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连载】我的桃花在哪里?动物沟通师助理阿暖的寻爱冒险

0
1208
人与人之间的相遇、相处,都是缘份所致,不是强求就能改变。

作者:翁宇   (原题:动物沟通师—决择)

阿沧拿出雕工精细、刻满符咒的长形木牌,口里喃喃念着咒语,阿暖身上的狐妖猛然现形,张牙舞爪、奋力扑向阿沧。

————

平时不论寒暑、风雨无阻,总是最早抵达动物医院的阿暖,今日却不见她的人影。

「大康!阿暖呢?」

阿沧皱着眉头、焦虑的翻阅当日约诊单,助理大康戴着手套,仔细清洁、消毒诊疗区,「她今天请假。」

元老级的兽医助理大康身形高壮、再重的宠物都抱得动,精通各项助理工作,协助兽医师诊疗得心应手。

他的个性内向腼腆、木讷寡言,工作认真负责、动作敏捷,为动物医院培训不少精明干练的助理,包括阿暖。

「怎么会这样?她从不请假的!」

小茴端着水杯走来、漾开意味深长的笑容:「学长,你该不会是在想念阿暖妹妹吧?」

阿沧甩甩头,把约诊单放回架上,「我竟不知『我的助理』今天请假!」他愠怒的走回咨商室,小茴赶紧唤来大康,「你快跟上去帮忙,别让火山爆发。」

————

阿暖手握三枝清香、弓着背、虔敬的膜拜着。

她面前是一尊雕塑奇特的小像,耳长嘴尖、似狐类犬,香烟缭绕、薰得雕像乌黑发亮。

一位打扮妖娆的中年女子端着水杯、扭着腰枝朝她走来,「快喝下这杯符咒水,待会儿香枝燃尽、添个香油钱,仪式就完成了。」

阿暖接过水杯,那水质混浊、似掺杂了什么物质,她不敢入口,女子白了一眼,「放心的喝吧!那是茶叶水搅和符咒灰,喝下去大仙才能帮妳。」

「另外,阿暖这名字太俗气,我请大仙帮妳合了个英文名字,以后就叫Natasha吧!」

女子媚态十足的甩甩一头长卷发,眨眨妆感浓厚的双眼、嗲声嗲气的说,顺手从阿暖手中、抽走数张千元大钞。

「啊!」

奉行节俭的阿暖惊呼一声、心疼着那几千块钱,女子瞟了她一眼,「就这么点儿,还算少了呢!」

「哎,等妳把男人的心抢回来,再多添点香油钱。」

听见「男人」这个关键字,阿暖心里发怔、回忆着那日,阿沧向小茴告白的画面。

那日,她藏身在女更衣室里的厕所、听见阿沧的告白,而后,小茴的胸前戴上一条闪耀夺目的钻石项链,是他们的定情信物。

钻石上的光芒,闪得阿暖双眼都刺痛了。

————

大康拿着扫把、在门口扫地,听见高跟鞋「咯噔、咯噔」的声音,他望着从远处走来的俏丽女子。

一周前,阿暖来了通电话、一口气请了七天的年休假,请完假就搞失踪,不交班也不接电话,不负责的行为,把阿沧给气坏了!

所幸先前大康苦心培训的助理葳葳,在这七天派上用场。

女子趋前打招呼,定睛一看,大康发现眼前打扮时尚、妆容稍浓的女子竟是阿暖!

「早啊!大康哥!」

那媚态的笑靥,看得他眉间一皱、浑身不自在,「阿暖,这几天妳去哪里?妳手机都关机!」

「从今起,请唤我Natasha。这几天我都在上课,抱歉啦!课程紧凑、实在没法接电话!」

大康脸色一敛,「现在都九点了,这么晚才到班!打完卡赶紧消毒器械。」

「哎哟!大康哥,我这叫准时到班,医院规定本就是九点上班啊!」

「消毒水好伤手、蒸气很烫人!消毒器械这么棘手的工作,就从今天开始、由助理们轮流做,您说好不好?」

阿暖尖细着嗓音、边说边呶嘴,还摆出祈求的手势,看来极不自然。

「工作上的事,妳得跟阿沧哥讨论。」

每天早来晚走、做事勤勤恳恳的阿暖,突然计较起工作与工时,让大康深觉不可思议!他低头专心扫地、不愿看她,甚至刻意闭气、借以逃开袭卷而来的香水味。

————

「阿暖!」

阿沧大喊一声,与一条被绑着的德国狼犬对峙,牙龈都掀了出来,饲主王小姐表情尴尬而害怕、站在一旁不知所措,「阿暖!」阿沧吼得更大声了。

阿暖扭腰摆臀的走来,嘴里念叨着:「喊那么大声干嘛呀!不就来了吗?」

「王小姐,这边请,我们动物沟通师正在为您的爱犬『服务』,请跟我到休息室,好吗?」

她抛了个媚眼、让饲主怏然不悦,她的爱犬方才还好好的,一看见动物沟通师、立即燃起敌意狂吠,教她怎么放心把狗放在这里?

