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连载】遇见想家的猫咪 动物沟通师阿沧的工作日常

0
1293
猫咪和人不一样,它们之间可以隔空对话。 (图片来源:Pixabay)

作者:翁宇   (原题:动物沟通师—灰月)

阿沧弓着背,咧着嘴、亮出牙龈,与一个小型宠物塑胶笼对峙,笼里的动物躁动不安而奋力暴冲、撞了好几下,而后安静下来。

「老师,我家Miko还好吗?」

女主人担心的询问,双手揪着斜背包的背带,「它没事吧?」

————

这家位于市郊的动物医院,规模虽小、却很特别。

医师小茴看起来很年轻,个子瘦小、一头短发,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很专业,助理阿暖唇边永远挂着笑容,个子高胖、长发扎成马尾,做事勤快、待客体贴。

至于动物沟通师阿沧,是小茴兽医系的学长,在这家医院里从事兽医工作,几年前突然能听见动物的心声,就像怪医杜立德那样,能与各种动物沟通,在考上动物沟通证照后,即跨行转任动物沟通师。

阿沧年约四十,外型高瘦、斯文而严肃,梳着光亮油头,不工作时,他的「天线」会收起来,就像一般人一样,以免听到不必要的声音。

当兽医师小茴的「客户」需要沟通时,她即会将个案转介给阿沧,就像现在,她正转头大喊:「学长,有案件喔!」

一位纤瘦的中年女子抱着宠物塑胶提笼,模样有些紧张,阿沧向她招手示意、把笼子放在桌上,他端详起笼里的动物。

「叫什么名字?」

笼子里的小生命过度恐惧而缩在角落,失去正常宠物应有的好奇与自信。

「呃……喔!我叫刘美枝。」

女主人紧张的说,「我的猫咪Miko三天前开始不吃不喝,我很担心……」

阿沧看皱皱眉头,「嘘!小姐,我正在跟猫咪沟通,请妳出去等候。」他转头朝后方喊了一声:「阿暖!」

阿暖小快步的走来,亲切的说:「刘小姐,请随我过来,到客户休息室等候。」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刘美枝却愣在原地。

笼子里的猫咪开始躁动,不停碰撞、试图挣脱,塑胶笼晃动得很厉害,刘美枝忽的回神、伸手想扶好笼子,「小姐!妳影响我的工作了,请妳出去!阿暖!」

「刘小姐,不好意思,阿沧老师正在和您的宠物沟通,请跟我来,在休息区稍坐一下喔!」

阿暖果然人如其名,口气温和柔暖,与阿沧烦躁的口吻大相径庭。

见四下无人,阿沧瞪大双眼、与笼内的猫咪对峙,「我知道你心里有委屈和恐惧,但如果你什么都不说,我根本帮不了你。快说!」

约过了二十分钟,阿沧打开办公室的门,一只灰蓝色猫咪温驯的趴在他手臂上,优雅的探视这陌生的地方。

「刘小姐,这只猫不是妳的,请快点还给原饲主。」

「另外,妳偷抱来的十五只猫咪,快把它们都还给原来的主人。」

阿沧神情严肃的说,猫咪亦不屑的撇开脸。

刘美枝赶紧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老、老师,您误会了啦!Mi、Miko是我朋友三天前送我的,还叮咛我要带来动物医院做体检和打晶片!」

「……我家的猫咪,都是按照正常程序领养来,不是偷的。」

刘美枝的手,紧张的绞扭在斜背包长长的背带上,表情有些僵硬,这些小举动,都映入阿沧的眼帘。

阿暖端来两个碗,一碗是水,一碗是罐头、干粮及水的混合,猫咪闻到香味,立即一跃而下、吃了起来。

「如果妳在家里,突然被闯入的歹徒绑架、关起来,妳会不会对坏人感到恐惧?还有,它叫灰月,是它的原饲主命名的。」

阿沧对上刘美枝的双眼,她的眼神飘移、心虚极了,怕被阿沧识破而低头看着进食中的灰月。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Miko真的是朋友送我的猫,我才是Miko真正的主人,请把它还给我!」

