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海外中国民主运动第一人王炳章博士的历史功绩和地位

0
1289
秦晋
12月17日,由王炳章博士家人和盛雪女士共同发起了《中国之春》复刊以及中国之春民主运动40周年
研讨会,以网络形式举行,笔者参加并且做了发言。—— 作者秦晋博士、全球民主中国阵线主席

海外民运的奠基人

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始于北京西单民主墙,王炳章1982年弃医从运开始中国之春运动并且创立中国民联则是中国民主运动从中国境内转移到海外的一个薪火传承,从此拉开了海外中国民运的序幕。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后,中国境内民主运动的生存空间就基本上不复存在了。在我的认知、理解,并且在心目中认定的,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第一人是王炳章博士,他有远见,有学识,有胸怀,更有勇气集合于一身,放眼望去,无人f能出其右。

王炳章命运多舛,虽为当代海外中国民运创始人,或者是奠基人,尽管他视民联为“家”,而非为“店”,自力主胡平接任他的民联主席一职以后,尤其是1989年民联内部分裂以后,王炳章在海外民运中几乎一直被置于边缘人位置上而动辄得咎。

98年初,蛰伏了多年的王炳章又一次“横空出世震天下,风风火火走九州”,用了化名潜入中国境内,旨在推动境内的民主党的组党运动。王炳章的动作很快就被中国政府侦破逮捕,随即礼送出境。王炳章此举在北美民运圈中招致一片骂声,多位著名的、重量级的异见领袖人物联名签署发表声明,谴责王炳章。然后民联和民阵也发表联合声明,加入这个大合唱。很好地诠释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当年5月末去加拿大多伦多开民阵会议,向民阵主席杜智富提出了异议。杜智富告诉我,他也不是很认同这些声明的说词,只是满足当时蜚声海外的魏京生先生的心理要求。

认识理解王炳章的点点滴滴

1999年6月中王炳章风尘仆仆访欧洲到澳洲,继续推动中国境内的组党运动。
那一次与王炳章的相对深度的交往,也让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做事努力、仔细、礼貌、体贴,更经得起批评攻击。我还发现,他不非议人。这一点后来得到很多与他有交往的人的肯定。也就在那一次,王炳章告诉我,当初他北美启动中国之春运动的时候,蒋经国派人找到了他,来人饱含眼泪,总算有来自大陆的仁人志士开始了二十世纪的“揭竿而起折木为兵”,蒋经国还怀有希望有朝一日王师北定中原。

那个时候,中华民国与中国民联的关系是一种政治合作关系,蒋经国体谅中国大陆人士的习惯思维,接受中国民联站位在台湾海峡两岸的两个政体中间的立场。根据我三十多年海外民运体会和认知,中国海外民运与台湾之间的关系,就属这段时期最为默契。以后的两边关系发生变化,台湾虽对民运仍然有支持,远不能与蒋经国时代同日而语。

王炳章是行动型的人,1989年中国爆发学运的时候,他没有对中国的学运置身事外,马上搭乘日航飞机返回中国,准备投入天安门运动,但在日本机场被堵遣返。同在海外的刘晓波成功返回中国,21年以后成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2017年被中共迫害死于狱中。

2001年底王若望先生逝世,王炳章早早到了追悼会现场,希望说几句话,不被主持单位允许,当时无能为力的王老遗孀羊子一直对王炳章感到愧疚。

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境内被绑架以后,被判处之前,我们曾经拜会澳洲外交部,希望西方国家影响中国政府,争取王炳章早日获得自由。澳洲外交部告诉我们澳洲已经关注王炳章案,当中共当局公布了王炳章被捕的消息后,澳洲外交部就向中共外交部询问王炳章被捕的原因。

王炳章究竟为何去越南冒此风险,蒙此劫难,有各种不同的版本,最让我接受相信的还是王炳章的夫人宁勤勤提供的一个推测版本,知夫莫如妻。因为是推测,还是等炳章获得自由的时候由他自己说出来为好。有一点可以相信,中共绑架炳章也好、诱捕炳章也好,都没有做错,因为炳章的作为最让中共感到心惊胆寒。我认同中国海外民运的一种分类法,“人权民运”和“政治民运”。前者自1989年以后长期的占据主导地位,在我看来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台”的浅水嬉戏。后者则比较被边缘化,而且是“风急浪高”多有凶险的,王炳章从事的就是后者的。

2003年3月王炳章被判处无期徒刑。很长一段时间,炳章的案例得不到关注和重视。我不知道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政府是否为炳章向中共提出过交涉。炳章坐进了大牢,原来对他的负面评议或者妖魔化开始逐渐减少,民运圈中有一点反思,开始重新认识他。诚所谓“美丽的彩虹在雨后,真诚的友谊在别后”。辛灏年热情讴歌王炳章具有多数知识分子所没有的卓越品格,羊子把王炳章比作展翅高飞的飞鹰,尽管有低飞的时候,甚至低于平地越起的一只公鸡。

