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連載】我的桃花在哪裡?動物溝通師助理阿暖的尋愛冒險

0
628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相處,都是緣份所致,不是強求就能改變。(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翁宇   (原題:動物溝通師—決擇)

阿滄拿出雕工精細、刻滿符咒的長形木牌,口裡喃喃唸著咒語,阿暖身上的狐妖猛然現形,張牙舞爪、奮力撲向阿滄。

————

平時不論寒暑、風雨無阻,總是最早抵達動物醫院的阿暖,今日卻不見她的人影。

「大康!阿暖呢?」

阿滄皺著眉頭、焦慮的翻閱當日約診單,助理大康戴著手套,仔細清潔、消毒診療區,「她今天請假。」

元老級的獸醫助理大康身形高壯、再重的寵物都抱得動,精通各項助理工作,協助獸醫師診療得心應手。

他的個性內向靦腆、木訥寡言,工作認真負責、動作敏捷,為動物醫院培訓不少精明幹練的助理,包括阿暖。

「怎麼會這樣?她從不請假的!」

小茴端著水杯走來、漾開意味深長的笑容:「學長,你該不會是在想念阿暖妹妹吧?」

阿滄甩甩頭,把約診單放回架上,「我竟不知『我的助理』今天請假!」他慍怒的走回諮商室,小茴趕緊喚來大康,「你快跟上去幫忙,別讓火山爆發。」

————

阿暖手握三枝清香、弓著背、虔敬的膜拜著。

她面前是一尊雕塑奇特的小像,耳長嘴尖、似狐類犬,香煙繚繞、薰得雕像烏黑發亮。

一位打扮妖嬈的中年女子端著水杯、扭著腰枝朝她走來,「快喝下這杯符咒水,待會兒香枝燃盡、添個香油錢,儀式就完成了。」

阿暖接過水杯,那水質混濁、似摻雜了什麼物質,她不敢入口,女子白了一眼,「放心的喝吧!那是茶葉水攪和符咒灰,喝下去大仙才能幫妳。」

「另外,阿暖這名字太俗氣,我請大仙幫妳合了個英文名字,以後就叫Natasha吧!」

女子媚態十足的甩甩一頭長捲髮,眨眨妝感濃厚的雙眼、嗲聲嗲氣的說,順手從阿暖手中、抽走數張千元大鈔。

「啊!」

奉行節儉的阿暖驚呼一聲、心疼著那幾千塊錢,女子瞟了她一眼,「就這麼點兒,還算少了呢!」

「哎,等妳把男人的心搶回來,再多添點香油錢。」

聽見「男人」這個關鍵字,阿暖心裡發怔、回憶著那日,阿滄向小茴告白的畫面。

那日,她藏身在女更衣室裡的廁所、聽見阿滄的告白,而後,小茴的胸前戴上一條閃耀奪目的鑽石項鍊,是他們的定情信物。

鑽石上的光芒,閃得阿暖雙眼都刺痛了。

————

大康拿著掃把、在門口掃地,聽見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聲音,他望著從遠處走來的俏麗女子。

一週前,阿暖來了通電話、一口氣請了七天的年休假,請完假就搞失蹤,不交班也不接電話,不負責的行為,把阿滄給氣壞了!

所幸先前大康苦心培訓的助理葳葳,在這七天派上用場。

女子趨前打招呼,定睛一看,大康發現眼前打扮時尚、妝容稍濃的女子竟是阿暖!