「王小姐,请放心,我们动物沟通师很专业,保证您的狗狗一定没事,我们出去休息等候吧!」

那矫情的嗓音听得她耳朵发麻、过浓的香水味令她想要打喷嚏,阿暖的外型与言词,让饲主一点也不舒心。

「不、不必了!」

饲主忽然冲向狼犬,抖着手、解开它的牵绳,「我、我下次再来!」

话一说完、立刻牵着狼犬走向柜台、结帐离开。

阿沧愤怒的瞪着阿暖、气得说不出话来,他仔细的端详她,发现她变了!不是变得漂亮,而是憔悴得连黑眼圈都跑出来。

「算了,去帮我订午餐。」

「啊?」

阿暖睁大双眼、眨动长卷的假睫毛,「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在订?」

「错了!每次都是妳『主动』帮我订午餐,唯独今天是我叫妳订餐,快去!」

————

午餐时刻,餐桌上出现一道道美食,有烤鸡、炸鸡,广式玫瑰油鸡和台式白斩鸡……等等,鸡肉料理种类繁多。

「这也太多了吧!」

小茴惊声说道,「我们吃得完吗?」

大康拿来刀叉、把鸡肉分为一人一份,「今天沧哥请客。」

同事们闻香而至,纷纷拉开椅子、坐定后吃了起来。

席间,阿沧的双眼一直紧盯阿暖,她狼吞虎咽的吃得很香,连鸡骨头都不放过。

她一份吃不够、又取了一盘来吃,风卷残云的吃光一盘、又拿来一盘,迅速清空成堆的熟鸡肉,把同事们看得目瞪口呆。

「阿暖,如果我没记错,妳是爱护动物的茹素者,怎么今天也跟着吃起肉来?」

阿沧一改常态的口气变得和善,阿暖抽了张卫生纸、拭净一嘴的油、害羞的点头,「阿沧哥,以后请叫我Natasha,阿暖这名字实在太俗气。」

「太拗口了,阿暖是好名字,人暖、心也暖。」

一席话把阿暖哄得心花怒放,唇边漾起一朵甜笑,「阿沧哥,等一下有空吗?我想跟您讨论事情。」

「那吃饱后到咨询室,我也有事要和妳聊聊。」

端起饭碗、扒了一口饭,阿沧的神情蓦然转为阴郁。

————

『学长,你还好吗? 』

小茴在手机简讯上、打了一行字,稍早在饭桌上,她瞧见阿沧望着阿暖、脸色愈发不对劲。

『小茴,我下午请假,除了妳父亲之外,谁都不准靠近咨询室。 』

阿沧回覆简讯后,拉开抽屉、抽出一个长方形的木盒,仔细检视着。

「阿沧哥,我可以进来吗?」

阿暖怯生生的走入咨询室,他伸出右手示意,「请坐。」

「我想问您……为什么喜欢小茴……?」

阿暖紧张的揪着衣角,「只因她是兽医、薪水比较高?」

阿沧眉间深锁,把木盒放在办公桌,「一向公事公办、不探询私事的妳,何时变得如此八卦?」

「我们认识的时间比小茴还久,我不懂,为什么我会输给她?」

「小茴个子矮、不漂亮又不懂得打扮,唯一优势,只是薪水比较高……」

阿沧的脸色愈发难看,「不准攻击我女朋友!」

「人与人之间的相遇、相处,都是缘份所致,不是强求就能改变。」

「我的择偶条件没有薪资高低,只有缘份深浅;小茴是我大学时期的邻居,我喜欢她很久了。」

阿暖惊愕失色、站了起来,「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何当初选我做助手、还对我这么温柔,让我误会了这么久?」

「我对助理的态度都一样,不相信的话,妳可以问葳葳,她在妳消失的这七天,帮我很多忙。」

阿沧凛然直视阿暖的双眼,仿佛从她眼底看见了什么。

————

「爸,他们还在谈话吗?」

小茴惴惴不安的望着父亲,阿堂一接到阿沧的电话,立刻下诊、驱车赶来。

「看来有些棘手。」

阿堂背着手、在咨询室门外转了一圈,「不晓得我的方法管不管用。」

下午小茴休诊,父女俩坐在会客室泡茶,「阿暖到底发生什么事,怎么个性变化这么大?」

阿堂叹了口气,「万事归于一心,遇到任何事情,只要往心里探索、答案定会呼之欲出;向外寻找答案,只会让问题愈来愈严重。」

这句话听得小茴似懂非懂,「咦?为什么不能向外求取答案?阿暖到底发生什么事?」

啜饮一口热茶、阿堂正要回话,忽然自咨询室传来「哐啷!」的一声,似是物品摔碎的声音,阿堂赶忙冲了进去。

————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阿暖捂住双耳、放声尖叫,「你践踏了我的感情!我要你负责!」

阿沧冷眼看着她撒娇不成、转为撒泼,已超出阿暖原先善良的秉性,「妳不是阿暖。」

「我从不处理人类的事,因为人类的状况太复杂。」

「但这次是例外,因为妳是我最得力的助手。」

打开长形木盒上盖,阿沧拿出一块雕工精细、刻满符咒的长形木牌,这是阿堂稍早托人送来的。

「现形吧!不要躲在我助手背后做坏事!」

阿沧把木牌对准阿暖、口里念念有词,阿暖顿时感觉头痛欲裂而抱头惨叫!

