干扰神韵艺术团。事实上,这个艺术团不得不克服来自中共的多种形式干扰——有些干扰是很明显的,有些干扰甚至十分危险。

2022年3月13日下午,神韵纽约艺术团在纽约林肯中心大卫寇克剧院的第五场演出爆满、加座。(戴兵/大纪元)

各地剧院都曾收到来自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的恐吓信,警告他们不要接待神韵演出,以免激怒北京当局。政府官员们也收到了类似信件,敦促他们不要出席和观看神韵艺术团的演出。

2009年,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Phoenix),一辆载有数十名神韵演员的神韵艺术团巴士发生轮胎爆裂事故。当时他们正赶往下一个演出目的地——加州。当司机把巴士送去维修时,修理人员告诉他,爆胎上有不寻常的痕迹。显然,此前有人用钻头在轮胎中间处,在橡胶部分钻了一个洞——这个洞虽然不会使轮胎立即漏气,但足以让轮胎在高速行驶时发生爆裂。

几个月后,神韵艺术团另一辆巴士的轮胎被发现有两道划痕,明显都是由刀片造成的,深度同样只有轮胎橡胶层厚度的一半。

几天后,在从孟菲斯市(Memphis)前往小石城(Little Rock)途中的40号州际公路上,另一辆神韵巴士的轮胎发生爆裂。两天后,同一辆巴士的另一个轮胎上又被发现有刀子划痕。在一个案例中,有人甚至将腐蚀性化学物质倒在神韵宣传车的刹车和油门踏板电缆上。

诸多事件发生之后,神韵艺术团最终不得不安排人员,为其车辆提供全天候的安全保护。

甚至连神韵艺术团工作人员的个人身份等基本信息,也会被中共当局利用进行迫害。一位神韵主持人的父母,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受到中共有关部门的上门骚扰。神韵艺术团一名器乐独奏家的丈夫,已经在中国被中共当局拘捕入狱。

2013年8月,神韵艺术团的舞蹈家及舞蹈编导陈永佳的住所被盗。陈先生在当时一份声明中说:“闯入者应该是专业人士,因为他们没有留下任何指纹。”贵重物品,如现金、黄金珠宝和昂贵的手表都没有被动过。遗失的是四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台DVD播放机。陈永佳说:“闯入者有自己的动机(除了简单的抢劫),他们来到我家里,以为可以收集到关于神韵的敏感信息。”

然而,对中共政府来说,其最大的攻击目标是神韵艺术团位于纽约北部的培训设施。该地点被命名为“龙泉寺”,拥有一座唐代风格的殿宇,以及神韵表演艺术团的培训校园。根据中共内部消息,中国共产党将该地点视为法轮功学员反抗中共迫害的“总部”。

《大纪元时报》获得的一份中共内部指示文件中写道:“要系统地、战略性地攻击海外法轮功的总部和基地。”

神韵艺术团的校园培养了世界顶尖的中国古典舞人才。那里不仅有舞蹈团的训练和排练场地,还有两所学校——飞天艺术学院和飞天大学,这两所学校为神韵艺术团培养了未来的人才。

尽管安保措施多年来一直不断改善,但神韵校园还是不断面临骚扰、非法闯入和破坏事件。

在一次事件中,有人在围墙上挖了一个洞,大小足够让一个人钻过去。在另一起案件中,有人砸坏了监控摄像头。还有一次,有人闯入后打开了监控摄像头的配置箱,剪断了里面的电线。这些事件均已向警方报告,但罪犯似乎仍未被找到。

一名员工的家距离校园不远。他家的车道上被人故意扔了很多钉子,甚至是动物的死尸。

在早些年,至少发生过一次,有中共领事馆工作人员乘坐挂有外交牌照的汽车,偷偷溜进该设施园区,被工作人员发现后匆忙逃走。

而在近期,神韵艺术团工作人员开始怀疑,中共利用了一种新的、更复杂的干扰和破坏方式。

令人意想不到的出席

2018年11月,神韵校区所在地龙泉寺提交了一份环境影响报告草案(DEIS) ,这是该校区计划进行扩建所需的主要文件。

2018年11月14日,在纽约州迪尔帕克(Deerpark)举行了一场公开听证会。听证会的主题是该计划中的一个小项目,即修建一条宽一些的车道,以方便巴士通行。正如在该镇常见的,一些当地人发言支持或反对该项目。然而,那天晚上的听证会上出现了几个不速之客。

