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传统故事】:太反常了!这种做法实在罕见

0
552
祁黄羊心平气和地解释道:“您问的是谁适合这个职位,而没有问臣的仇人是谁(明德合成)
祁黄羊心平气和地解释道:“您问的是谁适合这个职位,而没有问臣的仇人是谁(明德合成)

【明德原创】作者:程若松/编辑:李文涵

被称为“国民大作家”的日本著名作家夏目漱石,在其名著《草枕》的开篇即言:“……凡事顺从人情,则又缺乏主见,以至于迷失自我”。可是,在人世间不顾人情,一反常态做事的人却极少。尤其是能不被世俗观念左右,放下人情,公而忘私地举荐自己的仇人上位这样的人,更是凤毛麟角。而春秋时期晋国的大夫祁黄羊正是这样的人。

日本著名作家夏目漱石,在其名著《草枕》(夏目漱石/ins)
日本著名作家夏目漱石,在其名著《草枕》(夏目漱石/ins)

一次,晋国的南阳地区因人事变动缺少一位长官,晋平公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委任,于是去问祁黄羊谁能担任该职。祁黄羊非常坦荡地推荐道:“臣认为解狐最为合适!”晋平公一听,特别惊讶,心想:谁都知道解狐是祁黄羊的仇人,天底下哪有荐举自己仇人做官的道理啊?看着面露疑惑的晋平公,祁黄羊心平气和地解释道:“您问的是谁适合这个职位,而没有问臣的仇人是谁。我认为解狐是担任此职位的不二人选,而他与臣有私人之间的仇恨,则是另外一码事了,臣不能因私仇而耽误了为国家荐举能人啊。”这番话,使晋平公对祁黄羊敬佩不已:若是寡人的臣下都像祁黄羊这样,不计个人恩怨,以国为先,晋国岂有不强盛之理啊!

祁黄羊(公有领域)
祁黄羊(公有领域)

当晋国军队中需要选拔一个尉官,晋平公又一次咨询祁黄羊。祁黄羊同样坦荡地推荐道:“祁午担任这个尉官最合适!”晋平公一听,简直惊呆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祁午不是别人,他可是祁黄羊的亲生儿子呀。想想看,因为怨恨,哪个人会去荐举自己的仇人;而对于亲人,考虑到避嫌,也不会去推荐啊。这一下晋平公不仅是吃惊,怒气也生发出来了,他向祁黄羊厉声呵斥道:“真是太不像话了,寡人诚心征求你的意见,你竟然毫不客气地推荐自己的儿子来升官,这也太偏心了吧,如此自私,就不怕别人耻笑吗?”闻听这番言语,祁黄羊平静的回答道:“诚如大王所言,您向臣征询的是担任尉官的人选,而臣考虑的只是哪个人的才干最能胜任这个职位,至于此人与臣关系如何,则不在该问题的考虑范畴之内,其是臣的儿子也好,不是臣的儿子也罢,都与此问题无关啊。臣当然知道祁午是自己的儿子,可臣怎么能为博得一个不徇私情的美名而贻误了国家官员的正常选拔呢?”话音落地,晋平公的怒气顿消,心中更加敬佩祁黄羊了。

祁午(网络)
祁午(网络)

祁黄羊的这两次荐举,都被晋平公接纳了。解狐和祁午果然不负众望,他俩在各自的岗位上都做的相当出色,晋平公对此十分满意,同时非常佩服祁黄羊非凡的慧眼。而祁黄羊这两次的荐举表现,让晋平公深深地感受到了其人超凡脱俗、无私无畏的精神境界,也正因为此,他才能够做到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真是一个难得的贤良臣子啊!

解狐(网络)
解狐(网络)

祁黄羊的“反常”之举发人深思:倘若他仅有识人的眼力,而在荐举问题上无法摆脱私情的干扰,怎么能公正无私地推荐出最合适的人选呢?以人之常情,祁黄羊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是不合情理的做法,却是一种觉悟了的大智大慧,是对旧观念的跨越和私人情感的超脱,是高尚的修为。孔子对祁黄羊的这种精神极为推崇,曾点赞:“善哉,祁黄羊之论也!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祁黄羊可谓公矣。”

责任编辑:李文涵

版权©️归明德网所有如要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