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连载】饭碗丢了 爱情远了 动物沟通师阿沧的下一步?

0
517
心中切勿燃起妒火,否則將會燃燒所有。

作者:翁宇 (原题:动物沟通师—危机)

抱着一箱私人物品,阿沧无奈回头一望;今日,是他最后一天上班,此后,这家动物医院再也没有动物沟通师。

曾被阿沧帮助过的动物们,听闻消息全都赶来,猫、狗、鸟、兔、鼠还有蛇与刺猬……等等,把医院门口挤得水泄不通。

「把它们通通赶走!」

院长气急败坏的发号施令,员工们却袖手旁观、漠然置之,他只得取扫把来赶,没料想动物们竟愈赶愈多,还有更多的鸟儿、鼠类和个头小的动物、昆虫们,全从门缝、窗外钻了进来。

————

动物医院的第三间诊疗室空了许久,以前曾是阿沧的诊间,自从转任动物沟通师后,即闲置迄今。

「医院工作量能日增,我们亟需增聘资深兽医师担任院长来带领大家,各位有什么意见吗?」

小茴微笑的环顾着同仁,阿沧颔了颔首,「我附议。小茴代理院长这三年来,事务繁忙、夙兴夜寐,也该休息了。」

「我也附议!」

利医师举手、瞄了一眼葳葳,「接下来我要请婚假,暂时没办法帮忙医院。」

同事们惊喜交加、恭贺这对佳人将成「家人」,阿沧惊喜的睁大双眼,「恭喜学弟!动作这么快!你们不是才交往几个月吗?」

瞥见葳葳满脸通红、害羞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似的,利医师伸出手、帅气的把她拉到身后藏着,「缘份难得,所以我们需要更多人手,让有情人们赶紧结婚。」

「对了,小茴院长,助理也需再增加一至两位,因为……我求婚成功了。」

大康和阿暖默契的举起左手、相视而笑,两人无名指上的钻戒,闪耀着幸福光芒。

会议决议通过,聘请资深兽医担任院长职务、并增聘一位助理来襄助院长。

————

「心中切勿燃起妒火,否则将会燃烧所有。」

灰鹦鹉小啵说完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后,在杆子上扬了扬翅膀,接着把头一歪,任凭阿沧怎么问、就是不答理。

「什么跟什么啊!听不懂,鹦鹉界算你最难搞,什么都问不出来!」

他有点后悔领养这只、总把话说一半的蠢鸟,「有什么好嫉妒?」

「阿沧哥,开会啰!」

阿暖打开咨询室的门,小啵立刻腾空飞起、停在她肩上,「阿暖!吃!要吃!」

她笑了笑、把它栖息的杆子取走,「你乖乖的不吵,我就切木瓜请你吃!」

「谢啦!快把这只蠢鸟给我弄走!」

阿沧感激望了一眼阿暖,而后走向会议室。

「不会吧!」

接过履历表的手正轻微颤抖,阿沧看见一个熟面孔,「是老乔!」

脑海瞬时出现热闹的球场画面,一位阳光健美、高壮帅气的男孩抱着篮球进场,身后响起女孩们的尖叫欢呼声,包括小茴。

绰号「老乔」的乔医师,是阿沧高中到大学的同学,他们都喜欢小茴、却未曾当面竞争过,只因小茴的父亲端出「禁恋令」:大学毕业之前,不准谈恋爱。

「学长,老乔向我告白了耶!」

十九岁的小茴站在阳台,双眼闪烁着喜悦的光彩,二十一岁的阿沧闻毕心里一涩,眉间深锁。

他们是邻居,在同一所高中陆续毕业、考取兽医系后,成为学长与学妹。

「如果妳喜欢他,那就答应啊!」

小茴娇柔一笑,他从未见过她展露出这样的笑颜,「不可能啦!你也知道,我爸不准我谈恋爱呀!」

阿沧深深的望着为情所困的小茴,心里隐隐作痛,「妳放弃医学系而选填兽医系,不都是为了老乔吗?」

「算了啦!感情的事,等毕业后再说吧!」

小茴叹了口气,眼底闪烁着不安,「况且,老乔身边围绕着好多女孩,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真心喜欢我。」