董事会会议记录显示,39岁的美国人亚历克斯‧斯西拉(Alex Scilla)突然站起来说,他“很担心”车道扩建的“安全问题”。当时,斯西拉已在中国的天津市生活了15年。

目前尚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促使斯西拉在那个寒冷的晚上,突然从他的主要住所——位于纽约新帕尔茨(New Paltz)的一套小公寓——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只为了发表一个反对该镇一个车道扩建项目的声明。《大纪元时报》多次向斯西拉就他的这个举动质询。他没有回答任何问题,而是让他的律师发出了一封威胁邮件。

另一名不速之客是长岛(Long Island)的土木和鉴定工程师史蒂文‧施耐德(Steven Schneider)。会议记录显示,他说自己已经根据《纽约信息自由法》(New York Freedom of Information Law)获得了相关文件,审阅了为该校园进行的一项关于交通问题研究,并进行了实地考察。

他说,这个道路扩建项目将在“为一条已经很危险的道路带来更大的车流量”,而且这项交通问题的研究没有考虑车道周围可能带来交通事故的问题。

事实证明,施耐德正在对校园的环境影响报告进行更广泛评估。之后,施耐德公司的两份报告出现在斯西拉后来成立的一个非营利组织网站上。显然,该公司在这个项目上至少花了半年的时间,但没有提到是谁为这项工作付钱。

纽约州卡德巴克维尔的 Neversink 河(Vanessa Rios/大纪元时报)

当被问及斯西拉是否参与了这个项目时,施耐德告诉《大纪元时报》:“我真的记不起名字了。”他说,这是他多年前做过的事情,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碰过。

施耐德只是第一个随着斯西拉而来的环境顾问和律师,借着环境问题“把水搅浑”似乎是他与神韵校园进行斗争的一部分。

时至今日,斯西拉仍与中共方面——包括与天津的一家公司——保持着密切联系。

天津市在党的宣传机器中具有特殊的意义。一些党内人士此前告诉《大纪元时报》,这座城市是中共政权互联网审查机构的基地。这里也是天津政法委的所在地。知情人士此前告诉《大纪元时报》,在纽约举行的一系列亲中共,以及反法轮功活动,均与这个政法委机构有关。

各级政法委控制着中共庞大的安全机构,这个机构主要负责执行该政权的政治和宗教迫害运动。

斯西拉与中共的关系

关于斯西拉的背景,在他的领英( LinkedIn )个人资料中有详细描述。此外,在“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的网站上也有他的个人简历。

根据他2018年的一份简历,他在中国天津生活了15年。网上没有提到斯西拉在中国最初7年的活动。也许他有某种收入来源,但他对此从未提起过。纽约州的记录显示,2006年,他与一位名叫张蕾(音译:Lei Zhang)的中国女子结婚。

斯西拉在领英上的个人资料中透露,他在中国的第一份工作始于2011年:“天津中亿金属公司总经理,总部位于天津自由贸易区,是一家领先的商业/工业回收服务提供商……。”

然而,这家号称“领先”的回收公司实际上却几乎没有任何业务痕迹,也没有出现在中共政府的公开数据库中。而这些数据库保存了所有经营回收业务的许可证记录。

2014年前后,斯西拉与农业企业家丹尼尔‧德乌索(Daniel D’urso)合作,在美国商会天津分会成立了一个环保委员会。该委员会主要举办一些活动,例如在学校展览孩子们用捡垃圾时发现的可回收物品制作的艺术品。

2014年底,斯西拉当选为天津“中国美国商会”执行委员会成员。当时有八名候选人竞争六个席位。

2018年11月,他突然出席了在迪尔帕克的那次关于道路扩建问题的听证会。这似乎是他第一次在美国本土进行的游说活动。

2019年1月,斯西拉以他的新帕尔茨住址注册了一个非营利组织——纽约中部环境与可持续发展促进委员会。

2019年2月,斯西拉在中国注册了一家名为“天津中亿先锋环境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公司,并将其命名为“前沿环境”。该公司的起始资本超过12万美元。中共的官方记录显示,张蕾担任该公司的主管。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该公司曾进行过任何形式的业务。其网站也只是含糊地描述了它应该提供的服务。那个非盈利组织的网站将斯西拉的这个公司列为了合作伙伴。

