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北京冬奥? 亚洲国家左右为难

0
637
抵制 2022年北京冬奥会(网络图片)

【2021年12月21日讯】美国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冬季奥运后,其盟国相继呼应,不过,邻近中国的亚洲国家似乎迟疑不决。分析人士称,部份亚洲国家虽然支持美国基于人权谴责中共践踏人权的暴行,但地缘政治和经济利益、外交关系以及运动员的权益等因素,将最终左右他们是否跟进美国、抵制北京冬奥的实质决定。

近几周来,美国的部分盟友、五眼联盟的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加入了外交抵制北京冬奥的的行列。白宫在12月6日正式宣布,由于无法接受中共在新疆对维吾尔人发动的“种族灭绝”与“反人类罪”暴行,美国将对明年2月4日开幕的北京冬季奥运会发动外交抵制,也就是说,不派遣政府官员和外交代表赴北京出席任何冬奥仪式或庆典,但是美国冬奥代表队仍可以照常参赛。

此外,在欧洲,近来与中国关系陷入谷底的立陶宛以及不被中国承认的科索沃也跟进外交抵制的行列。奥地利与比利时则循“新西兰模式”,以疫情为由,不打算派遣官方代表。此前,新西兰基于防疫考量,早就告知北京不会派任何高阶官员前往冬奥,不过各界普遍认为,新西兰也有附和美国外交抵制的双重意味。

但是,基于地缘政治利益与对中国的经济依存度,目前尚未有任何一个亚洲国家站队美国,加入外交抵制的阵营,韩国总统文在寅甚至在12月13日对外表态说,不会走上外交抵制北京冬奥的道路。

韩国为何不愿抵制北京冬奥?

文在寅强调,韩、美同盟是韩国外交和安全政策的根基,韩、中关系则是经济领域的重中之重。为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及永久和平与稳定,韩国需要中国发挥建设性的桥梁作用。他说,韩国不考虑外交抵制北京冬奥,而且包括美国在内,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建议韩国加入抵制。

分析人士认为,韩国作为美国在亚洲最坚实的盟友之一,文在寅的决定或许会让美国不太高兴,但是美国应该可以理解,韩国夹在美中之间的无奈,以及其他与中国比邻而居的亚洲国家为难之处。

2018年的平昌冬季奥运会,韩国和朝鲜代表团手持“统一旗”共同入场,并共组女子冰球队参赛,和平的氛围弥漫在朝鲜半岛。不过,近来朝鲜又关上对话的大门,文在寅若想要改善双方的关系,即便明知朝鲜不会参加冬奥会,也不能在这个场合得罪对朝鲜有影响力的北京。

尤其中国已经连续17年超越美国,成为韩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且占韩国逾三成的年出口贸易总额。今年上半年,中韩双边贸易总额高达1688.7亿美元,年成长近三成。中韩建交满28年来,两国商品进出口贸易额激增45倍。

韩国釜山东西大学(Dongseo University)国际研究学院教授欧马力(Sean O’Malley)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朝鲜与经济是文在寅作出不加入抵制北京冬奥的两大重要因素。

欧马力说:“我们很难知道,韩国是否有事先告知美国不抵制的决定,不过身为一个主权国家,韩国的外交政策本来就不需要完全顺从美国。更重要的是,文在寅本人也相信,他的决定不会伤害到韩美关系。”

欧马力认为,文在寅比较着眼于韩国单边的短期效益,借着不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以便顺势推动“朝鲜半岛终战宣言”。

至于其他亚洲国家虽然各怀有不同的利益考量,但他说,长远来看,部分国家应该还是会基于道德考量,跟随拜登推动民主价值与维护人权的观点。

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智库大西洋理事会资深研究员曼宁(Robert A. Manning)认为,文在寅的决定可能引发美国的反弹,尤其是在美国国会,但美韩战略伙伴关系不会受到实质性的损害。虽然各界可以谅解文在寅在与中国打交道时必须处理的敏感问题,但对于曾经是人权律师的文在寅而言,不抵制的决定有损他的原则和领导风格。

曼宁以电子邮件回覆美国之音:“东亚各国其实也正面临韩国的困境,他们在经济、地理、历史和文化方面与美国有很大不同,这也使他们对中国的决策更加复杂化。”

曼宁指出,部分亚洲国家可能会效仿韩国,这或许是因为惧怕北京报复的缘故;另一部分亚洲国家则可能不会正式公开表态,但会降低派遣代表的层级。至于日本,据媒体报道,东京不打算派出内阁层级官员,但尚未正式定调为外交抵制,因此各界都在关注日本的下一步。

