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之後,她已不是支聯會的副主席,是香港兒女!

0
26

 

六四當天早上她被警方「預防性」提早拘捕後,支聯會秘書蔡耀昌隨即對傳媒公開表示她的「近期言論並不代表支聯會,甚至與支聯會立場相反」云云,惹來有人責備「匆匆割蓆」之舉何其「冷血」。 筆者理解蔡耀昌這番話是衝著虎視眈眈的執法人員而說,本著守護支聯會深切之心,說話分寸難免有點過分審慎。

事實上,經過今年六四這一夜,她是否被界定為「支聯會副主席」的代表身分已不是關鍵所在,甚而進一步說,支聯會這個組織本身的客觀存在,在最極端惡劣情況下被抹掉也無關宏旨。 她被拘留近四十小時獲釋後直斥警方「以言入罪」的濫權和打壓惡行,並且在兩日後李旺陽逝世九周年悼念會上一再表明學習李旺陽「砍頭也不回頭」的決心!  她貫徹如一的理性和平抗爭態度,以及豁出去的剛陽氣度,實在令人肅然起敬,也難免神傷不已!  她的名字是鄒幸彤,是香港兒女!

筆者以為,如今鄒幸彤是否支聯會副主席已不是焦點所在。 從圖騰的象徵意義來說,支聯會的存在,對於傳承和維護六四記憶當然有其影響力和現實作用。 筆者曾經身為支聯會常委,感情上認同必須寸土必爭的堅持下去,繼續高舉搖幌這面旗幟,可是從大局發展看,就算在惡毒打壓下這面被旗幟扯下毀掉,也再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 現實上,支聯會「被取締」的危機近在眉睫,雖然支聯會領導層三番四次表明在逆境困難中也不會解散,不過,悲觀說來,「自行閹割」或者「被強行斷根」只是手法形式的不同,引刀的後果還是一樣!

無論如何,今年六四的夜裡,維園璀璨燭光場景雖然不復見,但是人們手上手機的亮光依然耀眼奪目,在維園周遭街頭路邊燃亮起來,甚至蔓延到旺角、觀塘、沙田和天水圍等各處去,實現了支聯會近年來宣示六四燭光「遍地開花」的盼望。  筆者深信,發自人們內心的燭火將會愈燒愈旺,正如筆者早前一文寫過:人心在,燭光在;燭光在,希望在;希望在,生機仍在! 筆者以為,今年的六四夜晚證明了支聯會這個符號所代表有關六四的記憶早已深入香港人的心底,並沒有被政權的專制手段磨滅。 相反而言,這是根深柢固的信念堅持、價值追求、記憶守護,建基於香港人對公義、自由和民主的執著,恰恰是所有香港人有著心繫情牽的深層意義。

有關鄒幸彤的身分和角色,一些專欄作者譽之為吳靄儀之後的法律界「奇女子」,甚或誤以為她是橫空出世的年輕抗爭者。 不過,筆者認為,嚴苛一點以至殘酷的說來,她算不上是八十後年青一族,可說已步入壯年階段。 1984 年 1 月出世的她經已滿 38 歲,與岑敖輝、何桂藍等年齡相差十年八載,跟黃之鋒、周庭等更相距一大截,甚至說是跨代的間隔也不為過。 事實上,筆者在多次支聯會常委會議中,聽過她親口表示過已屬「超齡」年輕族群,雖然她一直是支聯會有意培育和視為薪火相傳的新生代接班楷模!

不過,鄒幸彤的年齡和所屬組織代表性相對來說已不重要。  以筆者有限的認識和粗淺的理解,最關鍵和可貴的是:她不是那些只空談理想而不顧及現實的「左膠」;不是那些傾向於偏激路線以至攬抄的「本土膠」;更不是那些擺脫不掉血裔和文化基因的「大中華膠」。 雖然有關標籤化的代符過於概括空泛而並非精準描述,如果要筆者指出她的特質和風格:她是不折不扣的香港兒女,堪稱是香港的「貼地膠」! 以她的專業學養和練歷而言,她對內地政權的殘酷現實認識甚為深刻,並非只是來自耳聞目睹的經驗,卻是源自經年累積的支援內地維權人士工作,以及直接與抗爭者的交往接觸。 這些早期參與內地非政府組織事務的身體力行磨練,絕不簡單,以至其識見、視野和洞悉能力並不是同輩中人,甚至一些民主派老鬼可以相比的。

土生土長的中學時尖子鄒幸彤早已埋下對捍衛公義和追求自由的種子,大學時從鑽研專門科學的理性和智性,跨越到人文精神的感性和情性,凸顯出其廣闊胸襟,以及深層思維的潛力。 她從物理學系轉向投身參與內地維權工作,最後再修讀法律系成為大律師,一路走來都是那麼堅定和泰然。 事到如今,正如她在多次接受專訪時辯稱過,最近被推到前台站在浪尖風口上,只是別無其他選項的一步。 支聯會多個領導層主要成員已先後被捕被控被囚,她臨危受命走向前線繼續抗爭已是必然的宿命發展。  不過,更重要的和令人激賞難忘的是:她立場堅執,不卑不亢,有理有節,更敢於衝著當權者的恫嚇和壓力據理力爭,正是當前香港政局低潮迷惘時的一道「真.香港人」風景,亮麗燦爛!

鄒幸彤錚錚硬朗形象是屬於「真.香港人」的,不愧是香港的兒女,正如學民的黃之鋒、立場的何桂藍、眾志的羅冠聰和袁嘉蔚等其他抗爭人士,一直在竭力喚起「真.香港人」的堅毅鬥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