随着COVID-19(中共病毒) 疫情的爆发,斯西拉与“中国美国商会”的合作被迫中断。2020年,他没有再次当选天津“中国美国商会”执行董事会成员,也不再是其环保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已被更名为“制造和可持续发展论坛”。

如果斯西拉真的搬到了纽约北部地区,并致力于成为一名环保活动家,那么在他的新家乡——新帕尔茨(New Paltz)周围就有很多的机会。这个小小的、进步主义盛行的大学城坐落在沃基尔河(Wallkill River)上,其东面是哈德逊河(Hudson River),西北面是卡兹奇山(Catskill mountains)——这里也是为纽约市提供饮用水的水库所在地。但是斯西拉的非营利组织,似乎对自己的“后院”丝毫不感兴趣。该镇的记录显示,包括对当地发展项目的公众评论部分在内,既没有斯西拉的,也没有他的非盈利组织参与其中的记录。

根据其网站公布的信息,斯西拉非营利组织的几乎所有宣传活动都集中在干扰神韵校区问题,以及其它几个与迪尔帕克的华人社区有关的房地产项目上。该网站上的一份文件,将这些项目称为神韵校区的“卫星开发”。

资金从何而来?

斯西拉的团队在其Guidestar页面上表示,它在2021年获得了超过41,000美元的收入,并花费了大约相同的金额。这些是自我报告的数字;该组织没有填写联邦财务披露信息,因为对于年收入低于 50,000美元的非营利组织来说不需要填写。

斯西拉在其网站上列出了该组织2020年和2021年的捐助者。大纪元能够核实其中几笔捐款。

其中1,100美元捐款来自2020年阿斯彭社区基金会的一项建议基金。该基金会管理着数十个基金,主要是来自家庭的捐赠。目前尚不清楚是其中哪个基金提供了这笔钱。

另一项捐款来自格林县慈善基金会银行,该基金会在2021年捐赠了218,000美元,由二百多名受助人分享。该基金会表示,它向任何个人受助者最多提供2,500美元。

一些资金还来自可持续发展和创新基金会,这是一个由马克思主义学者和环境活动家罗纳德‧奇尔科特(Ronald Chilcote)经营的加利福尼亚非营利组织。该集团尚未发布2021年的财务数据,但过去的报告表明,该组织很少发放超过5,000美元的赠款。

当地公用事业公司奥兰治和罗克兰(Orange and Rockland )的发言人通过电子邮件告诉《大纪元时报》,2021年3月为一项水监测计划捐赠了3,070美元。

另一对捐助者KeyBank基金会和Steward’s Shops没有回应询问,但似乎不太可能向斯西拉拥有的这样规模的非营利组织捐赠超过5,000美元。

据斯西拉的网站称,当地的一个小型环保组织也加入进来。

然而,尽管捐款数量相对较少,但对于(斯西拉的)非营利组织来说,钱似乎不是问题。 1月,斯西拉和他的组织在几名律师和环境顾问的支持下对神韵学校提起诉讼。

针对中国异议人士的监视

近年来,神韵校园的工作人员开始注意到一种新的、令人烦恼的监视形式——无人机。这些小型无人机可以低速飞行,搭载高性能摄像头,能够近距离、详细地拍摄图像和视频,足以识别个人。

(神韵)工作人员怀疑,至少有一架无人机是从后来加入斯西拉诉讼的一名邻居的物业中飞出来(监视)的。

《大纪元时报》采访了住在这个社区的两个人,他们证实,在2020年1月至2020年5月期间,他们至少四次看到一架无人机从这名邻居靠近神韵校园的物业飞出。虽然他们无法每次都抓拍到无人机正在起飞的时刻,但他们看到无人机在空中,在神韵校园上空,然后降落在那栋物业内。其中一人在几张照片中认出斯西拉是操作无人机的人。

根据校园工作人员以及附近居民的描述,这款无人机不是玩具。它大约有两英尺宽,似乎是专业摄像师使用的一种无人机类型,价格高达数千美元。

那年(2020年)晚些时候,工作人员注意到另外两个邻居在他们的土地上安装了摄像头,并将它们(摄像头)对准了(神韵)校园入口。两台相机似乎是同一型号。(神韵)工作人员对此越来越担心,因为这种监视可以收集进出(神韵校园)人士的信息,并以此威胁、泄露工作人员的身份。其中一台相机最近被拆除。

