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洲專欄】美文篇:諸世紀〈一〉

0
146
諸世紀(pixabay)
諸世紀(pixabay)

【明德原創】我的歌聲如恆河,聲音高遠而曠古。如今我又來到恆河邊,凝望著久遠前的故人。她一邊數著沙子,一邊唱歌。我認得,她是夜神。雖然蒙著面紗,但我看出來她老了。

夜神啊,這恆河的沙子什麽時候才數得完?就像天上的星星,剎那生滅無數的星辰,如何是盡頭?夜神繼續數。他說,數只是一個過程,不是目的。生命一直在計數,數完那天也就終結了。最好是不斷的數,那麽剎那生滅的宇宙就還在繼續。一旦完結,所有的都歸零。我們活在這生生滅滅中不斷的數。

可是夜神啊,這耗盡了你的生命,何苦做一件無意義的事呢?夜神說,你不懂。意義是不存在的,或說是因生命而異的。我不數星辰,專數恆河之沙。因為我是數給你看的。你一直在塵土中擺盪,做你認為有意義的事,那就像我一直在河邊數沙子。你懂嗎?

夜神接著說,夜這麽黑,本來就看不見沙子,幾億顆和幾兆顆砂子有分別嗎?我數他幹什麽?因為那是一個過程。就像宇宙轉了幾圈了,對你沒有意義,可是對於別人來說非常有意義。你的心胸太小太小,總是在黑夜裡唱歌。可是,有誰聽呢?但是,你就是你。你就是你生命的過程。不管誰認為有沒有意義,你就會唱下去。叫你停?我不會那樣做。

於是,我在河邊哭泣。唱不出歌來了。

天上只有一個月亮。

他聽著我的哭聲,如斯響應。

我懂了。不管有幾個沙子,但是只有一個月亮。

 

責任編輯:李文涵

(明德網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