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负面情绪占上风 4步骤了解真正的自己

0
97
别让负面情绪占上风

克服痛苦的方法是了解自己真实的情绪,不要总是让负面情绪占上风。

我父亲是一个非常喜欢以施恩者自居的人,简直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他经常把“能在这么棒的家庭里长大,你这家伙还真幸运”之类的话挂在嘴上,并禁止我对自己的人生有任何不幸的感觉。

这使得我与他人相处时,总是会先入为主地认为自己已经够幸福了,但真正的我并非时时刻刻都这么觉得,这让我非常郁闷。虽然真实的情绪如此,但表面所展现出来的情绪,却是愉悦和幸福的。

想克服这种痛苦,就要无所畏惧地面对自己实然的情感。但很多人正是因为恐惧,才把真正的情绪深藏在心底。 “无所畏惧”无疑是件知易行难的事。

尽管如此,我仍希望这些自我​​价值感低落或受焦虑所苦的人,试着思考一下:自己现在“意识到”的情绪,和实际上“感受到”的是否矛盾?如果没有,那自己又为何苦恼?

对我来说,“无所畏惧”意味着“不论父亲如何看待我,都不害怕”。

第一步,了解自己真实的情绪。

第二步,尽量不要用应然的情感来粉饰—明明很痛苦,就不要表现得很开朗。

第三步,则是要相信自己。

当然,要做到并不容易,因为一直以来,我们所相信的都是那个否定实然自我的“老板”。

正确来说,因为害怕那个否定实然自我的“老板”,并对它宣誓效忠的缘故,才使得我们无法信任自己。为此,我们必须“叛变”;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一辈子都会陷在自我怀疑里。

虽然我把“相信自己”当成第三步,但事实上,相信自己的同时,除了能了解自己实然的情感,也不会再对自己伪装。相信自己的人,不会为了迎合(情绪不成熟的)他人强加在我们身上的应然,而让实然的自己成为牺牲品。

另外,无法相信自己的人,会卑躬屈膝地迎合上位者,并用相同的态度对待地位比自己低的人—无视他人真实的样貌,强迫他们扮演应有的样子。优秀的领导者能帮助部属活出自我,而不是强迫他们变成应该成为的人。换句话说,硬是要部属扭曲个性、伪装自我的领导者,其实是个情绪不成熟的人。

为了丰富心灵,你应该知道的事

刚刚提到,无法相信自己、情绪不成熟的人,会将应然的样貌强加在比自己弱小的人身上。但这里的“应然”到底是指什么?

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这些人多半会希望(强迫)别人成为“符合我的喜好、为了我自己方便”的样子—你只要变成我想要的人就好,至于你本来是什么模样,我不在乎。

“为了我自己方便”的样子又是指什么呢?这里指的其实是“便于确认我自己的存在”。

这样的人内心多半是很不安的,他们没有活着的真实感,也因此无法确认自我是否存在。越是这样的人,越有“想确认‘我’真的存在”“想知道活着的感觉”“想拥有个性”等欲求,而这些欲望的内容其实都是一样的。上位者只是想透过下位者来确立自我;父母以施恩者的模样面对孩子,同样也是想借着孩子来确认自己存在。

苦于不安或焦虑的你必须理解:如果应然的你似乎和真正的自己有所落差,那是你周围(缺乏自我)的人为了自己方便,所以塑造出一个形象,并强加在你身上所导致的。假设父母抱着这种不健康的心态,又怎么可能养育出内心丰盛的孩子?

为了应然的样貌而牺牲真实的自己,意味着你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是周围那些情绪不成熟大人的牺牲品。你正在做的,就是宁可相信那些情绪不成熟的大人,却不愿相信自己。姑且不论最后是否真的能信任自己,首先都得从“要相信自己”这个想法开始,下定决心,丢掉那个“做给别人看的自己”。

接着是第四步:一旦了解内在真实的情感,就将自己交给它。

讨厌就是讨厌,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明明无法接受,却想要消除这种心情,所以才会陷入焦虑和不安。

讨厌,就大方承认讨厌。有些人认为,直接表现出好恶,会让人无法融入社会生活。没错,这种问题的确存在,但我们现在讨论的对象,是苦于焦虑不安的人。

心理方面自然也一样。感冒时,有相应的治疗与调养方式;心理生病时,也应该采用专属的疗愈方法。

坦率地接纳自己本来的面貌

刚刚写的这些,看起来虽然很像是耍赖的借口,不过讨厌的事就尽管讨厌,不喜欢的事就不要喜欢,不中意的人不用努力去接受他,不开心的时候请尽情不开心。比任何事都重要的,就是了解真正的自己、专心面对实然的自我。

就精神上的成长来说,成人与孩童所需要的不一样。有自律神经失调症状的人,他的情绪年龄往往比生理和社会年龄低得多,所以不要期待他能做出与(生物上)同龄者相仿的事,帮助他真正变得成熟才是更重要的。

这样的人虽然有着成人的身体,但其实还是个孩子,一味要求他“像个大人”,永远无法解决他的人生问题。小孩子是以自我为中心的,随着年龄成长,他们也会透过与周遭的互动来调整自己的行为,想办法克服这种特性。

“真正成熟的大人”,指的就是不再事事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唯有如此,才有办法滋生对他人的关心,才能站在他人的立场思考。只是在现实中,仍有许多身体明明成熟了,却仍觉得自己是宇宙的中心、不懂得为他人着想的成年者。这些人为了努力在行为上表现得体面,才会让内心变得越来越奇怪。(大纪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