其中一个邻居与斯西拉有直接的经济关系。根据斯西拉网站信息,他拥有的环保组织在财政上支持由这名邻居领导的当地组织 “迪尔帕克农村联盟”。

“你知道,在中国,每个街区都有一个居委会,通常由退休女士组成,负责监督邻居并向政府报告他们的活动。”主要领舞演员史蒂文‧王说,“每当我看到这些有敌意的邻居在我们的大门外安装摄像头监视我们时,我就会想起中国居委会的女士们。”

“这令人毛骨悚然,对很多人来说,非常危险。我有在这里工作的朋友,他们在中国还有家人。如果他们被确定为在龙泉寺工作的人,他们在中国的家人可能会面临真正的危险。”王说。

在做完上述这些事情之后,斯西拉于今年1月份在纽约提起的环境诉讼。诉讼立即被一些中共官方媒体报,用来攻击神韵。

针对龙泉寺的活动让王觉得“沮丧”。

“当我第一次获得美国公民身份时,当我在美国大选中投出第一票时,这些时刻让我感到自豪和感激。我很珍惜这个国家给了我一个摆脱暴政的新生活机会。但现在,我们在这里被盯上……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正在发生。”王说。

作案手法

劳登认为,利用美国团体、环境法或地方法令作为实现其目标的工具,完全符合中共的特点。

“我们知道中国人(中共)会利用美国团体在经济上或军事上帮助它们。”他说,“它们怎么会不利用美国人来让文化上的反对方噤声呢?”

他说,如果与中共关系密切的人持续对神韵的基地进行集中攻击,“最明显的结论似乎”是中共参与其中。

“它们(中共)将神韵视为主要敌人。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它们(中共)会利用(例如)当地区域法律向神韵施压。如果它们(中共)不这样做,我会感到非常惊讶。”他说。

华盛顿BlackOps Partners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asey Fleming。 (ImageMasters)

BlackOps Partners的首席执行官兼反情报专家凯西·弗莱明(Casey Fleming)对此表示同意,他认为这样的举动完全出自中共的剧本。

他说,中共政权奉行“超限战”和“混合战”的战略——利用社会的任何和所有方面作为工具,以实现与战争相同的目标,打败和统治敌人。

“它们(中共)使用所有方法。‘宗教战’、‘经济战’、‘毒品战’、‘教育战’、‘家庭战’——你能想像到的一切。”他说,“所以是的,文化对于它们撬开我们的社会,以进行接管绝对至关重要。”

他说,也可以为此目的,利用环境激进主义来阻碍经济发展,并作为情报收集的掩护。

“它们(中共)会做任何它们必须做的事情来维持控制,因为控制这里也是控制那里(中国)。”他告诉大纪元。

“它们(中共)渗透和颠覆美国和西方的胆大妄为,超出了大多数人的想像。”他说。

就在最近,美国联邦调查局指控一名美国人和一名中国人合谋充当中共特工,并在一名居住在美国的中国艺术家制作了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讽刺性雕塑后,制定计划诋毁这名艺术家的名誉。起诉书称,这名(充当中共特工的)中国公民和他的妻子从香港一个账户收到了300万美元,“这似乎是他们因监视和骚扰在美国的(中国)持不同政见者而获得的款项。”

据美国司法部称,其他中国持不同政见者,一名住在印第安纳州,另一名住在旧金山湾区,也成为(中共的)目标。该部门现在正在对涉案嫌犯寻求最高15年的监禁处罚。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也警告说,中国(中共)在控制美国境内的某些言论方面“变得更加无耻”。

“几十年来,中国共产党一直针对、威胁和骚扰在美国的藏人和维吾尔人、法轮功学员、民主倡导者以及任何其他质疑其合法性或权威性的人。”雷在1月31日说。

就在上个月,美国国务院对那些盯上“包括美国境内”的宗教和精神运动成员的中共特工采取了行动。

“美国拒绝中国(中共)官员骚扰、恐吓、监视和绑架少数族裔和宗教少数群体的成员,以及那些在国外寻求安全的人,和代表这些弱势群体发声的美国公民。” 美国国务院在3月21日的声明中说。

美国国务院表示,该部门将继续追究那些“对在任何地方(包括在中国、美国和世界其它地方)发生的暴行、侵犯人权和践踏行为担责人的责任”。(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