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曉穎母親專訪.下篇】患創傷後遺 頻回想棄屍現場情景 女兒遺體餘白骨

0
24

【潘曉穎母親專訪.上篇】「人在做,天在看」 潘太:陳同佳,你要盡快投案

【潘曉穎母親專訪.中篇】母女感情深厚 遇害前仍短訊不斷 「永遠不能釋懷」

痛失女兒 950 多天,潘曉穎母親仍常常夢見她,初時夢中的女兒或蹲、或躺,總之無法站起,看起來很虛弱,「好痛心。」悲劇後,潘太患上創傷後遺及抑鬱,藥物、輔導都未能讓她釋懷,「有時覺得自己真係好無用、好內疚,作為一個母親,咩都做不到,到依家都無法為女兒討回公道。」每當夜深,潘太仍頻頻回想女兒遭棄屍台北的破爛草叢,骯髒氣味、野狗、蒼蠅與昆蟲,「諗起個女點俾啲狗食佢身體,揮之不去。」

潘太說,過去兩年多的精神非常差,她患上了抑鬱症,除了因為未能為女兒討回公道,因女兒案件不幸成為連串社會事件起點所帶來的難過感受,也是她患上抑鬱的主要原因。潘太現在同時向臨床心理學家、精神科醫生求助及求醫,「夜晚會諗起女,好夜先瞓,要食兩種藥先瞓到。」她一天比一天消瘦,因為常常吃不下。潘太曾經嘗試聽取心理學家建議,盡量少看、少接觸與案件有關的資料,但她坦言很難做到。

潘太的手機內,仍保存大量以往與女兒歡樂外遊的相片。

行李箱內是你的女兒

拖行李箱、棄屍現場,這兩個畫面與場景,一直在潘太腦中揮之不去。「初時有個畫面,佢(陳同佳)拖喼嘅情況,你會諗起,嗰個喼入面就係阿女,就係你個女嚟。」台北捷運竹圍站外潘曉穎遭棄屍的草叢,潘太在路祭女兒當天看到野狗、蒼蠅、昆蟲,空氣中有骯髒的味道,那時是冬天,潘太厚外套外露出的雙手,短短一分鐘已被叮出多處紅腫,「一個著住睡衣嘅女仔,被人棄置喺荒山野嶺、一個好荒蕪嘅地方,非常之難過難受,心痛係非筆墨可形容。」

此情此景,潘太每晚臨睡前仍會回想起,因害怕情緒崩潰,她當時無法與丈夫一起認屍,更不敢觀看女兒遺容,「我哋去做火化(遺體),臭到戴口罩都聞到味,我直頭唔敢去睇,聽我先生講(遺體)已經係白骨嚟,organ(器官)已經變晒漿,用個袋裝住。」潘太憶起丈夫認屍之後,情緒十分落寞,「佢都接受唔到個女突然俾人殺死。」

文/ 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