刘美枝弯下腰、在伸出手之前,灰月瞬时扭了个身、一跃跳上天花板。

这间兽医院特别为了猫咪们、装潢成适合跳上跳下、跑来跑去的装设,灰月躲在天花板趴着、观察地上的人们。

「刘小姐,如果妳舍不得把猫还给主人,我可以代劳,妳把那十五只猫都送来,主人家的地址,它们可记得一清二楚。」

刘美枝还想狡辩,但她的两只手、几乎要把斜背包的背带给扭断了,「请您把Mi、Miko还给我,我要结帐回家……」

「灰月年纪还小,很想念妈妈,它妈妈也很想念它,猫咪和人不一样,它们之间可以隔空对话。」

「它说,能够了解妳的的心情,并且原谅妳绑架了它,毕竟这段时间,妳待它还不错,它只想回家。猫咪从不轻易原谅人,但它却愿意原谅妳。」

阿沧仰望着天花板上的灰月,「至于那十五只猫……可能没有那么容易原谅妳。」

刘美枝颤抖着唇、摇摇头,「阿沧先生,快把Miko还给我,不然……我要报警了!」

「好啊!灰月和十五只猫的主人,因为猫咪失窃而陆续到警察局备案,妳到警察局最好,宠物失窃以窃盗办理,窃盗罪是公诉罪,就算他们不告妳,检察官也会提起公诉!」

刘美枝心里一慌、坐回椅子上,眼神左右飘移,双手紧握着斜背包的背带,指节都发白了。

阿沧坐在她身边,语气转为温和,「那些猫,把妳家搞得天翻地覆、人仰马翻,妳受得了,妳房东可受不了。」

刘美枝沉默了。

这十六只猫,成天在家里撒泼,到处撕、抓、咬、胡乱大小便,怎么教都不会,还会伺机攻击她!

有几只猫甚至会开冰箱、把食物弄得一地,连床铺也不放过,家里总有一股挥散不去的臭味。

「刘小姐,也许因为家庭和感情的缘故,让妳有很深的不安全感、需要被很多猫咪陪伴,没关系啊!我可以陪妳去动物收容中心认养,那里有很多需要家的猫咪。」

阿沧眼神和口吻变得温柔,「不要有名种猫的迷思,妳偷偷带走的幼猫,都是父母的孩子、主人的宝贝,孩子被偷走,那种无助与悲伤,妳感受得到吗?」

「Miko……是我从朋友家……偷偷带回来的……」

刘美枝眼眶泛红,「可、可是,我朋友家养了好多猫,少一只应该不会怎样啊!」她的尾音弱得让阿沧几乎听不见,阿暖端来茶水,让两人润润喉、缓一缓心情。

「妳朋友是有计画的饲养猫咪,她开宠物咖啡馆,所有猫咪都是她的宝贝、也是咖啡馆的『员工』,每只猫都是她从小照顾到大,不是像妳这样到处滥抓、乱养。」

————

灰月被留在动物医院,阿暖把它照顾得很好,刘美枝付款结帐,回去了。

一个月后。

动物医院的门被推开,刘美枝带着一窝新生小猫,请兽医小茴检查身体、打预防针。

「阿沧老师,谢谢您,陪着我把别人家的猫一只只还回去,并且向它们的主人道歉。」

刘美枝腼腆一笑,「也谢谢您陪我去动物收容中心认养猫咪,它们很乖、很会吃,也会跟我撒娇!」

阿沧微笑着点头,「不同品种的猫,有不同的个性,贪吃、讨摸、爱撒娇的橘猫,是最适合妳不过了。妳很勇敢,我佩服妳!相信妳是这窝猫咪的好妈妈!」

小猫们检查完毕,饿得咪咪叫,阿暖赶紧拿出饮水和幼猫饲料来喂它们。

看着小猫吃得津津有味,刘美枝露出真心的微笑,她心里好温暖、好踏实,终于拥有自己的猫咪,不再觊觎别人家的名种猫。

 

明德网首发,版权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