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传统故事】:他从一方富商,到富过国家,仅用4年,有何奥秘?

0
460
【传统故事】:他从一方富商,到富过国家,仅用4年,有何奥秘?(明德合成)
【传统故事】:他从一方富商,到富过国家,仅用4年,有何奥秘?(明德合成)

【明德原创】(作者:程若松/编辑:李文涵)一个有着一大摊子生意的商人,如果事必躬亲,恐怕会抓住了芝麻,而丢掉了西瓜。那么晋商翘楚乔致庸是如何做的呢?

乔致庸(1818-1907),字仲登,号晓池,山西祁县人,是一位有头脑、敢放权、能克己的儒商。

乔家大院(网络)
乔家大院(网络)

说其有头脑,是指在他接管祖业后,勇于开拓,把南方的茶路、丝路打通后,随之就涉足票号(清朝山西商人所经营的以汇兑为主要业务的钱庄,也叫票庄、汇票庄或汇兑庄。以汇兑、存款、放款为主要业务)生意,立志汇通天下。怀揣着如此之理想,乔致庸将生意做得越来越大,直至成为名震天下的商业巨擘。

立志汇通天下(网络)
立志汇通天下(网络)

说其敢放权,是说事业做大了,难以事事亲为,就要革新从前的店规,舍得放权与人。

一日,乔致庸借与众掌柜宴饮之机,提出了要和诸位掌柜商量店规革新一事。刚开始,掌柜们很拘谨,见状,乔致庸便积极鼓励道:“你们不用担心,有何想法尽管提出来,只要合理,我都会考虑的。”

听了乔致庸的话后,和祥店的分掌柜祁东山第一个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对乔致庸说道:“我觉得总号对我们这些分号管得过于苛刻,一点自由都没有,事情无论大小,都要听总号的安排,这不仅限制了分号的发展,而且影响了总号的利润,所以,我提议在店规里应加一条:分号和总号各自独立经营,独自核算,盈亏自负,谁都不能抢走其他分号的功劳,这样才能更有效地拓展业务。”

乔致庸细心地品味着祁东山的肺腑之言,十分感动:这是真心地为乔家票号整体利益考虑的良策啊!于是,乔致庸当场决定:给各分号掌柜独立经营权!

在放权方面,乔致庸的胆略还体现在他对潘为严的任用上。

潘为严是个抱负不凡的天才商人,有着和乔致庸一样的宏愿——实现汇通天下。然而,在准备加入乔氏家族队伍时,潘为严也有所顾虑,亦即怕自己在乔氏票号中被干扰和排挤。所以,在接受乔致庸的聘用时,他真切地说道:“您是东家,是乔家真正的大掌柜,您若是真心请我来做掌柜的话,请您不要事事干预,放手让我去做就行。否则的话,有很多事情,极有可能会因为您的插手半途而废。”

乔致庸听后,不仅当即应允了潘为严的要求,还专门为他成立了乔家大德通票号,请他担当首任大掌柜,票号内的所有事务都由潘为严全权处理。

还专门为他成立了乔家大德通票号(网络)
还专门为他成立了乔家大德通票号(网络)

为避免出现因自己当家当惯了而忍不住去插手这种事情,乔致庸甘愿做一个采菊东篱,种豆南山的“农人”,并在实践中努力地培养出了种地这又一爱好。在无东家干预之下,潘为严尽展身手,把大德通票号打理得风生水起。4年之后核算时,大德通这一段时间的红利高达每股1.7万多两白银,乔家库存的银子竟多达2000多万两,是当时清政府一年财政收入的三倍,已经富过国家了!

乔致庸甘愿做一个采菊东篱,种豆南山的“农人”,(明德合成)
乔致庸甘愿做一个采菊东篱,种豆南山的“农人”,(明德合成)

孔子在《论语·泰伯》中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是告诫人们,不居于那个职位,就不要参与与此相关的事情,以利于身处不同地位的人才,能各司其职,有时间和精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责任编辑:李文涵

版权©️归明德网所有如要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