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連載】聽見動物的心聲 獸醫小茴的貓咪、媽咪和爸比

0
435
動物的眼睛與人類結構不同,可以看到另外空間的生命。(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翁宇  (原題:動物溝通師—起始)

冬日清晨、天色微亮,中醫診所厚重的鐵捲門、被一股勁兒「唰啦!」的搬上來,中醫師阿堂環顧四周,發現一隻黑貓倒臥在門口,他趕緊以自製小擔架,把黑貓小心翼翼的捧進屋裡。

「爸!你又來了!」

聲音從餐廳裡傳來,是阿堂十七歲的女兒小茴,穿著筆挺的高中制服、皺著眉頭走出來,「您沒有獸醫師的執照,怎麼可以救治小動物呢?」

「爸,您篤信佛學,若把貓咪治壞了,您不也是在殺生嗎?」

阿堂沒搭理女兒,戴上老花眼鏡、為黑貓清潔傷口,見父親不聽勸,小茴跺跺腳、揹起書包,賭氣的上學去。

「武士啊,我若治壞了你,不會怪我吧?」

阿堂以中藥泥敷在黑貓的傷口上,黑貓「喵!」了一聲,金色的瞳孔寫滿信任,「你每次打架受傷都來找我,乾脆住在我這裡,不要再流浪了,好嗎?」

黑貓閉上雙眼、不理會阿堂,「好吧。如果有一天你累了,想要找個家,你就過來,不要再流浪了。」

「這是我的使命,我可不能鬆懈。」

黑貓突然說話,但毛絨絨的嘴巴並沒有動,阿堂嚇了一跳!「誰?誰在說話?」

「我是武士,每種花色的貓,在生存的環境中,有著不同的任務,我們黑貓,是貓界的軍警,負責剋煞、守衛、驅逐入侵者。」

「這就是為什麼,我無法成為家貓。」

黑貓望著一臉驚愕的阿堂,他停下忙碌的雙手、顫抖著嘴唇問:「是……是你在說話嗎?」

「當然,這裡只有你和我。」

看著那雙金色瞳孔,阿堂毛骨悚然、全身起滿雞皮疙瘩,「為……為什麼我、我聽得見你的聲音……?」

「你本來就聽得到,這是人類的本能之一。」

黑貓舔舔嘴唇、繼續以念力說:「神明在創造萬物之靈人類時,賦予人類和地球所有生命溝通的能力,以取得環境平衡;但現代人過份依賴科技,逐漸的忘記神賜給的能力。」

阿堂扶好老花眼鏡,心驚膽顫、抖著雙手、為黑貓包紮傷口,豆大的汗水不停滑落、遮蔽視線,他頻頻以手帕拭汗。

「你是好人,好人會有好報,告辭了。」

黑貓說罷,勉強的支起身子、踉蹌的站了起來,模樣看來有些狼狽,雙眼卻炯炯有神,「啊!等等!不要舔舐傷口,以免裂開滲血、引起細菌感染,記得三天後再回來檢查傷勢!」

話還沒交待完,黑貓即一躍而下、倉促離開,留下驚魂未定的阿堂、愕然的望著門口。

這是阿堂第一次,聽見動物的心聲。

————

三日後,同一時間,黑貓依約到訪,嘴裡叼著一隻垂死的玳瑁色幼貓,阿堂趕緊把幼貓捧進屋裡,「哎呀!這……有難度啊!」

「爸!怎麼了?」

小茴嘴裡啃著吐司、從餐廳走出來,瞥見那日傷勢嚴重、生死未卜的黑貓,現在竟好端端的坐在父親腳邊,她驚訝的瞪大雙眼。

「唉!小茴妳看,這隻小貓被狗追咬,外表看來沒事、卻有嚴重內傷,現代的中醫只留傳藥方、未傳承急救技術,光憑診脈,是無法起死回生的。」

幼貓奄奄一息的躺在桌上,「爸,我來試試看吧!」小茴溫柔的以毛巾布裹著幼貓、抱在懷裡,像個呵護孩子的小媽媽,她取來熱水袋為幼貓增溫、不停的輕聲鼓勵牠。

「她和她媽媽長得好像,都有一顆善良溫暖的心。」

黑貓仰望著小茴的身影,阿堂驚訝的說:「你認識我太太?她走了五年,而你才三歲半,怎麼會認識呢?」

「動物的眼睛與人類結構不同,可以看到另外空間的生命,況且,這一帶的貓都認識她。」

黑貓目光深遠的仰望小茴,「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在我們心裡一清二楚。」

阿堂嘆了口氣,「生死皆有定數,幼貓這麼小,卻要承受生死之苦;我太太心地善良,卻這麼早就離世。」

「來吧!讓我看看你的傷勢恢復得如何。」

他拍拍診療桌,黑貓借力使力、輕巧的躍上桌子。

「託你的福,傷口好多了,也不太疼。」

像個黑色絨布娃娃似的,黑貓趴在桌上、乖乖的任阿堂檢視傷口,「恢復得很好,今天換好藥之後,隔一個禮拜再來。」

————

在小茴的仔細照料下,一週後,幼貓竟能好奇走動、四處探索,阿堂訝異極了!

