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下遮羞布、砸碎政治花瓶,這個黨不再掩飾惡形凶相!

0
29

早前筆者擱筆近兩星期,不是嚮往雲淡風輕的閒適,卻由於情緒異常低落,連日來縱情於 Netflix 串流平台上的虛擬映象,甚至提不起興趣聆聽網上多位 KOL 針砭時弊的精闢意見。箇中原因固然涉及美國總統選情的負面影響,而衝擊更大的是香港在黨國機器壓軋下產生的種種畸形現象,由個別教師「被處以極刑」的吊銷牌照、尋求真相的專業新聞工作者「被無理起訴」、眾多年輕抗爭者相繼「被偏頗刑判」,以至新近四位立法會議員「被粗暴 DQ」等等,實在令人氣憤難平,而且感到極度無奈!

香港時局政情發展至今,這個一直操盤擺弄的黨自忖經已不必諸多造作,索性連過去嘗試掩蓋醜態惡行的遮羞布也扯下來丟掉,那隻用來裝點粉飾民主門面的政治花瓶亦摔破在地上,徹底露出真貌本相來!這不僅是一個皇帝光脫脫的「獻世」於人民面前,更是這個黨赤裸裸的「露械」在國際舞台的聚光燈下。更可怕的是,這隻黨國怪獸根本沒有人性,那副惡形凶相的面貌正是獸性本質的真實呈露。那麼,事到如今,一般心態健康和思想正常的「真.香港人」必須重新思考如何面對「動物農莊」內這群亂舞的飛禽和狂奔的走獸了!

嚴格說起來,香港「一國兩制」的萎靡和「法治已死」的跡象並非始於今時此刻,老早已刻寫在牆上。熟悉這個黨的人其實一早心裡有數,那些黨人的話語從來就是政治謊言,一切花言巧語的協議和承諾只不過是配合政治正確的虛假矯情文章而已,有政治需要時便肆意塗污抹黑,以至撕毀反口,在這樣那樣的政治套話中「被合理化詮釋」。事實上,不少人只是一直心存幻想,或者本著良好的主觀意願,誤以為和期盼著這個黨多多少少也會順應普世價值的潮流,以及當前政治意識形態的趨勢,逐步緩慢的有所改變。不少國家的領導人也曾的確有過這樣的奢想和判斷,直至近年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終於驚覺到「靖綏政策」的失效,這個黨早已被姑息容縱而變得壯大、強悍和暴戾,竄跳起來便是東方的一條惡龍,張牙舞爪,回復獸性肆虐!

既然黨已有意毀掉立法會這個政治花瓶,泛民議員總辭是唯一的政治選擇。如果此刻跪低便會從此倒下不起,抬不起頭的匍匐地上,變相當上奴才或者奴隸,萬劫不復。不過,此刻的退卻只應視為日後另一次回朝的反思、醞釀和部署。從長遠持續抗爭的角度來說,每一個戰區的每一場小小戰役都會產生影響,而政治能量從來都是累積得來,點的積聚發展至線的投射,從而形成大幅度的面,因此,絕對不要輕言放棄任何一條戰線或一處陣地。事實上,更重要的是「真.香港人」必須務實、沉著和理性的認識清楚當前惡劣和嚴峻的政治形勢,保存實力作長久抗爭的心理準備和力量的凝聚。須知政治從來都不是三朝兩夕的事,其可以預知的變化往往出人意表,而過去的歷史事實早已把瞬息萬變的可能或者長期停滯的發展,清晰可讀的記寫下來。筆者以為,這都是人們必須認識的政治現實,接受與否便只有取決於個別人士的判斷、識見和勇氣。

雖然從大局判斷而言,筆者對於香港的未來政治發展並不樂觀,可是正因為如此,「真.香港人」已被剝奪應有的權利,無可再輸再丟失,也便無退路可言,那麼放棄抗爭等同自斷經脈,躺著任人宰割!筆者還是不厭其煩的再次呼籲各位「真.香港人」:千萬不要互相攻擊而導致分化;各自必須在不同崗位上發揮所長,盡力而為;切忌盲目冒進,因為抗爭路上要一步一腳印的走下去!筆者深信,香港年輕一代的政治悟性極高,多年的抗爭經驗已練就強韌心態,「民主、自由、人權、公義」的初衷和訴求始終如一。為此,縱然情緒的起伏跌宕在所難免,不安的感觸不時湧現,筆者還是仰望著暗黑隧道盡處的一絲晨光!

《國安法》陰霾下,「光時」已成了「禁忌詞」,筆者只有委婉的對所有「真.香港人」說:期盼光耀香港,毋忘時代使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