「早啊!大康哥!」

那媚態的笑靨,看得他眉間一皺、渾身不自在,「阿暖,這幾天妳去哪裡?妳手機都關機!」

「從今起,請喚我Natasha。這幾天我都在上課,抱歉啦!課程緊湊、實在沒法接電話!」

大康臉色一斂,「現在都九點了,這麼晚才到班!打完卡趕緊消毒器械。」

「哎喲!大康哥,我這叫準時到班,醫院規定本就是九點上班啊!」

「消毒水好傷手、蒸氣很燙人!消毒器械這麼棘手的工作,就從今天開始、由助理們輪流做,您說好不好?」

阿暖尖細著嗓音、邊說邊呶嘴,還擺出祈求的手勢,看來極不自然。

「工作上的事,妳得跟阿滄哥討論。」

每天早來晚走、做事勤勤懇懇的阿暖,突然計較起工作與工時,讓大康深覺不可思議!他低頭專心掃地、不願看她,甚至刻意閉氣、藉以逃開襲捲而來的香水味。

————

「阿暖!」

阿滄大喊一聲,與一條被綁著的德國狼犬對峙,牙齦都掀了出來,飼主王小姐表情尷尬而害怕、站在一旁不知所措,「阿暖!」阿滄吼得更大聲了。

阿暖扭腰擺臀的走來,嘴裡唸叨著:「喊那麼大聲幹嘛呀!不就來了嗎?」

「王小姐,這邊請,我們動物溝通師正在為您的愛犬『服務』,請跟我到休息室,好嗎?」

她抛了個媚眼、讓飼主怏然不悅,她的愛犬方才還好好的,一看見動物溝通師、立即燃起敵意狂吠,教她怎麼放心把狗放在這裡?