日本的考量:来而不往非礼也

中国驻日本大使孔铉佑周四(12月16日)向日本喊话说:“鉴于中国支持了东京主办奥运会,日本应该善意对待我们主办的奥运会。”

孔铉佑说,北京冬季奥运会不幸被当作政治工具所利用,但希望日本方面支持冬奥会。不过,日本政坛似乎不领情。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随即在同一天表态,“目前无计划”出席明年2月举办的北京冬奥会。

日本法政大学法学部教授福田圆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执政的自民党内部有许多国会议员力挺外交抵制,可是商界却比较看重与中国的关系,多半反对以强硬的态度面对北京冬奥,岸田政府可能还要思考如何在两派势力之间保持平衡。

福田圆认为,日本可以先不用急着表态抵制,可是对于中国的人权记录必须站稳立场,展现出日本也关切中国人权恶化的明确态度。

福田圆说:“日本对中国人权问题的立场跟其他欧美国家有一点不一样。比如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时候,日本也有表态过。可是日本政府态度比欧美国家没那么强硬,日本政府比较重视的手段就是‘以对话来解决问题’。”

福田圆指出,明年就是中日建交50周年,日本政府不会希望日中关系在这么关键的一年,恶化到无法对话的状况。此外,在东京奥运开幕前,新冠肺炎还在流行当中,国际上反对举办的声浪不断,可是中国一直支持日本如期举办的决策。反过来,如果日本没有支持北京冬奥,恐怕人情上过意不去。她说,两相权衡下,对日本比较恰当的作法也许是,派遣比较低阶层的官员或是以前参加过奥运赛事的国会议员代表出席,这样可以淡化政治性。

位于台北的台湾日本研究院顾问陈文甲判断,日本最终应会对北京冬奥会采取“体育归体育,安保归安保”的灵活战略。他说,若派出日本奥委会主席山下泰裕作为日方代表出席,也算是符合中国先前派出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兼中国奥委会主席苟仲文出席东京奥运的“国际礼仪”。

陈文甲告诉美国之音:“因为他(岸田文雄)考虑到三个层面,一个是要对中国礼尚往来的交代,第二个他要考虑到美日的关系,第三个他要考虑到中日的关系。他也不可能做得太过于清晰,全部都听美国的不大可能。”

台湾担心抵制会牵动更多赛事

美国在亚洲的盟友还包括双边关系正处于史上最热络阶段的台湾。在美国正式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冬奥后,台湾并未马上跟进,似乎也陷入体育和政治的两难中。

行政院长苏贞昌曾表示,台湾选手在今年7月的东京奥运表现优异,政府一直都为选手争取参赛的机会。不过国际情势的变化,政府都会对各种情况妥善因应。

位于台北的时代力量国际部主任刘仕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除了明年2月的北京冬奥,后续还有明年9月在杭州举办的亚运会,一旦台湾出手抵制,深怕牵动到更多赛事,让运动员受到多重打击。这也使得台湾、日本、韩国在处理外交抵制北京冬奥这件事情上,必须更仔细盘算后续的连锁效应和冲击。

刘仕说:“中国的人权因素不可能在半年之内改善,那如果台湾决定要用各种形式,不管是外交抵制还是其他形式的抵制来面对北京冬奥的话,那是不是也要用同样的态度来面对半年之后的杭州亚运?台湾的运动选手多数的强项是在夏季奥运,杭州亚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备赛舞台,如果说在外交上因为人权议题去抵制北京冬奥或是杭州亚运的话,你有可能会去影响到台湾选手在未来不管是杭州亚运或是2024年巴黎奥运的一个准备。”

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胡逸山持类似的看法。他说,如果亚洲国家因人权问题抵制冬奥,那么在中国人权问题改善前,各国顺理成章也应该要继续抵制后续的亚运等其他在中国举行的一系列体育赛事,甚至文化交流活动,而且即便是派低阶官员代表出席,也可能会引来中国的报复。

胡逸山说:“坦白说,我觉得亚洲大多数国家可能对于这种好像半桶水的抵制北京冬奥的作法可能也不会太过热衷。这个抵制中国肯定也不高兴,它也说得很明白会要你付出代价。”

刘仕杰说,为了避免各国各自陷入外交和体育的两难困境,未来全世界理念相近的国家,若能达成一致的共识,联合起来共同抵制中国申办的各种国际体育赛事,或许才是釜底抽薪之计。(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