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消亡,唯有以記憶承傳

0
21

對上一次與利君雅碰面,已是在港台錄製《視點 31》、與李梓敬同場。當時她被李梓敬不斷連番冤屈攻擊、誣諂偏頗,之後更引發了藍營向她的一輪滋擾攻擊。

自由和極權的世界觀,極不相同。在極權眼中,只容許相同的聲音,其餘一律是危害政權的異見,必須消滅;於自由觀念,則容讓百花齊放,只要並無侵犯到別人最根本的自由,便可發表。

以往高舉「專業價值」的香港社會,「不偏頗」的定義是持平,記者有責任監督政權,也會透過扮演另一方政見來發問問題,刺激討論;來到極權邏輯,「不偏頗」的定義轉變為緊跟主旋律,將傳媒用作宣揚政府、打壓異見的機器,只容許「唱好」政權的聲音,成為當權者的傳聲筒。

這種扭轉是逐漸發生的 — 由替換高層、到革走監察政府的記者,到刪除紀錄片的痕跡、轉為錄製宣揚政府的節目,香港電台的遭遇,正是我們一步一步見證價值中立的社會步向極權的快速腐朽。

民間社會 back up、支援,把要被刪除的影片快速拷貝、持續支援公正新聞報導、杯葛與虎謀皮的媒體,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將這種專業價值承傳下去,無論外在環境有多艱困,一定要讓下一代知道香港曾經高舉的價值,不讓歷史消亡,不讓曾有的制度消失得無影無蹤。

It’s time to remember. 價值消亡,但只要我們記憶猶在,它們便會以另一種方式長存。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