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载希望的海鸥:一个20年打造的奇迹 (一)

0
4103
传播真相 传递希望 捐助希望之声对华广播 ( 图片:希望之声制作)

谈起对华短波广播,很多人想起来的就是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BBC和法广这样的国家级电台,确实没有错,要做对华广播这样巨大的工程,又能够击破中共强大的信号干扰,除了国家级的电台,还有谁有可能呢?

但是您也许不知道的是,今天,针对中国大陆最大规模和最强大的短波广播,并不是政府电台,完全是由民间打造的,这就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枱历时20年打造的、由100支电台组成、规模超过所有国家级电台、可以说是不可思议的「海鸥广播网」。

下面就是这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时间来到20年前的2004年的1月,刚刚在硅谷创立希望之声的一群华人工程师,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使命:把真实的信息送入中国大陆。

这些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最熟悉的就是美国之音这样的短波广播了。确实,1946年成立的美国之音,从1956年开始了她的对华中文广播,在几十年内在中国大陆培养了巨大的听众群,从文革时代躲在被窝里收听敌台,到80年代收听美国之音「英语900句」,到8964之后整个中国通过美国之音了解北京发生了什么,短波,在当时30岁以上的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那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其实不仅在中国,在上个世纪所有的共产党国家,收听短波广播几乎都是人民追求自由的标志,在美国之音之后,针对东欧的自由欧洲电台(Radio Free Europe)和针对苏联的自由电台(Radio Liberty)相继在1949年和1951成立,通过在西德慕尼黑和西班牙里斯本建立的大型短波广播站,向欧洲共产铁幕后的人民传播自由的声音。

1980年6月波兰团结工会在格但斯克的列宁造船厂发动了争取自由的罢工,在历时500天的时间内,罢工的消息通过美国之音和上述两家短波电台传遍了东欧和苏联各地,30%的波兰人,也就是1000万人,加入了团结工会,使之成为催动10年后铁幕崩垮的最重要的组织。来自波兰的罗马教皇保罗二世和美国总统里根,也不断的通过短波电台向当时的苏联和东欧民众传递他们的声音,给处于共产专制统治下的人民送去支持和希望。1991年8月,苏联共产党强硬派发动了军事政变,持续不断的西方的短波广播,带给苏联人民及时的资讯,促成了苏联人民走向街头阻挡军车,导致政变军队的哗变,让政变五天之内流产,和随之苏共的终结。

1989年,团结工会主席瓦文萨访问美国,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瓦文萨向美国人民讲述了美国之音和其他短波电台给波兰人民带来的启蒙和希望,他说:“美国之音对于波兰的作用,好比太阳对于地球那样“。

希望之声的创始人们深刻地了解这样的历史,这也是「希望之声」这个电台名字的来由:给中国人民带来希望!但是,以民间的力量从事对中国大陆的短波广播谈何容易。

当时,所有有实力做对华广播的单位都是国家级电台,他们大多数不开放电台租赁,即使有,草根起家的希望之声也没有这样的资金,即使租得到,中共强大的信号干扰也能把这样来之不易的广播频率全部淹没,让听众只听见一片嘈杂声。

“当时的感觉是无路可走,事不可为,因为短波广播的功率都是动辄几十万瓦,一支电台光电费一个月就几万美元,我们怎么可能付得起?怎么办呢?我们一开始唯一能做的,就是从台湾的中央广播电台租下了一个小时的时段,走一步看一步再说“。

这个走一步看一步,带来了一个惊喜,在2004年11月底,希望之声通过台湾的「中央广播电台」(简称央广)租下来的时段播出了《大纪元时报》发表的「九评共产党」,这是一篇由前言和9篇不同专题的文章汇整成的特别社论,从历史、文化、道德的多种角度立体解剖共产党的本质,和它对中国带来的危害。社论深刻有力,撼动人心,希望之声赶制了十期广播节目,分在20天内播出,在当年12月和次年1月在中国大陆激起了巨大反响,在北京的民众抢购短波收音机来收听这档节目,一时造成北京的短波收音机卖到脱销。

