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 —「民主」作為一種日常實踐

0
49

刀斧加身,萬箭誅心。

他不斷被北京欽點為香港動亂的「黑手」,面前是停不了的牢獄之災,國安法登陸香港,他被指為「顛覆國家政權罪」的主謀,未審先拘,刑期至今無人可以預期。

他參與民主運動三十多年,直至 2013 年,在報章上異想天開號召「公民抗命、佔領中環」,不經然改寫歷史,並且推動了一整個時代,把自己放在了再不回頭的位置上。

他曾作為學生代表參與「香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做香港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時專職研究香港基本法與中國憲政,多年來被政府邀請向全港中學生教授《認識基本法》,但在意識到香港民主政治的天花板並無法透過法律條文去穿透時,他推出激進主張「以法達義」,在國安法摧毀香港司法體系、甚至將摧毀他肉身時,又樂觀在個人平台上推廣「香港法治重生計畫」……

他是戴耀廷,香港法律學者,被所有戰友形容為過度天真及樂觀,曾因 2013 年發起「佔領中環」運動獲刑 16 個月,又因 2020 年協調民主派初選,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入獄待審,刑期從三年至無期,難以預料。

他今年 57 歲,已失去香港大學教職,但人們尊稱他一聲「教授」。

在戴耀廷所做過的上千次訪問中,他最高頻率提到的詞是「民主」。不只是「香港要有真普選」的作為一個結果的民主,更是民主的程序、民主的精神,在一個尚未有完整民主制度的社會,也可以去實踐的生活,在一個以追求民主為名的運動裡,要去確保的精神。

戴耀廷說,他最想做的事,是「建立一個能夠整合所有群眾的大台,不是指令式的,而是一個所有人共同決策的平台」,至於這個「大台」所能爭取到的成敗,他在意,但不強求。「民主一定要透過一個本身民主的民主運動來爭取。」他對媒體說,「香港民主運動要建立更強的民主精神。」

佔領中環、雷動計畫、風雲計畫、民主派 35+ 初選,他近十年所做驚心動魄的政治操演,表面上是「佔領」,是「配票」,是「攬炒」,但背後都只有一個字:「民主」— 在民間沒有被給予一個民主制度的時候,甚至也沒有機會被給予一個民主制度的時候,建立自主的、分散的、但是共同的決策機制。如他在 2013 年提出的,當時沒人聽懂,現在也沒人再提的概念:商討 Facilitation。

「顛覆政權」,在他身上,不過是推動人民以民主的精神,共同生活,共同決定。

 

(作者按:本文資料來自曾關注香港政治制度的香港及國際媒體的公開報導、專題訪問。)

我地有筆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