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被卷入政治巨浪 港媒《众新闻》 无可奈何决定停运

0
624
香港众新闻总编辑李月华(图左)和主笔杨健兴(图右)在办公室外见记者。

【2022年01月04日讯】继香港网媒《立场新闻》上星期三,因多名高层被警方国安处人员拘捕后,即日停止营运,4日后由多名资深传媒人创立5年的网媒《众新闻》,亦宣布星期二起停止运作。

《众新闻》主笔杨健兴星期一表示,《立场新闻》的停运,触发他们在很短时间内决定停止运作,尤其2019年反修例运动后,传媒被卷入政治巨浪中,成为当局整顿的对象之一,他们认为不能够在一个感到安全的情况下继续工作,停运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香港记者协会对《众新闻》停运感到痛心及遗憾,认为一再有传媒机构停运,对香港声誉所受的影响难以估计。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直接制订的《港区国安法》,2020年6月30日深夜实施,一年半后3家持反对声音、较具知名度的传媒机构《苹果日报》、《立场新闻》及《众新闻》相继宣布停止运作。

香港一星期内两家网媒相继停运

香港警方国安处上星期三(12月29日)派出200多名警员,搜查《立场新闻》办公室,并拘捕多名高层及前高层人员,包括前总编辑钟沛权、前署理总编辑林绍桐、前董事吴霭仪、何韵诗及方敏生等人,《立场新闻》当日下午宣布停止营运,网站及社交媒体的内容当晚全部删除。

其中钟沛权及林绍桐上星期四(12月30日)被控《串谋发布或复制煽动刊物罪》,被带到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两人不获保释,还柙到2月25日再次提堂。控方表示,警方需时继续调查,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

《立场新闻》停止营运4日后,由多名资深传媒人创立5年的网媒《众新闻》,星期日(1月2日)晚在社交媒体宣布,星期二(1月4日)起停止运作。

杨健兴指过去两年传媒被卷入政治巨浪

《众新闻》主笔杨健兴及总编辑李月华星期一(1月3日)早上,在办公室外会见传媒,杨健兴坦言,《立场新闻》的停运,触发他们在很短时间内决定停止运作,尤其2019年反修例运动后,传媒被卷入政治巨浪中,成为当局整顿的对象之一。

杨健兴说:“过去那两年,即是反修例(运动)大家都会见到,即是政治社会那个变化相当之大,分化很严重、矛盾亦都尖锐,媒体被卷入了这些政治的巨浪那里,媒体是被卷入了政治那里,一些媒体亦会有被视为要整顿的对象,甚至有些会觉得整个传媒会是被整顿的对象。”

杨健兴表示,《立场新闻》带出的问题,是“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的罪名,令他们担心不能够掌握执法的界线,他们认为不能够在一个感到安全的情况下继续工作。

杨健兴说:“尽量我们是不触犯法例、法律的情况之下,但是那个执法的界线,我们是已经不能够掌握得很清楚,不能够在一个不感到平安、安全的情况之下工作下去,记者都是人,都会有家人、都会有朋友,即是在一个不安全的情况之下,大家都会觉得是要认真思考这样的问题,我相信所有的新闻工作者,都不希望是因为工作,而处于一个这样的困境。”

杨健兴表示,难以评估目前的状况会持续多久,停运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杨健兴说:“我们都会觉得即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回想我们5年前想做的事情,那个初心的话,我们觉得已经是、我们很努力地做了5年,但是要再做下去,我们如果是做不到我们想做的新闻,没有一个大家都安心的情况之下,去继续做我们想做的新闻的话,停运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记者无畏无惧但不至于付上自由代价

杨健兴表示,《立场新闻》因为刊载一些报道及访问,被控涉嫌“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等罪名,《众新闻》评估,他们亦有可能触犯相关的罪名,过往他们处理新闻的准则,现在有可能会出问题,而执法的界线亦令编采人员难以触摸。

杨健兴强调,记者无畏无惧是不怕得罪权贵及财团,但不代表去到付出自由的代价。

杨健兴说:“记者我想是无畏无惧,是指我们不怕得罪一些的权贵,我们不怕骂政府,即是如果它们做错一些政策的东西,我们批评,我们不怕报道一些财团的新闻,我们财政独立,不担心我们在财政上我们会受到什么压力,这个是无畏,但是不代表就是说当去到很基本,那个自由是要付出那个代价,这个是很实实在在,我觉得是无论每一个新闻工作者,我相信都不希望遇到一个这样的情况。”

总编辑指客观环境改变难以拿是否触法

《众新闻》总编辑李月华表示,一直秉持专业判断去处理新闻工作,她强调一直都没有改变这样的工作方式,改变的是外在的客观环境,令她作为总编辑都难以掌握新闻报道的措词,会否触犯新的条例,她作为总编辑对记者有责任。

李月华说:“改变那个就不是我们,而是外在的客观的环境改变了,这样有些东西我作为总编辑,其实我都没办法去拿捏这个故事、这个报道,或者这句说话,会不会写了出来是触犯了那个新改变的环境底下的条例呢﹖如果我没办法去、好有信心地带着我的记者去继续做的话,即是我作为这个领导阶层,我们对记者都有责任。”