月光柔和的洒在小茴白晰清秀的脸上,阿沧欲言又止,他也喜欢小茴、也想开口告白,却又不忍再增加她的困扰。

「学长!学长?你觉得这三位兽医师如何呀?」

小茴的话,把阿沧的思绪拉回现下,还拿着履历表的他愣了愣,「我没意见,妳觉得好就好。」

————

「有什么好担心的!学长,你们有深厚的感情基础,还怕他什么啊!」

利医师看出阿沧落寞的神情,觑了个空、来咨询室探望他,「唉!阿利,你是我的直属学弟,知道她曾经很喜欢老乔。」

「别这样,乔学长来上班,正好检验你们的感情啊!通过考验,我们就等着吃喜酒啦!」

他瞥了一眼利医师,「学弟还是一样乐观哪!结婚的事,办得怎样?」

「我们不宴客,已去户政事务所登记结婚,双方父母都同意。」

看着学弟一脸幸福的样子,阿沧羡慕极了!他没有利医师的贴心,也没有老乔的浪漫,这盘棋怎么下都是输。

「向大家介绍,这位是新任院长,也是我学长!」

老乔通过面试,阿沧一点也不意外,只是,老乔来上班的第一天,他瞥见小茴光裸着白晰的脖根,那条他们的定情信物钻石项链,不知何时已被取下。

「大家好!哟,阿沧,你这老同学居然也在!当兽医吗?」

老乔外型尚显俊朗、但眼神却变得锐利,正打量着眼前好久不见的同学,小茴笑着趋近他们,「乔学长,阿沧学长现在可是本院最炙手可热的动物沟通师哟!」

「哎!学妹,这东西太让人诟病,学长我修过动物心理学,动物沟通是以话术套出饲主对宠物的心愿与冀求,阿沧,你放着兽医不做,竟做这种诈财的幌子!」

阿沧默不作声、手里翻着预约单,他只知道,动物沟通是良心事业,凭着道德良知与特殊能力做事,他收的费用可说是业界最便宜,有时甚至不收费,何来诈财?

看着小茴漂亮的杏眼里迸发出仰慕的烟火,阿沧想起利医师所说的考验,已悄然开始。

————

「心中切勿燃起妒火,否则将会燃烧所有。」

小啵拍着翅膀,发出「嘎!嘎!」的声响,阿沧不耐烦的挥手,「蠢鸟!从头到尾就只会说这一句!要不就把话说清楚、要不就闭上嘴巴,不要让我后悔收留你!」

一个月前,小啵被弃置在动物医院门前,以一口纸箱装着,不管阿沧问了什么,它一概只回答这句话。

调阅附近的监视器,阿沧查出是一名中年妇女,他已去警局备案、并在医院门口和附近公共布告栏张贴寻主人启事、却乏人问津,他只得暂时收养小啵。

「学长,下班后留下来,我点了外卖、庆祝院长就职第一周!」

眼尖的阿沧、瞥见小茴双耳闪烁着透亮的绿色光彩,「新耳环很好看。」他比了比自己的耳朵,小茴害羞的低下头,「啊!是乔学长刚才送我的。」

「学长,他送我礼物,您不介意吧?」

「他说,这是他大学毕业那年买的,本来要拿到学校送我,没想到,家人竟仓促安排他出国留学……」

老乔出国的那天,小茴喝得醉醺醺、跑到阿沧家,抱着他痛哭一场;阿沧是个君子、没有趁人之危,把小茴安全的送到家,还被她父亲骂了一顿。

「骗人!骗人!」

小啵在小茴离开咨询室后,自隐密的角落飞冲了出来,「嘎!嘎!」

「闭上你的鸟嘴!你又不跟我沟通,说这个干嘛?」

「小茴,耳环,祖母绿,院长,父母,求婚,信物,不是买!」

小啵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以念力传达给阿沧,「你是说,小茴戴着的祖母绿耳环,是老乔父母的求婚信物,要承传给未来的媳妇?」

「嘎!嘎!」

小啵点点头,它竖起羽毛、模样看来疲累极了!休息片刻后,飞出咨询室找阿暖讨食,阿沧则瘫坐在椅子上、惊愕的不能言语。

————

「我需要办公室来综理行政事务,院长助理奈奈也得有个座位。」

院长在开会时、突然提出需求,「目前咨询室的位置、适合改装为院长办公室,我建议咨询室迁至二楼。」

「院长,二楼是病房区,咨询室搬上去、会打扰到正在休息的动物们。」

利医师接着说,「动物沟通业务繁忙、进出者众,在一楼是最适合不过的;倒是院长室,建议安排在二楼,既安静、查房也方便。」

阿沧瞄了一眼小茴,她的表情看来很犹豫,「利医师说得对,本院亦接收其他医院转介来的个案,的确不适合搬迁。」

「这不成问题!我本身也具有动物沟通能力与证照,咨询室改装为院长室,更可为本院分担咨询工作,若二楼不适合做咨询室、可改为三楼,反正有电梯。是吧,小茴?」

小茴望着阿沧,那对璀璨的祖母绿耳环,在此刻真是刺眼! 「呃……不然这样吧!大家来投票,如何呀?」

「哇!担任贵院的院长一点实权都没有,连这等小事都要投票?」

院长勾起一抹微笑、环顾着同仁,阿沧看出,这是他怒火中烧的表情,「喔!原来院长也有动物沟通的执照!太棒了!等会我有些案子,就交给院长沟通了!」

阿沧微笑着说,「麻烦院长在咨询前、把动物沟通证照影本挂在咨询室。」

会议结束后,阿沧信步走向三楼、停在更衣室前,记忆回到向小茴告白的那天,「阿沧哥,你还好吗?」大康不放心的跟了上来,「大康,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

