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政制局新副局 廢物內循環

0
97

近日盛傳,老而不死為之「謙」的姪仔,阿 Chris 將會透過廢物內循環,出任CMAB 的副局長。政圈對這個消息的反應,有點像炎夏中一股寒風吹過,真的是冷冷的。我當然也只是抱著:「你鍾意點,咪點囉!」的食花生心態,樂觀其柒!

但今屆正苦任期只有大概一年時間,阿Chris 放下手中的皮革製作玩物,轉換跑道去幫曾為黨,應該是「堅共的陰謀」了!我自知不是最接近中央之男,所以還是跑去向游老師請益好了!

游老師一聽到阿Chris的名字,便馬上說:「比佢恨到啦!佢覺得自己可以做局長添!佢阿叔都想佢做呀!」嘩!唔卵係呀?佢連副局長都未正式上任,就已經覺得自己可以做局長?會唔會自視過高呢?游老師冷笑一聲說:「Chris與 Maggie Chan律師都是『堅共』人造人,他在政圈的發跡,完全是倚仗叔父輩的打造,根本就未受過挑戰,這樣的人造人,又如何知道什麼是自視過高呢?何況,早排老而不死為之『謙』與田飛豬叫獸,合演了一場『廢物鬥廢柴』。他表面上是呼冤,實際上是想延續家族利益,繼續殘民以自肥。他無理由不知道,禮義廉在選你老母方案下,變成DomDom是既定事實。所以他提早令阿Chris 跳船,完全合符老賊的性格呢!」

游老師的說法,明顯仍未能令我釋疑。我以懷疑的眼神看著游老師說:「他是另有目的的吧?」游老師停了兩秒說:「好吧!我就告訴你實情吧!一切要由陳睡褲二十多年前,加入正苦時候開始說起。」

陳睡褲不就是因為血壓高,高到要請辭的副焗腸?游老師說:「正是,但血壓高,若不是長期上壓220,下壓200;也不足以要請辭呢?點講都講唔通啦!」

「陳睡褲」為何辭職?

原來游老師在回歸初期已經認識陳睡褲。當時,游老師租住在大埔林村社山村的村屋,時值香港遇上了金融風暴、科網爆破;失業率非常高,社會氣氛低迷。好像游老師這樣有點閒錢的學者,很多時候也會聯同一些鄉紳,在 HAD 的呼籲下,捐錢助弱。游老師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認識當年剛入職 ADO 的陳睡褲。

根據游老師的憶述,陳睡褲為人自視甚高,讀的是Band 1中學,入職是AO尖子。可以說是目中無人,亦很難與其他人建立真友誼。他的麻吉,就是與他同期加入正苦的AO官。

後來,陳睡褲可以算在正苦內平步青雲,一帆風順,甚至一度認為自己將會是下任 CMAB 局長。直到,曾為黨成為他老板之後,惡夢便來了!只讀Band 2中學,野心不下於孽瘤的曾為黨局長,為爭表現,經常塞其他局食屎,就有呼吸都知。無奈現在與天朝及選舉相關事宜的政策制定權,的確就在呢位杏加橙手上。所以「回港二」彈出又彈入,除褲局與祝君安好為什麼異口同聲,表示是 CMAB 的決定。因為與天朝通關是CMAB說了算,食胃局只有執行的份!

現在㐂娥就算明知收視清零,越說越不清,也要日唱夜唱:「完結選舉好,完結選舉掂!」背後的劇本,又是呢位杏加橙擬定。同時,陳睡褲的災難來了!曾為黨一來為了,在尚有一年多的任期內效忠,二來為報年初大圍捕,柒出歐盟之仇,是極有可能在垃圾會三毒通過完結選舉條例及區議員宣誓後,大肄DQ區議員報復。兩條條例的擬定當然是CMAB,但全港十八區執行的,卻是陳睡褲同期,現時在HAB官拜DO的AO尖子。陳睡褲變相是逼自己當年的麻吉去死,換轉我是陳睡褲,也會托辭血壓高,揚袖而去了!

托辭血壓高,揚袖而去

陳睡褲一走,曾為黨無人可以出賣,但時間在倒數,忠還是要表的。卻礙於他的為人極差,加上他的陰謀已經是通天,令到連新香港人,天朝黨企協會的人造人,也不欲與他為伍,以免整臭自己個朵。而且曾為黨過猷不及的作風,已經引起阿爺不滿,他極欲接手屌家超一職不但接近無望,是否可以留底也成問號!就在這個時候,曾為黨與上了老而不死為之「謙」,獻上了優質「股」阿Chris,表示有屁屁可賣。阿Chris在地區指慣人,又鬧慣人,與那群AO尖子無乜感情可言,即使逼鳩死佢地去當DQ劊子手,也丁點痛感也沒有!兩人便一拍即合,繼完結選舉制度之後,突衰正苦又一力作:姣曾與上脂粉Chris。

曾為黨肯定是在想,阿Chris若逼令那群DO,DQ數十名區議員,阿爺肯定再次對他另眼相看。誰知道,阿Chris 下重手的真正目的是:阿Chris is watching Erick。美德呀!你懂的。

我懂什麼?只知道獻世派的奇怪倫理,敵人果然就在自己的陣營內!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IG: tammeidak

召集讚賞公民:https://button.like.co/tammeid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