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不下KOL嘅時代,係要如水嘅時代

0
29

如無意外,呢個會係「No Stake醫學生」最後一段文字。平時好少講自己嘅嘢,今日藉最後嘅機會同大家分享下。

從小學起,中文就係我最鍾意嘅科目之一,特別係作文,亦都發過做作家嘅夢。但輾轉入到大學入左醫科,就再冇機會係中文堂爬格仔。於是打從一年級起,就一直想開一個Facebook專頁寫作。

細個嘅我會睇區樂民醫生嘅著作,大個左亦會睇平凡醫學生日常、睇Dr Ray。我發現醫者係幸運嘅。每日可以窺探黎至五湖四海嘅人嘅生活,見證一齣齣生離死別嘅戲碼。睇病人、睇人生、睇社會、睇世界,都會搵到另一個角度。

於是我想如此寫作,用一個準醫者嘅目光,去記敍呢個世界。

大家好鍾意講初心,但如果問我想開專頁寫作嘅初心,大概係寫人物嘅故事,再蜻蜓點水,提一提社會嘅百態,就咁多。從小學以黎,我就喜歡記敍、喜歡抒情。寫議論文,多數老師會比高分,但我其實好唔鍾意。

學業原因又好乜都好,寫作嘅諗法一直停係諗法,直到二零一九。呢個世界,原來可以咁壞,原來咁需要人發聲。本身就一直想開專頁寫作嘅我,又再多一個寫作嘅理由,終於點起心肝執筆,記敍呢一個荒誕怪奇嘅世代。

諗緊個名叫咩之時,林鄭話示威嘅巿民都係”no stake in society”,無建設無地位。但我知道呢個唔係事實。我身處係人地口中「神科」嘅港大醫科,我知道我身邊嘅同學、前輩,好多建設香港嘅精英,都係二零一九年嘅仲夏係街頭流過淚與汗。呢個名諗返其實都幾幼稚,但我就係想鬥氣地反諷,想比人知,爭取民主自由嘅香港人,唔係高官眼中有破壞冇建設嘅廢物,而係有最優秀嘅人才。

就出現左「No Stake醫學生」呢個身份。

一直以黎,每次有朋友叫我做「KOL」,我係徹底拒絕的。因為,我討厭政治,或者至少,我討厭寫作政治。

政治,唔係要寫,更加係要係日常生活中用行動實踐。而要係每日嘅現實生活中面對呢個時代嘅政治,已經叫人筋疲力盡。我討厭再日日執筆,重覆又重覆,去控訴點解呢個世界咁多不公義。寫作只不過係一種吶喊,其實係好無力嘅一件事。就算有幾千個Like,我亦唔會睇得到世界因而有任何改變。日常已經夠累了,仲要係寫作過程中再一次直視荒謬同絕望嘅種種,去搵一個方法,為大家燃點自己都未必搵到嘅希望,再同各種少不免嘅自我審查纏鬥,其實唔易。又再者,我始終係一個讀醫學、讀科學嘅人,唔係讀社科、政治出身,寫得多社政,總覺得自己欺世盜名。

一個本身只係想寫人文故事、最討厭寫議論文、寫社政嘅我,卻不知不覺間,變成左大家眼中嘅「KOL」。

的確,呢一年幾,我寫好多評論、議論,其實卻只係因為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因緣際會,呢個專頁愈黎愈多人睇,接觸到嘅愈黎愈廣。呢個時候我問自己,我有咁嘅幸運,有一個咁嘅平台,係咪要善用呢一點去做更多呢?呢個城巿,需要我用呢個平台,去做啲咩呢?比起講故事,我有冇更加重要嘅訊息可以傳遞比呢一班睇到我寫嘢嘅香港人呢?

於是我寫醫療、我寫公共衞生、我寫本地文化、或者間中亦會寫所謂「政治」。

我唔需要人云亦云地呃Like,亦唔需要諗點樣將呢個專頁轉化為收入或者選票。每一篇文,我問自己,有啲咩新嘅資訊新嘅觀點我可以比到香港人,有咩獨特嘅切入點可以喚醒到大家嘅關注,同埋我希望香港人睇完我寫嘅嘢,會有咩改變。

於是,我目標做嘅嘢,由寫故事,變成以上種種。由記敍社會,變成為呢個社會做多一步。

就成為左大家而家認識嘅呢個「No Stake醫學生」。

開始寫作嘅初期,我成日同朋友講,我想有日出書,叫做圓我細個一個寫作夢。我見到師姐平凡醫學生日常、師兄Dr Who出到書,都有幻想過自己可以。但寫左幾個月,我望一望自己寫嘅嘢:哈,唔使諗啦。但無論如何,我覺得自己需要寫呢啲;或者話,香港應該要有人寫呢啲。於是我一直地寫作、整圖、搵資料、諗角度,直到今日。

係二零二一嘅香港做一個dissident,注定要面對各種壓力;而當中大部份,恐怕難以向外人道,又或者根本微不足道。無論如何,今日我都算能無愧於心地同自己講一句,我盡咗力,做咗我所相信應做嘅事,亦係時候放低「No Stake醫學生」呢個身份了。

我幾時都話,再艱難嘅時刻,回望二零一九,就係我行落去嘅動力同指路明燈。

若水之志。

放低呢個身份後,我仍然會行落去,為香港努力、為香港人努力。呢個係我對每一個同我講過加油嘅讀者嘅承諾、更係我對自己嘅承諾。

每一篇文寫完,我都問自己,我寫嚟做乜,想人睇完攞到啲乜。

而我可以講,呢篇係最垃圾嘅一篇,寫完都唔知寫黎為乜,我都唔知大家哂時間睇左啲乜LOL。

或者呢年幾以黎,我寫左太多論述,諗得太多太多。去到最後嘅今日,我只想放低一切嘅考慮,記敍我所想記敍的,「No Stake醫學生」嘅一段旅程。就此謝過。

二零二一年嘅香港,係一個容不下KOL嘅年代,但我更相信,呢個係一個唔再需要KOL嘅年代。憑藉不滅嘅勇氣與智慧,每個香港人都可以做自己嘅Opinion Leader,搵到自己應該要做嘅事、應該要行嘅路。

我哋會在路上重聚。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