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狼的盛宴

0
81

專制政權視特朗普為活寶貝,他是民主制度反面的極致;國會山莊衝突,成為一眾五毛與戰狼「最美的風景線」,甚至同香港七一佔領立法會比較。

看清楚美國國會騷亂,那是一個掌握實權的大國總統,因為一個公平選舉後不肯認輸,訛稱選舉舞弊,窮盡一切法律途徑仍無法改變,遂煽動群眾操向國會議事堂,用暴力阻撓民主程序,企圖推翻選民的選擇。

看清楚香港抗爭者佔領立法會,那是一群拿起雨傘與噴漆的庶民,面對強權與不公平的選舉制度無畏無懼,用盡各種和平方式抗議,政權仍不為所動,遂犧牲自己佔領立法會議事廳,向全世界宣示現行制度的扭曲荒謬,希望重奪本來在憲法上承諾的公民權利。

簡單而言,闖入美國國會的,是一群在公平選舉中不肯認輸的人,他們屬少數,人民的意願已在選舉中反映;闖入香港立法會的,是一群在不公不義制度下堅持到底的人,他們屬多數,人民的意願在後來的區議會選舉中反映。

戰狼們當然乘勢攻擊美國的「民主燈塔」,哪個體制較優越,有很多衡量標準。比較直接可比的是,究竟是中國人費盡心機把半生積蓄搬到美國,還是美國人一箱箱現金帶進中國感覺安心有保障?究竟是中國人千方百計渴望移民英美加等民主自由國度,還是美國人處心積慮移民到中國享受封網禁言的樂趣?究竟是中國人朝思暮想子女讀國際學校放洋到歐美學習,還是歐美老外仰望華夏文明每年數以十萬計學子投奔中共國懷抱讀聖賢書?

論權力交接,今回狂妄的特朗普出事,衝突蔓延至國會山莊的議事殿堂,為二百多年來第一次。看共產黨改朝換代的歷史,宮庭鬥爭、腥風血雨乃常態,只胡錦濤上場一次因鄧小平隔代指定接班人得保平穩;習近平上場時的權力廝殺,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令計劃「團夥」下場慘淡,權爭觸目驚心,以貪污作法律武器,大範圍擊殺異己,有什麼好自豪。

有關制度自信,口講無憑,若然真的自信,就不會恐懼批評、不用管你微信閑談、不須「七不講」、不須全面操控傳媒、不須由國家壟斷你的腦袋。若然真的自信,就會容許人民發聲,而非只容外交戰狼張牙舞爪;若然有法治,就不會對維權律師趕盡殺絕;既然抗疫頂呱呱全世界模範,就應該一早讓世衛國際專家組到武漢調查。

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惕,民主制度當然不會完美;但只要理性的人佔多數,制衡力量猶在,就有糾錯的機會,重新上路。

 

(本文原刊於《蘋果日報》專欄〈無名字荒野〉)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