「王小姐,請放心,我們動物溝通師很專業,保證您的狗狗一定沒事,我們出去休息等候吧!」

那矯情的嗓音聽得她耳朵發麻、過濃的香水味令她想要打噴嚏,阿暖的外型與言詞,讓飼主一點也不舒心。

「不、不必了!」

飼主忽然衝向狼犬,抖著手、解開牠的牽繩,「我、我下次再來!」

話一說完、立刻牽著狼犬走向櫃檯、結帳離開。

阿滄憤怒的瞪著阿暖、氣得說不出話來,他仔細的端詳她,發現她變了!不是變得漂亮,而是憔悴得連黑眼圈都跑出來。

「算了,去幫我訂午餐。」

「啊?」

阿暖睜大雙眼、眨動長捲的假睫毛,「為什麼每次都是我在訂?」

「錯了!每次都是妳『主動』幫我訂午餐,唯獨今天是我叫妳訂餐,快去!」

————

午餐時刻,餐桌上出現一道道美食,有烤雞、炸雞,廣式玫瑰油雞和台式白斬雞……等等,雞肉料理種類繁多。

「這也太多了吧!」

小茴驚聲說道,「我們吃得完嗎?」

大康拿來刀叉、把雞肉分為一人一份,「今天滄哥請客。」

同事們聞香而至,紛紛拉開椅子、坐定後吃了起來。

席間,阿滄的雙眼一直緊盯阿暖,她狼吞虎嚥的吃得很香,連雞骨頭都不放過。

她一份吃不夠、又取了一盤來吃,風捲殘雲的吃光一盤、又拿來一盤,迅速清空成堆的熟雞肉,把同事們看得目瞪口呆。

「阿暖,如果我沒記錯,妳是愛護動物的茹素者,怎麼今天也跟著吃起肉來?」

阿滄一改常態的口氣變得和善,阿暖抽了張衛生紙、拭淨一嘴的油、害羞的點頭,「阿滄哥,以後請叫我Natasha,阿暖這名字實在太俗氣。」

「太拗口了,阿暖是好名字,人暖、心也暖。」

一席話把阿暖哄得心花怒放,唇邊漾起一朵甜笑,「阿滄哥,等一下有空嗎?我想跟您討論事情。」

「那吃飽後到諮詢室,我也有事要和妳聊聊。」

端起飯碗、扒了一口飯,阿滄的神情驀然轉為陰鬱。

————

『學長,你還好嗎?』

小茴在手機簡訊上、打了一行字,稍早在飯桌上,她瞧見阿滄望著阿暖、臉色愈發不對勁。

『小茴,我下午請假,除了妳父親之外,誰都不准靠近諮詢室。』

阿滄回覆簡訊後,拉開抽屜、抽出一個長方形的木盒,仔細檢視著。

「阿滄哥,我可以進來嗎?」

阿暖怯生生的走入諮詢室,他伸出右手示意,「請坐。」

「我想問您……為什麼喜歡小茴……?」

阿暖緊張的揪著衣角,「只因她是獸醫、薪水比較高?」

阿滄眉間深鎖,把木盒放在辦公桌,「一向公事公辦、不探詢私事的妳,何時變得如此八卦?」

「我們認識的時間比小茴還久,我不懂,為什麼我會輸給她?」

「小茴個子矮、不漂亮又不懂得打扮,唯一優勢,只是薪水比較高……」

阿滄的臉色愈發難看,「不准攻擊我女朋友!」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相處,都是緣份所致,不是強求就能改變。」

「我的擇偶條件沒有薪資高低,只有緣份深淺;小茴是我大學時期的鄰居,我喜歡她很久了。」

阿暖驚愕失色、站了起來,「如果你不喜歡我,為何當初選我做助手、還對我這麼溫柔,讓我誤會了這麼久?」

「我對助理的態度都一樣,不相信的話,妳可以問葳葳,她在妳消失的這七天,幫我很多忙。」

阿滄凜然直視阿暖的雙眼,彷彿從她眼底看見了什麼。

————

「爸,他們還在談話嗎?」

小茴惴惴不安的望著父親,阿堂一接到阿滄的電話,立刻下診、驅車趕來。

「看來有些棘手。」

阿堂背著手、在諮詢室門外轉了一圈,「不曉得我的方法管不管用。」

下午小茴休診,父女倆坐在會客室泡茶,「阿暖到底發生什麼事,怎麼個性變化這麼大?」

阿堂嘆了口氣,「萬事歸於一心,遇到任何事情,只要往心裡探索、答案定會呼之欲出;向外尋找答案,只會讓問題愈來愈嚴重。」

這句話聽得小茴似懂非懂,「咦?為什麼不能向外求取答案?阿暖到底發生什麼事?」

啜飲一口熱茶、阿堂正要回話,忽然自諮詢室傳來「哐啷!」的一聲,似是物品摔碎的聲音,阿堂趕忙衝了進去。

————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阿暖捂住雙耳、放聲尖叫,「你踐踏了我的感情!我要你負責!」

阿滄冷眼看著她撒嬌不成、轉為撒潑,已超出阿暖原先善良的秉性,「妳不是阿暖。」

「我從不處理人類的事,因為人類的狀況太複雜。」

「但這次是例外,因為妳是我最得力的助手。」

打開長形木盒上蓋,阿滄拿出一塊雕工精細、刻滿符咒的長形木牌,這是阿堂稍早託人送來的。

「現形吧!不要躲在我助手背後做壞事!」

阿滄把木牌對準阿暖、口裡唸唸有詞,阿暖頓時感覺頭痛欲裂而抱頭慘叫!

「啊!你在做什麼?快停止!」

「這塊木牌可是純陽之物,專治動物邪靈之陰毒,快現形吧!」

阿暖一陣哀嚎,而後暈倒在地,瞬間,有個「東西」從她身上「爬」了出來,竟是一尾狐妖!

那狐妖外型狐頭人身、臀後張著九條大尾巴,身上穿著古裝袍服,表情憤怒至極!

牠張牙舞爪、撲向阿滄,隨即被木牌上的法力震飛,九條尾巴立刻少了一條!

「九尾妖狐,速速離開阿暖!否則別怪我收拾你!」

「哼!此事豈能怪罪本仙?她來廟裡祈求本仙幫忙,本仙一向來者不拒,有錢好辦事!」

拍了拍衣袖,狐妖心想:『明的不行,那就來暗的!』

牠朝著阿滄吹了一口氣、使他陷入幻境。

幻境以走馬燈的形式,上演著自己曾與阿暖契合的互動,她的一顰一笑、溫柔體貼、心思細密……各項優點迅速佔滿阿滄的腦容量、甩都甩不掉!