王炳章博士,他的勇气、智慧、才华、奉献、胸怀和毅力不会输给世人赞颂的曼德拉、昂山素姬和刘晓波等人中的任何一位,但是他得到的是最不公允的。王炳章博士开创的中国海外民主运动是上世纪和本世纪最伟大的事业之一,但是又如同荆山之玉不为人所识而被弃置在路旁无人问津。“二十一世纪初叶全世界最伟大最壮观大事件就是中国的民主化,中国的民主化定将改变整个世界。”这是王炳章博士唯一一次造访澳洲时候与我交谈时候所说。在悉尼的一场公开演讲,王炳章博士在讲到上帝与中国民主华关系的时候竟然遭到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对民运有感情但不懂得其艰难、对上帝和神毫无认知的民运中人的情绪挑战。王炳章博士处处碰壁,所以1998年冒险进入中国大陆推动组党运动会遭海外一批民运最高层级领军人物群起攻之,王炳章博士在被中共判处无期徒刑以后居然被声名显赫的“中国人权”拒绝列入在中国被关押的良心犯的名单之内。

许多年过去了,中国民运圈好像有点醒了过来,开始关注他了。2011年8月到纽约,看到了羊子家中挂著炳章隶书唐诗崔颢的“黄鹤楼”,同去的钱达惊叹炳章书法进步神速,又一次勾起老民运人士对炳章的怀念,碰撞出一个火花,产生了一个初步共识:民联、民阵、民联阵重新回归到民联的旗下,组织的英文名称用民阵的FDC,民联阵取消番号。《中国之春》和《北京之春》合为一刊《中国之春》,推狱中的王炳章为民联主席。把目前有限的民运热情重新集中起来,把离队的老民运人士呼唤回来,重新集合再出发,让重新合并的组织和旗下的民运人士时刻牢记著中国海外民运的创始人王炳章仍在中共的大牢里,让民运效仿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悬梁刺股。

此意是为推助中国民主运动向中国大陆进军登陆,同时也许可以把王炳章博士所承受的痛苦放置在全世界关注的位置上,获得与曼德拉、昂山素姬同等地位和注视。只有王炳章在狱中的艰难困苦受到了广泛的注视,他的每一餐饭食、每一夕睡眠都在人们的关注之下,他才会有安全,他才会在全世界的众目睽睽之下也许被中共当局无奈释放。王炳章的家人得知信息以后来电表示了相左意见,民联也退缩了,此议束之高阁。我也因此略有负气致信给民联主席薛伟:丢进河里、埋在土里、把这件事情永远永远地忘记。
所谓的营救王炳章,唯有中国政局发生根本性变化,共产党不复存在,别无他途。或则美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能有手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效仿习近平营救孟晚舟,才有可能。断定西方不会为中国民运做出如此努力。

2012年到台湾拜访了王炳章夫人宁勤勤,我看到了这位女性的伟大。她自觉地和不自觉地为炳章牺牲四十年,她的人生被王炳章所“绑架”。第一个十年从旁协助王炳章从事民运,第二个十年独自哺育与王炳章生育三个孩子,以后为狱中的王炳章奔波,任劳任怨,默默承受。她轻松地说起王炳章民运之路,是她不经意的辅助,促成了王炳章把想法付诸于行动,从此王炳章走上求民主反专制的不归路。今天王炳章蒙受牢狱之灾,源于她当时不经意种下的因,实在是“罪孽深重”,因此情愿被“绑架”,义无反顾地关怀著王炳章。

王炳章博士的历史功绩和地位

当代有孙中山,就是王炳章。孙享誉天下是因为国民党在苏联扶持下建立黄埔军校,以此为基地北伐成功了。这是成王败寇的近代版。掰开来揉碎了细看,王炳章的个人品格不在孙之下。只是迄今王炳章身上还没有展现出孙中山的造化。

也许我看王炳章也是盲人摸象。我看他创立海外民运、98年闯回国内推动组党、2002年越南被绑架。王炳章的行为都是开天辟地之举,就如同我推崇孙中山,以后又了解了孙的形象是后人粉饰而成,经过权衡,还是承认孙的大处,舍弃孙的小节,可在我心中天平上仍然保持平衡。鲍叔牙交往管仲,知道管子的弱点,但是更注重管子之长,才成就齐桓公春秋五霸之首的历史地位。

我们民运不在世界政治大变化的擂台上,甚至连观看的场子都进不了,只能在场外听著场内人声鼎沸。关羽斩杀华雄,尚能帐下主动请缨,曹孟德慧眼识人,才有温酒斩华雄的美谈。今天民运则没有。

今天还是王炳章家人和盛雪女士推动《中国之春》复刊,纪念中国之春民主运动四十周年。几个月前盛雪就告知了我,对于此举我极为赞同也全力支持。长期以来,海外民运内部比较缺乏公义,民运圈内的道义伦理不是基本底色,所以才会出现胸怀大志敢冒石矢者常会背后中箭的现象。王炳章博士就是这个典型,实在是命与仇谋。所以我时常惦记著身陷囹圄的海外民运的开山鼻祖,常为他感到痛心疾首。他两面受敌,正面是中共,背面是多路反共友军对王炳章乱箭齐发,才会在无奈之下一步出错陷入中共诱捕的陷阱。

我更有极大的忧虑,毕竟王炳章身陷虎穴狼窝,前有刘晓波、彭明、杨天水之殷鉴,习共之野蛮和残忍无所不用其极。在我的眼里,王炳章获得自由之日也就是中共倒台中国政治变化之时,而中国政治大变化迹象已露端倪,很快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磅礴于全中国。炳章实际上在与中共进行赛跑,我希望炳章以胜者的姿态到达终点,如果中国的政治演变速度再快一点的话,炳章还有望成为一位政治领袖在未来中国的变局中有所作为发挥作用。#

 

王炳章博士走訪澳洲國會人權外交委員會
王炳章博士會談後與澳洲民運人士一起在澳洲國會大廈外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