「哎呀!院长,您可真会说话!谢谢您的沟通,我家珍珠一定很开心!」

李妈妈笑着把爱宠球蠎收进外出笼、开心的走到柜台结帐,「李妈妈,笑得这么开心呀?」小茴好奇的跟过来,「是呀!院长把我家珍珠的难题给解了!」

「听他在胡说八道!我根本没生病!」

珍珠在笼子里生闷气,「我只是准备脱皮,才会不吃不喝、无精打采!」这些话,刚好收入阿沧耳里,「李妈妈,请等一下!」

「请在珍珠的卧房放一盆水和石头,过几天会用到。」

李妈妈疑惑的望着阿沧,「为什么?你们院长说,小珍珠只要补充钙粉和维生素,就会有精神!」

阿沧转头瞥了一眼院长,「是的,奈奈,快帮李妈妈结帐,OK?」院长边翻着预约表、边催促助理。

「唉!他根本听不见我的声音啊!」

珍珠闭上双眼、在笼子里叹息,「别这样嘛!吃点钙粉和维生素也不错,可以帮助脱皮。」阿沧以念力安慰着。

————

「阿沧,你是心有不甘吗?为何对我的顾客说那些话?」

院长表情不悦,「是因为我把你赶到三楼而记恨?」

「你根本没听懂珍珠说什么,我才会帮忙补充!」

阿沧放大声量,「你光是用心理学那一套唬弄饲主,是会害到宠物的!珍珠不过是准备脱皮,却被你硬拗为营养不足!」

阿沧瞪大双眼、指着院长的鼻子,「你向饲主敛财、我不在乎,我的底线是,无论如何,都不可以伤害动物!」

院长气得拍开他的手,「你这是什么态度?」

「什么动物沟通、都是骗人的把戏!那张License(执照),只要砸大钱去上课考试就会核发!」

小茴从门外听见争执声、赶紧敲门进来缓颊,「学妹,妳来得正好!」

「明天开始,我们动物医院不会再有『动物沟通师』这种骗人的职业!」

院长叉着腰、气虎虎的嚷着,「发生什么事了呢?两位学长好好说,别动怒啊!」

「喔!原来院长的证照是砸钱买来的,怪不得听不懂动物的心声,还向饲主胡诌。」

阿沧僵着脸、望向小茴,从她的眼底、看出她的心,「学长,院长刚来不到一个月,需要同仁的包容与协助,有什么事,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嘛!」

「不必商量!我是院长,有资格支配人事权!」

看着小茴还想说什么,阿沧不忍她左右为难,「好,我走!」

————

隔天,阿沧抱着一箱私人物品、往医院门口走去。

「学长……」

小茴泪水盈眶、揪着他的衣角,阿沧无奈回头一望,「这里没有我的立足之地,我走之后,妳自己保重。」

「阿沧哥,你没有错,可以不必走!」

大康想拦着阿沧,却被阿暖阻止,她太清楚阿沧的个性,不是被拦住就不会走的,「阿沧哥,请和我们保持联络!」

一只猫挡在动物医院的门口,仔细一看、竟是灰月! 「不要走!你是好人,要有好报!」

「不要走!」

「不要走!」

曾被阿沧帮助过的动物们,听闻消息全都赶来,猫、狗、鸟、兔、鼠还有蛇与刺猬……等等,把医院门口挤得水泄不通。

「大康!把它们通通赶走!」

院长气急败坏的发号施令,大康却默默的转身离去,「阿暖、奈奈、田中!快来帮忙啊!」

员工们袖手旁观、漠然置之,小茴亦束手无策,院长只得取来扫把赶跑动物们。

没料想动物们竟愈赶愈多,还有更多的鸟儿、鼠类和个头小的动物、昆虫们,全从门缝、窗外钻了进来。

「阿沧!你搞来的事情、你自己解决!」

院长大吼一声,他的右脚踝被一只可爱的天竺鼠咬了一口,一只小巧的绿绣眼啄伤他的耳朵,「停!你们快停下来!」

「你们不要这样!灰月,你赶紧回家,我会抽空去看你!」

灰月「喵!」的一声、仍不肯走,「孩子们,我相信缘份,只要有缘,我们一定会再相见,不论身在何处。」

「你们知道我对小茴的心意,爱护她、把她看得比自己重要,所以希望大家赶紧离开,不要造成她的困扰。」

「沧,笨!医院,小茴,让人!」

小啵噙着泪水、自医院深处飞了出来,差点撞上玻璃门,「带我走!」

「你是创始院长,怎么不把医院抢回来?」

灰月深深的望着阿沧,「孩子们,万事万物讲求一个缘字,是你的、别人抢不走,不是你的、别人想拿也拿不到,不如随缘、心里还自在些。」

「那小茴怎么办呀!」

青竹丝吐着蛇信、爬到阿沧身上撒娇,「我们阿沧娶不到老婆啰!」

「人与人之间,更是缘份的组合呀!这起事件正好考验我们的感情,若因此错失小茴,我仍会祝福她和院长。」

不久后,动物们吱吱喳喳的散去,阿沧把小啵交给阿暖,而后抱着纸箱、头也不回的离开动物医院。

 

明德网首发,版权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