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洲專欄】故事篇:《自我》

0
119

【明德原創】先談一個故事,目的是揭露邪惡。看的人不要想太多。

剛剛陪孩子看小乾坤,裡面出現一段對話。A說:你為什麼會有角?B回答;那你為什麼會有尾巴?

我聽了哈哈大笑。多麼生動的對話?太有趣了。我藉這個例子來講一個東西,就是自我。

近日和某個同修交流。她終於發現她的根本執著了。是什麼呢?就是幫著先生修煉。當初她先生得重病。幾經轉折,她們知道了大法。太太覺得很好,於是覺得自己的先生應該進來修。

她自己就是這樣得法了。那先生呢?也覺得法好,可是並沒那種一躍而起的感覺,總之就是常人心比較重。這時呢?太太就過不去了。老是用自己的標準要求丈夫同修。

那丈夫被太太盯著,你覺得是什麼滋味呢?會因為太太的驅策就比較精進嗎?結果是,兩人就處於這種狀態。太太就像舊勢力一樣盯著丈夫的修煉,反過來當丈夫的也就魔著當太太的。太太很強勢,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們修,用她的方式讓孩子修。這位太太講,她很希望全家都修大法,這不是很好嗎?

我就問:你自己修嗎?回到小乾坤那個故事。你看人家為什麼有角?人家還問你:那你為什麼有尾巴呢?修煉就是自己修,不能把情給加進去。說是讓丈夫修,內心藏了太多執著了。

希望用大法來改變別人,這樣自己就比較好過。可是,大法開傳是不容這樣想利用大法改變他人的私心,這個心性很類似於舊勢力,最大限度的想改變別人,自己卻不改變。

它用自己的標準衡量別人,看不上他認為不精進的人,時時把眼睛盯著別人。小點的就傳小道消息,大點的就是批評同修。總之,就是不修自己。

這樣起到的作用是不好的:阻礙那個人,讓人進不來。相反的,那個被阻礙的人也被自己的私心擋著,放不下自我,從而把自己擋在之外。兩個生命,一個有角,一個有尾巴。根據小乾坤,因為那兩人互相爭鬥,都想勝過對方,所以才這樣的。那兩個人都放不下自我,從而維護著我而所謂的修煉。那就是根本執著。

其實,修煉人自己修好了,那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那個能量場就起到「內旋度己,外旋度人」的作用。一個人在家,全家人都受益。那如果修得不好,到處帶著執著去,散發的常常都是負面的,自度都難,何況度人。

修煉是沒有條件的。誰是我?我不管多高多低,不管在那個境界,都是真善忍所構成的。不管多高多低,衡量的標準就是真善忍,理白言白。
我們的證實法,就是證實我們是真善忍特性在人間這一層的具體展現。那沒有摻著什麼個人認為,個人想做,個人覺得……。

只要有個人,那都是非常侷限的。大法弟子是無私無我的,都是法的一個粒子,所以同樣圓容不破。那些想用大法完成他〈她〉的理想與誓願的,都把次序擺錯了。

除了大法要做的,沒有什麼是我們要做的。生命都是大法造就的,所以快放下那些個人的私心所衍生出來的假理,披著自我的皮殼,做什麼都是為自己人心而做的。那都是假的。(圖:東洲)

 

責任編輯:李文涵

(明德網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