「哈哈哈!人類真是脆弱,唬弄一下就夠他累的。收工!」

狐妖在阿暖身上點了幾個穴道,一團散發白色光芒的小球,從她眉間的印堂穴昇起,把狐妖的雙眼都照亮了!

猛然一個棒子、擊中狐妖的天靈蓋、狐妖應聲倒地!那白色小球又回歸阿暖的印堂穴。

「壞傢伙!想得到人類的精氣,哪有這麼簡單的事!」

阿堂以手掌輕敲阿滄的脖後根,幻境瞬時消散。

「伯父,謝謝你!」

阿滄身手敏捷的舉起木牌、趨進狐妖,口裡喃喃唸著咒語,只聽狐妖一聲慘叫,化做一股黑霧、消散無蹤。

————

「唔……這是哪裡……?」

阿暖環顧四周,看見趴在她身旁睡覺的大康,「啊!妳醒了!太好了!」小茴提著一個保溫罐、走了進來。

「這是我的房間,妳昏倒了,我請大康把妳抱到樓上休息;因為疫情的關係、不適合送妳去醫院,我諮詢了幾位醫師朋友、也請他們來幫妳看診,所幸沒有大礙。」

「倒是大康,可真累壞了!自願留下來照顧妳三天。既然醒來,快去刷牙洗臉,嚐嚐我為妳熬的海鮮粥!」

打開保溫罐、小茴笑咪咪的倒出熱騰騰的粥品,阿暖心裡一陣酸楚,明白自己確實輸給大度豁達的小茴。

「過去有句話: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禪。」

阿滄皺著臉、走入房間,「阿暖,妳拜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差點害慘我了!」

那日陷入幻境的情景餘悸猶存,阿滄嘆了口氣,「幸好伯父借給我道家的驅邪法器,大家才能平安的坐在這裡聊天。」

「對不起……」

雙手摀著臉、阿暖哭了起來,大康為她遞上面紙,「哎喲!不做女朋友,我們也還是朋友啊!」

阿滄表情線條變得柔和,「妳跟在我身邊工作這麼多年,如果我喜歡妳,早就告白了,哪還會等到現在?」

阿暖噙著淚水、抿著唇,點點頭,「阿滄哥、小茴,對不起……」她轉頭望著大康,「謝謝你,大康……」

「我爸說得真對!」

一朵深意的笑容漾在小茴唇邊,「遇到任何事情,只要往心裡探索、答案定會呼之欲出。」

「阿暖也可以探詢自己的內心,妳適合的對象,也許就在身邊喔!」

————

「不修行的人,身體是極為脆弱的,那天若不是我在,你早已迷在幻境之中。」

阿堂嚴肅的望著阿滄,「我這道家的法門,只能師父領著徒弟單獨修行,一個接一個、一代傳一代,我挑選你做徒弟,可是經過嚴格考量。」

「喔!不必了。我對伯父有怨氣,在怨氣消除之前,我可不會修你那個東西!」

阿滄雙手抱胸、噘著嘴,「我喜歡小茴很久了,從大學時期就追求她,那時你拒絕的原因,是我們年紀還小,可是畢業後,你還是一味的阻止我們交往。」

「哈哈哈!」

阿堂忽然仰首大笑,「傻孩子!這是準岳父對準女婿的考驗啊!我怎知你是否真心喜歡我家小茴?」

「事實證明,這些年來你是真心的愛她、守護她,所以上次我不就答應了嗎?」

阿滄害羞的搔搔頭,「那、那就謝謝伯父的『考驗』!至於修行的事,我會慎重考慮的。」

阿堂點點頭,阿暖微笑的在空杯裡添上熱茶,他啜飲一口、暢然一笑,「還是阿暖泡的茶最好喝了!」

阿暖開心的笑著,她又恢復為乾淨利索、勤勞樸實的個性,「祝你們聊得愉快!我得趁大伙兒下班後、來消毒診間。」

明德網首發,版權作者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