「爸,我們養牠好不好?」

小茴一把抱起幼貓,思考該給牠取什麼名字,幼貓安靜的躺在小茴手上,黑色瞳孔在小小眼眶裡打轉。

「喔?平時最討厭爸爸撿拾動物回來醫治的妳,竟然也有開口養寵物的一天?」

小茴溫柔撫著幼貓細軟的毛髮,「照顧牠的過程中,我不斷的想起、曾經這麼用心照料我的媽媽。」

阿堂突然沉默不語、陷入回憶的枷鎖,妻子婉約的身影彷彿還在眼前,微笑的拿著食盆在門口餵街貓。

「牠們捕捉獵物就會活,妳何必餵食?」

阿堂猶記當時,不能理解妻子的舉動,妻子莞爾一笑,「平時我不會餵養流浪動物,是因為這一帶有隻母貓生小寶寶,要吃營養些、才好分泌乳汁。」

「還記得,你過世妻子的心願嗎?」

黑貓突然喵了一聲、喚醒沉思的阿堂,等他回過神,小茴已抱著幼貓上樓,「什麼心願?」

「小茴快樂的成長、未來走好自己的路,是她媽媽的希望。」

————

小茴撫著貓咪玳瑁色的毛髮,聽見玻璃門被開啟的「叮咚」聲,「爸,您來啦?今天病患多嗎?」

「還好,最近診所請來一位柳醫師幫忙,我輕鬆多了。」

阿堂邊說、邊摘下眼鏡、仔細的看著女兒手中的貓咪,「喔,你就是茯苓的女兒,叫豆蔻是吧?好名字,豆蔻可以化濕行氣,又能開胃消食,是一味良藥。」

「爸!你怎麼知道牠的名字?!」

飲著阿暖端來的熱茶,阿堂舒心的瞇著眼,「我當然知道啦!茯苓生了一窩小貓,只有豆蔻是玳瑁色,其餘都是橘貓,真是特別!」

聽見聲如洪鐘的阿堂到來,阿滄趕緊來到診療區,「伯父好!」

「好哇!聽說,你跟我女兒在交往,是真的嗎?」

阿堂斜斜的睨了阿滄一眼,表情有些嚴肅;阿滄聽聞後受到驚嚇、快速倒退三步,「哎喲!爸!你是聽誰在八卦啦!我們才沒有!」小茴向阿滄使了個眼色、暗示他離開現場。

「伯、伯父,我、我昨天向小茴告白成功、今、今天正式交往,希、希望伯父祝福我們!」

阿滄漲紅著臉、向阿堂行九十度鞠躬禮,「我、我會好好照、照顧小茴!」

瞄了瞄表情極不自然的兩人,阿堂臉龐剛硬的線條柔軟了些,「嗯,明天休診,你們去親自告訴小茴的媽媽吧。」

「爸,你不反對我們?」

小茴放開豆蔻、站在阿滄身邊,阿堂看著眼前這對璧人,緩緩的點頭,「父母難為。從小妳要什麼、爸爸都順著妳,唯有感情方面,爸爸怕妳受傷,一直不准妳交男朋友。」

「武士曾告訴我,過於恐懼的執念會害了妳,順其自然最為好。」

阿堂把老花眼鏡架在鼻樑、仔細端詳兩人,阿滄悄然握著小茴的手,給她溫暖與勇氣。

「好了,先這樣吧!明天早上來接我,一起去。」

阿堂自椅子上站起來,頭也不回的離開。

————

「媽……我是小茴,我好想妳……」

偌大的墓園只有三個人,阿堂故意站在遠處,讓小茴和母親好好說話。

突然,不知哪來的小黑貓、在他腳邊磨蹭,阿堂眉頭一皺,「嘖!墓園『鑽出』黑貓,不吉祥。」

「墓園當然『專出』黑貓啦!因為我們的工作就是剋煞!」

「阿滄是好人,好人會有好報。」

「喵!」了一聲,小黑貓一屁股坐下來舔理毛髮,阿堂忽然憶起老友武士、也曾說過同樣的話,「可是好人不長命,你看我太太,都過世好久囉!」

「她是好人,早就投胎到富貴人家、享福去囉!」

小黑貓刻意學著阿堂的口音,把阿堂逗笑了,小黑貓繼續傳達念力:「你太太雖然不長命,但因為做好事、積福德,加上遭遇車禍、消去大惡業,現在才能過上好日子。」

「你能告訴我,她現在住哪裡呢?我想看看她。」

阿堂蹲了下來,想多聽一些妻子的事,小黑貓卻不說話了。

「爸,我們跟媽說了。」

阿堂點點頭,看著女兒和阿滄,「還記得,我為什麼一開始不讓妳領養茯苓嗎?」

小茴搖搖頭,「可是您也沒有堅持很久,就同意讓我養牠啦!」

「在妳十二歲那年,妳媽為了拯救一隻玳瑁幼貓,衝到馬路中央、慘遭來不及煞住的卡車碾斃。」

「那時,我很害怕,一旦妳領養了茯苓,恐怕會步上妳媽媽的後塵。」

小茴難過的低下頭,「爸,對不起,我讓您擔心了。」

「阿滄,以後,就換你守護小茴。」

阿堂笑逐顏開,拍了拍阿滄厚實的肩膀,身後的黑貓輕輕點頭,而後轉身離去。

 

明德網首發,版權作者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