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公民即日解散 創立逾 9 年 歷內部糾紛 路線屢受質疑

0
106

熱血公民鄭松泰被 DQ,兩名區議員今請辭,政黨亦宣布解散(見相關報道),回顧熱血公民 2012 年成立至今逾 9 年,熱血公民經歷與盟友糾紛,政治路線亦受質疑;中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形容,熱血公民最初走「勇武派」路線,實際做法卻被質疑與泛民差別不大,民主派宣布總辭後,鄭松泰亦繼續留在立法會,處於「尷尬的處境」,隨著鄭松泰被 DQ,年底的立法會選舉亦難以入閘,加上過去熱血公民不少政治主張都未能實現,熱血公民解散是可預期的結果。

熱血公民 2012 年 2 月 29 日由黃洋達牽頭成立,現時主席是鄭松泰、副主席是黃兆健;2012 年 10 月 1 日,熱血公民進軍網媒,創立《熱血時報》,最初是實體月報和網媒並行,後來陸續發展出漫畫、小說、劇場等業務,但至今以網媒和網台為主。

熱普城聯盟出選 2016 立法會

作為政黨熱血公民在成立同年,已經有黃洋達與妻子陳秀慧參選 2012 年立法會選舉,競逐九龍東議席,但以不足 2000 票之差敗給建制派的謝偉俊。

到 2016 年,黃毓民創立的普羅政治學苑,跟熱血公民、香港復興會組成「熱普城」聯盟,參與該年立法會選舉,並以「永續基本法」及「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為競選綱領。聯盟在 5 區各派一張名單參選,當中黃毓民參選九龍西、黃洋達參選九龍東、鄭松泰參選新界西,人稱「國師」的陳雲根參選新界東,鄭錦滿參選港島,以五區各取一席後請辭觸發變相公投,推動全民制憲。

但結果「熱普城」聯盟,只有鄭松泰當選,精神領袖黃毓民失落九西最後一席。選舉結束後,「熱普城」聯盟承認選舉失利,隨即解散,黃毓民指自己樹敵太多,普羅政治學苑將全力支持由鄭松泰領導的熱血公民。黃洋達則將主席交予鄭松泰後則退出組織,主力營運《熱血時報》。

黃毓民與熱血公民決裂

另一邊廂,在往後一年,黃毓民和鄭松泰關係開始轉差。2017 年 5 月,黃毓民在網台節目表示自己及家人收到匿名恐嚇信,信內附有一疊陰司紙及辱罵他家人的照片,信中形容黃毓民是「狗主」、「連三萬蚊都無」,黃毓民認為是黃洋達和陳雲的支持者寄出,原因是不滿他決定停止向《熱血時報》每月支付 3 萬元,以及 MyRadio 暫停跟《熱血時報》聯播《大香港早晨》,該節目是由黃洋達和鄭松泰主持。

鄭松泰當時未即時回應事件,但到了同年 6 月,網上流傳一段鄭松泰參與熱血公民內部會議的錄音,鄭松泰稱跟黃毓民無法溝通。黃毓民事後在節目指控鄭松泰歪曲事實,「乜底線啊你嗰條,咩紅線啊咁巴閉」,又指大家政見及想法不同,最簡單做法就是分道揚鑣。

至 11 月,黃洋達在《熱血時報》節目中直言「黃毓民叛變」,雙方正式決裂。

路線一直備受質疑

除了內部矛盾外,熱血公民的政治路線亦經常受質疑,初時整個組織的核心是「雙黃」: 黃洋達及「教主」黃毓民,由於熱血公民成員穿著鮮黃色 T 恤,象徵擁護「雙黃」,被質疑是個人崇拜,引發熱血公民成員和支持者與民主派支持者網上筆戰謾罵,其支持者被戲稱「熱狗」,但後來熱血公民亦經常以「熱狗」自稱反諷。

而熱血公民作為「本土派」的政治定位亦受質疑,他們早在 2013 年已在維園參加支聯會活動時,主張「不要平反六四」,翌年在文化中心另起爐灶,主辦《香港人的六四集會》活動,似乎要和「大中華」的傳統泛民有所分野,2016 年選舉他們提出的全民制憲亦被視為「本土」主張,結盟的陳雲根撰寫的「香港城邦論」亦被視為是香港本土論述的先驅作品;但 2016 年當選後,鄭松泰多次被追問,會否履行競選承諾,辭職推動公投,他解釋只有他一人當選辭職亦無法達成原本效果,「我最大的選舉承諾(五區公投)已經不存在」,已被質疑違背承諾,翌年梁頌恆和游蕙禎被 DQ 後,本土派一度陷入低潮,網上更流出相信是鄭松泰的錄音,提到他指梁頌恆、游蕙禎「應該去死」,「公眾係白痴,以為我哋係本土派」。

到去年年底民主派總辭,鄭松泰未有辭職,反而繼續留任,更獲港澳辦讚揚無被綁架上「總辭」戰車,「明智之舉值得肯定」,此後在延任立法會內亦未見有突出表現。

蔡子強:熱血公民比泛民更溫和、妥協

蔡子強接受《立場》訪問時形容,熱血公民最初走「勇武派」路線,批評主流泛民派過於溫和及「和理非」策略,但大部分僅流於口號式,作為政黨實際操作與泛民差別不大,最明顯的例子是民主派總辭,鄭松泰選擇留守,「(熱血公民)比泛民更溫和、妥協」。

蔡子強認為熱血公民一直處於「尷尬的處境」,主張和論述曾經擺「勇武」姿態,但鄭松泰當選立法會議員後,面對的局限和困難比想像更多,實戰時與溫和泛民無明顯分別,「佢哋唯一可以做嘅就係拒絕同泛民合作協調」,而鄭松泰四年多的立法會任期中,除了倒插國旗風波之外,「你都講唔出佢係做過啲咩」。

他認為即使熱血公民可以參與下次選舉,亦難以想像他們如何面對支持者,隨著鄭松泰被 DQ,年底的立法會選舉相信難以入閘,熱血公民解散是可預期的結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