李月华表示,香港新闻自由的缩窄已经是很明显,她认为难以评估目前的状态。

李月华说:“新闻自由那个缩窄,这个已经很明显,我相信你不用问我大家都会答到的,你说去到一个怎样的阶段呢﹖因为我们自己是不可能去做一些、不如我做一些‘很安全’的新闻吧,我都不知道‘安全的新闻’是什么,所以日后怎样走下去,是一个大家都会面对的问题,(新闻自由)缩窄了是必然的。”

整体传媒空间收窄难以报道尖锐议题

杨健兴表示,没有被执法部门接触过,不过,有直接或间接的讯息提及一些网媒,包括有评论文章点名《立场》及《众新闻》,他们认为整体传媒的空间收窄之下,难以再报道尖锐的议题。

杨健兴说:“见到一些文章,或者是一些有背景人士的一些文章,都很清楚讲到是会处理网媒,来来去去很主要都是《立场》,然后就是《众新闻》那样,所以这些是有作评估,以及看看那个大的环境,都会觉得整个传媒的空间是收窄的话,再是想做一些可能被视为是比较尖锐,或者是可能它们认为已经是‘踩了线’,甚至是‘过了线’的媒体,那个风险就更加大。”

寄语年轻记者不要放弃

李月华表示,每个新闻工作者的背境及处境都不一样,她强调今日是《众新闻》不能继续走下去,不代表个别记者不能继续做下去,她寄语年轻的记者不要放弃。

李月华说:“我们今日我们的评估就是以我们《众新闻》这个机构,是行不下去而已,是不是个别记者是不可以继续做记者呢﹖我不会这样去回答,不会去这样讲,我相信特别是年轻的记者他们对香港、对很多的事物,是他有那个心在那里,是不是有些空间去做一些纪录呢﹖这个我都觉得是不要give up、不要放弃的。”

身兼《众新闻》行政总裁的李月华表示,会遣散40多名员工,星期一晚的两个节目《众新闻中国组》及《香港这一天》会播出最后一集,与读者告别,网站星期二凌晨后不会更新,不过,暂不会关闭,而公司仍会营运一段时间,以完成结束运作的手续。

新任议员呼吁警方解释执法理据

刚宣誓就职的新思维立法会议员狄志远星期一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立场新闻》及《众新闻》几日内相继宣布停止运作,令香港市民担心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他希望有关部门或警方,可以详细解释执法的理据。

记者问及,缺少独立监察的媒体,会否担心香港变成“一言堂”的社会﹖狄志远表示,他当然希望香港社会有多元声音,他又认为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是推动社会进步很重要的力量。

狄志远说:“当然我们希望是多元的声音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是推动一个社会进步很重要的力量,因为很多时社会的真象,或者社会不同的角度是透过传媒告诉我们,你看看无论官员也好、议员都好,每日都是看很多新闻的,才能够掌握到社会的脉搏,所以一定要好像《基本法》讲明,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一定要确保,所以在执法的过程当中,都要令到香港市民有这个信心,言论自由以及新闻自由仍然是受到确保,以及没有受到打击的。”

陈朗升对新闻工作者成阶下囚感震撼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接受美国之音电话访问表示,受政治环境改变的影响,可以独立发声的传媒愈来愈少,他认为过去8个月《苹果日报》、《立场新闻》及《众新闻》相继宣布停止运作,对市民的知情权是一大损失,他又形容多名新闻工作者被控告,不获保释成为“阶下囚”,是相当震撼。

陈朗升说:“很老实我们全都是‘书生’来的,都是读书、写字、做报道,秉持一些很传统学院派做新闻的原则去行事,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成为‘阶下囚’,甚至严重到不能够保释的,这个结果是震撼的,说真的、真的震撼的,也想不到香港这个地方用了一个这样的安排,去处理同记者有关的事情。”

记协对接连有传媒停运深感痛心遗憾

香港记者协会(简称记协)星期一发声明回应《众新闻》宣布停运,对一星期内接连有传媒机构停运深感痛心及遗憾。

记协表示,12月29日《立场新闻》及两名高层被控以“串谋发布煽动刊物罪”,不足一星期,再有传媒机构疑忧虑“寒蝉效应”而停运。

记协表示,香港被喻为“亚洲国际都会”,资讯流通与新闻自由乃不可或缺,如今一再有传媒机构停运,对香港声誉所受的影响难以估计。记协促请港府履行《基本法》对新闻及资讯流通自由应有的保障。

官员指新闻机构守法就不用担心

香港民政事务局局长徐英伟星期一被问及,《立场新闻》及《众新闻》相继停运时表示,《基本法》保障新闻自由,他认为新闻机构只要守法就不用担心,他又表示,个别机构有什么个别决定,要问他们。

至于立法规管假新闻的进度,徐英伟表示,有关当局会在适当时候向公众或立法会议会讲解立法方向,他又表示,假信息对社会影响很大,包括在金融、防疫抗疫等方面,不同的国家也有类似的法例,他强调并非收紧新闻自由,而是保障言论和正确信息的重要性,这方面的立法工作需要一些时间,现在暂未有新的进展报告。(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