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甩习近平!袁隆平悼念名单 大批中共高官选择隐形

0
286
被中共称为“杂交水稻之父”的袁隆平近日去世。习近平号召“党员干部”学习袁。但袁隆平悼念名单显示,有大量中共高官“隐形”,并未遵循习的要求

【2021年06月01日讯】近日,被中共称为“杂交水稻之父”的袁隆平去世。随后中共官方大肆宣传袁隆平,并吹嘘其所做的“贡献”。同时,习近平还号召“党员干部”学习袁。但袁隆平悼念名单显示,有大量中共高官“隐形”,并未遵循习的要求。

习近平当局高调宣传袁隆平 打压负面声音

5月22日,91岁的袁隆平在湖南长沙去世。袁生前曾获得过中共“共和国勋章”、入选中共工程院院士。

作为一名农业科学家,袁隆平去世后,官媒对其宣传尺度之大,近年罕见。

如中共官媒新华网发表《建议为袁隆平院士逝世降半旗志哀》、《扛起袁隆平“旗帜” 农业科技攻关不止步》等文;《人民日报》刊文追记“袁隆平:一稻济世 万家粮足”,《新京报》发表《即便没吃过杂交稻,也该对袁隆平有崇敬之心》等文。

5月23日,习近平公开要求“广大党员、干部和科技工作者向袁隆平同志学习”。与此同时,袁的身份虽不是共产党员,官方却罕见称袁隆平为“同志”。

民间对袁隆平的负面言论则遭到打压。在袁去世后的两天内,天津、河南、广东等地至少有7名网民因“侮辱英雄烈士”遭到刑拘。同时,大陆新浪微博永久封号64个账号,原因是涉及侮辱袁隆平。

在官媒的煽动下,中国大陆形成了对袁一面倒的正面舆论。袁隆平出殡时,中共官媒称,其居住地湖南长沙,街道上民众鸣笛,冒雨相送,前去吊唁者排满数公里的长队,一时长沙菊花售尽。

与此相对的是,24日袁隆平的悼念名单上,虽然现任七常委都分别发去唁电或送花圈,但仍有大批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选择了不发声。

袁隆平悼念名单 大量中共高官“隐形”的背后
5月24日上午,袁隆平遗体送别仪式在长沙明阳山殡仪馆举行。官媒报导称,习近平等七常委及现任、退休的中共领导人共111人分别发去唁电或送花圈表示悼念。

大纪元记者核查发现,中共官媒公布的对袁隆平悼念名单上,有大量现任、退休党和国家领导人“隐形”,其中以政法系、军方、习派、科技官员为主。

如:在名单上的政法系统高层有:赵克志、周强、曹建明(曾任最高检检察长,现任人大副委员长)。更多的政法系统高层选择不“打卡”:罗干、郭声琨、张军、王乐泉、孟建柱、贾春旺、汪永清、韩杼滨、张思卿。

不在名单上的文宣系统高层官员:黄坤明、刘奇葆。

军方高层官员选择全部缺席:许其亮、张又侠、魏凤和、范长龙、梁光烈、常万全、迟浩田。

外交系统表示悼念或送花圈的有戴秉国。不在名单上的外交系统高层:杨洁篪、王毅、唐家璇。

太子党高层选择全部缺席:邓朴方、陈元、周小川、廖晖。

不在名单上的习亲信(习派):丁薛祥、李强、张又侠、黄坤明、蔡奇、何立峰。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表示,这相当讽刺。官方要求民间对袁隆平“有崇敬之心”,习还特别要求“干部”向袁隆平学习,且七常委都带头在袁隆平的悼念名单上“打卡”,但仍有数量众多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选择了不为袁隆平“打卡”。

李林一认为,虽然高官们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悼念袁隆平,但是在习及官方如此鼓动下,袁隆平其人已被当局定性成了“民族英雄”。高官们送不送花圈或者悼不悼念,其实已经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即是否响应习的领导的问题。这么多高官不在悼念名单上,这说明很多中共高层并不认为袁隆平值得其悼念,也曝出了习领导下的中共高层内部实际是一盘散沙。

中共政法系统高官多选择不悼念袁隆平
在政法系统现任高层中,只有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公安部长赵克志悼念,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张军都不在悼念名单内。退休政法高层大多选择不悼念。

大纪元记者发现,虽然政法系统媒体如长安剑微信号等刊登不少高调悼念袁隆平的文章,但现任政法委书记郭声琨本人却没有发唁电或送花圈表示悼念。

名单也显示,在退休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前政法委书记罗干缺席。与罗干同期的其余七名十六届政治局常委元老都在名单上。

自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至今,罗干多次缺席元老集体露面的重大场合,如2019年中共建政70周年招待会、2019年10月1日阅兵式及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开幕式等。此前海外有传闻指,罗干健康状况不佳。

丑闻缠身的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也没有悼念袁隆平。不过今年4月16日,孟建柱现身上海前市长杨雄的出殡。

中共学者型高官不悼念袁隆平 分析:捅破中共装样子这层纸
另一个异常之处是,中共学者类退休高官如罗富和、宋健、徐匡迪、钱正英等多名专家,也不在悼念袁隆平的名单中。

而袁隆平去世后,习特别提到要求“广大科技工作者”向袁隆平学习。

李林一表示,这说明了,习的要求被无视,中共这些都是宣传。包括习的亲信在内,那些人并没有把袁隆平当回事。所谓“学习袁隆平”,中共内部都知道,这只是为了维护统治而在装样子,只是要求老百姓去做。部分高官不悼念,实际是把这层纸给捅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