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二十大】高瑜:学习华国锋忠诚,就是要无限忠于习近平

0
325
高瑜

【2021年02月27日】(明德网记者张露采访报导)中共上周在北京召开座谈会高调纪念毛泽东接班人华国锋100周年冥诞;华国锋的故乡山西省也首度举行纪念活动。被喻为“中共意识形态最高掌门人”的王沪宁对华国锋给予新定位,称他“粉碎四人帮,挽救了党,挽救了中国社会主义事业”。不少分析认为,习当局对华国锋选择性的歌颂,其实是对邓小平改革开放、“废除终身制”的一个极具象征性的否定,甚至是重回毛时代以进一步集权。但大陆媒体人高瑜认为这个“终身制”不是个人专制集权的问题,而是一党专政的一种形式。

原中国《经济学周报》副总编,独立记者、专栏作家高瑜回顾指,华国锋下台是因为邓小平要夺取党的最高领导权,在邓小平主持的87年的中共六中全会所做的“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里有对华国锋的评价,而且是明文写进党史的决议,说他犯了好几个错误。高瑜:“他(华国锋)是80年辞去了总理职务,让给了赵紫阳。”

“因为让他下台基本上是邓小平要夺取党的最高领导权,虽然他(邓)没有当党的总书记,没有当上党的主席,后来让给胡耀邦,胡耀邦坚决不当主席,就当了个总书记,但实际上,什么都是他(邓)说了算,他(邓)是党的婆婆。所以搞掉华国锋,后来又搞掉胡耀邦、六四又搞掉赵紫阳,这就是这个党的婆婆一脉相承的搞掉这三个人。”

中共当局在高调纪念华国锋时特别强调 “对党忠诚”,高瑜指学习华国锋忠诚,就是要无限忠于习近平,为二十大铺路。

高瑜:“今天高调纪念华国锋,和胡锦涛08年他(华国锋)去世的时候,给他做的生平,那个生平写的也含含糊糊,也是特别避免了投鼠忌器,肯定华国锋又避免指责邓小平,邓小平对华国锋的很多指责都是子虚乌有,包括“两个凡是”,而且他也考虑历史条件。当年邓小平复出之前,还给华国锋写了一封效忠信哪。这次主要是谈“要效忠”。现在说他忠诚,忠诚是什么呢?”

“华国锋有关很多他的谣言:什么毛泽东的私生子了、还有一个说他退党了,这些其实都不实。今天要强调他的忠诚,我认为就是,你查一下王沪宁的讲话,他强调的是忠于党,忠于人民,落实在什么地方呢?落实在“4个自信”、4个意识、两个务必,那就是在今天要忠于党、就是要忠于习近平,强调这一点!这一点来说,筹备二十大已经展开了,下边一个重要内容接一个重要内容。所以不管两会也好、还是马上纪念党的100周年。这个100 周年,现在不是习近平《论中国共产党》的这本书也出了嘛,而且他召开了一个学习党史、会议也做了重要的讲话。这都是为筹备二十大

所以我认为,今天强调要学习华国锋的忠诚,就是要为二十大做思想上的准备,让共产党员们都要忠诚于党。而且要配合现在不是继续要抓出“两面人”,华国锋谁也没有给他定成“两面人”,连邓小平也没有给他定成“两面人”。给他总结了5种“错误”,这5种“错误”看来都是不实,不是符合事实的,华国锋确实有他的功绩,首先抓了“四人帮”,这就是最大的不凡事!毛泽东也没说让你把“四人帮”给抓了,而且还想把权力转给江青呢。所以这一点是最大的功绩。”

现在国内网上有骂邓小平的,有分析指,习近平尊毛抑邓,否定邓小平提出的常委分权,及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想效仿毛泽东进一步集权。高瑜认为,这不是个人专权专制的问题,这个终身制是一党专政的一种形式。

高瑜:“邓小平有他的功劳、也有他的错误,而且邓小平到最后,一个是党内,他是限制了终身制,可是他自己实行干的也是终身制。不过,他活着跟江泽民说的,毛在,毛说了算,现在是我说了算,什么时候你说了算,我就放心了。表面说‘你说了算’,那不还是终身制吗?哦,我在就我说了算,这不是终身制吗?而且他还让薄一波给陈云带话:党内只有一个‘婆婆’。他(邓)是党的婆婆,这不是终身制吗?所以这个终身制都是从毛那来的,现在要恢复呢,有的就是要“尊毛抑邓”,也未必,邓小平也没有彻底否定了终身制。他在,他说了算,那不就是他咽气之前都得他说了算吗?所以这个终身制是一党专政的一种形式。”

“那么,江泽民、胡锦涛时候,暂时变成了集体领导,可是也不完全,江泽民一直就是核心,他还是个党的婆婆,对不对?所以你搞一党专制就离不开一党专权、个人专制。所以邓小平也不能说,毛泽东那会怎么,其实邓小平大部分继承的还是毛泽东。他搞一党专政,他在,他说了算,这不就是毛泽东的个人独专权吗?所以这个问题还有分析看,怎么着还是体制问题,不是说个人问题。

毛泽东去世之后,尤其是胡耀邦、赵紫阳,他们都搞党内民主。但是有邓小平这个婆婆,这个民主就展不开!他说谁下台,谁就得下台。所以他搞掉华,搞掉胡和赵,有一段他南巡讲话,还想搞掉江泽民吗,最后李先念、陈云他们都说了,你已经搞掉三了,你就别再来第四个了。后来江泽民也转的快,他正南巡呢,正挨着骂呢,这边立刻就转态了吗。“

”不能说邓小平做的就都是对的,邓小平做的都对,你六四屠杀对吗?现在还为邓小平表功呢,说他杀了稳定20年,现在都稳定30年了!那毕竟是共产党的血债呀!阻碍了国家的政治改革,这政治改革停滞了。这个问题我认为不是一个很真实的问题,邓小平也在搞‘终身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