「啊!你在做什么?快停止!」

「这块木牌可是纯阳之物,专治动物邪灵之阴毒,快现形吧!」

阿暖一阵哀嚎,而后晕倒在地,瞬间,有个「东西」从她身上「爬」了出来,竟是一尾狐妖!

那狐妖外型狐头人身、臀后张着九条大尾巴,身上穿着古装袍服,表情愤怒至极!

它张牙舞爪、扑向阿沧,随即被木牌上的法力震飞,九条尾巴立刻少了一条!

「九尾妖狐,速速离开阿暖!否则别怪我收拾你!」

「哼!此事岂能怪罪本仙?她来庙里祈求本仙帮忙,本仙一向来者不拒,有钱好办事!」

拍了拍衣袖,狐妖心想:『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 』

它朝着阿沧吹了一口气、使他陷入幻境。

幻境以走马灯的形式,上演着自己曾与阿暖契合的互动,她的一颦一笑、温柔体贴、心思细密……各项优点迅速占满阿沧的脑容量、甩都甩不掉!

「哈哈哈!人类真是脆弱,唬弄一下就够他累的。收工!」

狐妖在阿暖身上点了几个穴道,一团散发白色光芒的小球,从她眉间的印堂穴升起,把狐妖的双眼都照亮了!

猛然一个棒子、击中狐妖的天灵盖、狐妖应声倒地!那白色小球又回归阿暖的印堂穴。

「坏家伙!想得到人类的精气,哪有这么简单的事!」

阿堂以手掌轻敲阿沧的脖后根,幻境瞬时消散。

「伯父,谢谢你!」

阿沧身手敏捷的举起木牌、趋进狐妖,口里喃喃念着咒语,只听狐妖一声惨叫,化做一股黑雾、消散无踪。

————

「唔……这是哪里……?」

阿暖环顾四周,看见趴在她身旁睡觉的大康,「啊!妳醒了!太好了!」小茴提着一个保温罐、走了进来。

「这是我的房间,妳昏倒了,我请大康把妳抱到楼上休息;因为疫情的关系、不适合送妳去医院,我咨询了几位医师朋友、也请他们来帮妳看诊,所幸没有大碍。」

「倒是大康,可真累坏了!自愿留下来照顾妳三天。既然醒来,快去刷牙洗脸,尝尝我为妳熬的海鲜粥!」

打开保温罐、小茴笑咪咪的倒出热腾腾的粥品,阿暖心里一阵酸楚,明白自己确实输给大度豁达的小茴。

「过去有句话: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

阿沧皱着脸、走入房间,「阿暖,妳拜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差点害惨我了!」

那日陷入幻境的情景余悸犹存,阿沧叹了口气,「幸好伯父借给我道家的驱邪法器,大家才能平安的坐在这里聊天。」

「对不起……」

双手捂着脸、阿暖哭了起来,大康为她递上面纸,「哎哟!不做女朋友,我们也还是朋友啊!」

阿沧表情线条变得柔和,「妳跟在我身边工作这么多年,如果我喜欢妳,早就告白了,哪还会等到现在?」

阿暖噙着泪水、抿着唇,点点头,「阿沧哥、小茴,对不起……」她转头望着大康,「谢谢你,大康……」

「我爸说得真对!」

一朵深意的笑容漾在小茴唇边,「遇到任何事情,只要往心里探索、答案定会呼之欲出。」

「阿暖也可以探询自己的内心,妳适合的对象,也许就在身边喔!」

————

「不修行的人,身体是极为脆弱的,那天若不是我在,你早已迷在幻境之中。」

阿堂严肃的望着阿沧,「我这道家的法门,只能师父领着徒弟单独修行,一个接一个、一代传一代,我挑选你做徒弟,可是经过严格考量。」

「喔!不必了。我对伯父有怨气,在怨气消除之前,我可不会修你那个东西!」

阿沧双手抱胸、噘着嘴,「我喜欢小茴很久了,从大学时期就追求她,那时你拒绝的原因,是我们年纪还小,可是毕业后,你还是一味的阻止我们交往。」

「哈哈哈!」

阿堂忽然仰首大笑,「傻孩子!这是准岳父对准女婿的考验啊!我怎知你是否真心喜欢我家小茴?」

「事实证明,这些年来你是真心的爱她、守护她,所以上次我不就答应了吗?」

阿沧害羞的搔搔头,「那、那就谢谢伯父的『考验』!至于修行的事,我会慎重考虑的。」

阿堂点点头,阿暖微笑的在空杯里添上热茶,他啜饮一口、畅然一笑,「还是阿暖泡的茶最好喝了!」

阿暖开心的笑着,她又恢复为干净利索、勤劳朴实的个性,「祝你们聊得愉快!我得趁大伙儿下班后、来消毒诊间。」

 

明德网首发,版权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