”这个消息让我们非常振奋,没想到短波广播有这么巨大的作用,这也给了我们继续走下去的信心“,希望之声的总裁曾勇说。

但是,继续走下去谈何容易,「九评」广播的成功惊醒了中共当局,他们发现了这支新电台,于是调集了大型干扰电台,专门干扰希望之声的广播。

这时,有一位有实力的人士在了解到希望之声的这个需要之后,挺身而出,愿意出钱增加广播时段,因此,希望之声通过台湾的「中央广播电台」租下的时段不断增加,在4年之内增加到每天25个小时(frequency-hour),所花的租金也让希望之声成为「央广」的第一大客户,和一家有中等规模的对华广播电台。

但是,又一轮困难袭来,中共嫉恨于希望之声广播规模的不断扩大,直接通过外交和民间等多个管道试压当时马英九执政的中华民国政府,要求他们断掉给希望之声的租约,从地面上切断希望之声的广播。

回忆起当时的艰难,希望之声总裁曾勇说,“为了阻止断约,我在几年之内飞了9次台湾,只能说节节抵抗,因为权不在我,我甚至因为此事,专门飞到欧盟议会所在地斯特拉斯堡,和美国首都华盛顿,向欧盟议会和美国国会寻求帮助,请他们出手阻止「央广」断约,但最终无济于事”。

在2012年1月,央广在没有清晰和合理理由的情况下,单方面中断了希望之声所有25小时的租约,延续了八年、一时生机勃勃的希望之声对华广播回到一片寂静。

回忆起当初的情况,曾勇说:“碰到这种挫折,我们都很难受,我们怎么办呢?放弃吗?“

最终,希望之声决定还是不放弃,继续向前探索可走的路。

所幸的是,在向央广不断争取的同时,希望之声的研发人员已经开始做一些尝试:“为什么我们必须租那些大电台?小电台广播是不是一个办法?小电台能不能听得见?”

高科技背景的希望之声技术员开始着手自己来打造一种新的短波电台,如何用集成电路来产生、传输和发射短波信号,尝试什么样的天线可以有效传递信号,什么样的地理位置是必要的……在解决了这样的一个个技术难题后,第一支小电台诞生了,功率只有100瓦,也就是国家级电台千分之一的功率,但是,这支电台开始对中国大陆发射30分钟之后,我们得到了令人兴奋的消息:可以听得见!

好消息之后就是坏消息:中共的大型干扰台发现了这支新电台后,把干扰信号调过来,对着这支电台干扰,很快,听众就只能听见杂讯了。

但是,这个尝试已经给了希望之声重大的发现:1、收听短波广播完全不需要传统的大电台,那些人们已经习惯的10万,30万,甚至50万瓦的大型短波电台,是为了战胜干扰信号而不断加大功率而形成的,是50多年来天空中「军备竞赛」的结果,一支轻灵的小电台完全可以听得见;2、大型干扰台虽然能够盖住一个小电台,但是要完整「灭掉」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总有残存的信号透过盖台,如果我们不断增加小电台数量的话,每一个小电台的存活空间连接起来,就是整个中国可以收听的空间。就好比透过干扰信号的屏障而成功落地的「雨水」不断增多,最终成为遍地甘霖落地的局面。而作为听众,他只要转动短波收音机的频率,找到一支存活下来的小电台,他就可以收听希望之声了,这样不就击破了中共成功维持了几十年、貌似无法打败的短波干扰吗?

希望之声开发出来的这支小鸟一样的电台,还有一个很有特点的天线,下部是一根直杆,在上面分杈,好像一个海鸥展开翅膀,这样的电台应该叫什么名字呢?大家说,就叫她海鸥吧!

于是,海鸥电台就此诞生,在之后的15年内,希望之声在亚洲各地的义工员工,就开始了不辞辛劳的铺设海鸥广播网的工程。

但是,这样的工程遇到了从未想象的困难…(未完待续)

……

捐助希望之声对华广播, 每20美元可以帮助希望之声播出5分钟的真相。

捐款链接:https://freechinanow.org/?f=soh_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