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魚.憲法.文件夾

0
32

朋友賣樓移民,家裏清空交吉,留下一大堆疑似垃圾,不帶走的、帶不走的。

桌上,有一大盤鑰匙,幾十年來,在香港每一道開過的門都在這裡。

也許,大部分家庭都有這樣一堆絕少用的鑰匙,早已分不清哪一條匙開哪一道門、開哪一個抽屜,但這些鑰匙,你不會丟掉,生命哪一扇門你突然要開,誰預計得到?或許緊急時候用得著?

現在全部可以放心丟棄,每一道門,都不會再開。

還有一大堆文件夾,五顏六色,充滿刮痕,沾著灰塵,都是歲月足跡。原本盛載着的文件已清空,幾十年來工作上的紀錄剪碎丟掉,一切不需記。

盯著這堆文件夾中,想像一下已經全部被丟棄的東西,不可謂不轟烈。

朋友搞創作的,留給我一大堆外置式硬碟,部分屬專業級數,十多二十個,排在一起都算奇觀。他說,硬碟太重,不搬太多,況且他沒有準備重操故業,「開 Uber 嘛」,不知講真定講假。

朋友是收藏家,往日家中角落擺滿模型、玩偶、古董軍刀,幾十年珍藏,不可能帶得走,現在一一變賣送人,「沒有什麼一定要帶走的。」當天新屋入伙時,興緻勃勃特意訂造的藏品櫃內,剩下一把膠膠的刀,「送給你」。說罷,打開廚櫃,有兩盒鮑魚,沒時間吃了,叫我拿去。

帶不走的,還有滿屋紅酒白酒清酒威士忌,於是起行前的日子,天天一路收拾裝箱,一路自斟自飲,務求盡量消耗。

這天,他在廢紙堆中,找來兩本陳年袖珍版《基本法》,「留給你的」。九十年代這版本,很小很薄,現在加上各種釋法與決定,應該要加厚幾倍。

然後他又遞來另一本文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畀你慢慢享用。」當然是嘴角含笑。

但那是九三年版,過期了。

 

相關文章:公然散水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此為加長版)作者網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