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回顧.政治】DQ區議員 選舉被「完善」 民主派從政路斷 前區議員王卓雅:無人再相信制度

0
427

「無㗎,其實完全無生存空間…你要喺制度入面帶來改變,就係你要相信個制度,先會覺得可以,但無人會再相信個制度。」已經移居英國的前西貢厚德區議員王卓雅,這樣總結在香港作為一個真正的民主派、反對派的前路-斷絕。

回望這一年開始前,香港雖然似乎已經在下坡路上,民主派已從立法會總辭,但彼時延任立法會任期未定、選舉制度尚未「完善」,民主派仍牢牢握有 17 個區議會的控制權。但 2021 年,崩壞來得既快且急,1 月 6 日,警方國安處拘捕 53 名民主派初選參與者和組織者,到 2 月 28 日大部分人被落案起訴並還押,即使後來陸續有人獲准保釋,國安法重壓和嚴苛保釋條件下都只能保持沉默,民主派、本土派、反對派,不管以甚麼名義稱呼,本身最有政治能量和代表性的頭面人物被一網打盡,元氣大傷。

之後事態惡化的速度有如山泥傾瀉,47 人案被告被收押不足兩星期,3 月 11 日,全國人大表決通過「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不足一星期後的 3 月 17 日,政府修例要求區議員宣誓效忠的條例草案,正式提交立法會。從 2 月 28 日到 3 月 17 日,十日間,香港反對派的從政空間接近「消失」。

政府放風 DQ 十日間逾二百區議員辭職

「都唔係好 care,心諗唔緊要啦,居民為先,就宣誓啦。」身處漩渦中,王卓雅曾經以為自己可以坦然面對,但事態發展恰恰相反,5 月 12 日,《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在立法會極速通過,之後流言滿天飛,多次傳出不同的宣誓日子、政府列出不同「紅線」,例如在初選排名單中、借過議辦做初選票站等,到 7 月初,多間電視台、電台幾乎同一時間引述「消息」,指被 DQ 區議員會被追討上任至今全數薪津,多達 200 萬元。

DQ薪津「消息」風聲鶴唳

「我好記得出咗個 news 話,DQ 會破產,好快有個日子幾多號就要宣誓,要辭職就快,得幾日時間決定你要留定辭職。」

一時間,區議員風聲鶴唳,由 7 月 6 日到 7 月 17 日,387 個民主派區議員中,最少214 個辭職,「最辛苦係,你不斷見到身邊嘅同事個個都辭職。」

「今日你同嗰個人傾完,佢話我都會留㗎,但佢聽日就會同你講,唔得啦我真係頂唔住壓力,我都想辭職,個人就會不斷動搖,諗『我係咪決定錯呢?』」

之後整個政圈似乎停滯下來,個多月的時間,只有往來不斷的「風聲」,以及一再延遲的宣誓日期,「可能小道消息,決定咗宣誓日期幾月幾號,等到嗰日,你係咁 check email,返辦事處等收信,都無,隔幾日又話幾多月內又宣誓,咁我再等,佢又再變。」

在這段期間,區議員陸續有零星辭職消息,但理應早已完成的區議員宣誓一直只聞樓梯響,「成個過程最變態就係,不斷打開口牌…令人處於一個長期高壓狀態,唔知自己之後人生路向。」亦是這段時間,王卓雅開始發現身體狀況出問題,先是發因腸胃炎入院,發現肝有良性腫瘤,並且開始因為壓力甩頭髮,最終自言「多頭髮」的王卓雅,一頭長髮全部脫落,「我見住自己啲頭髮一條一條甩出嚟…有人問我係咪自己剃光個頭,我連決定應唔應該剃嘅時間都無,就已經甩晒啲頭髮。」

立法會民主派清零 被 DQ 區議員擔心被清算

但這種折磨式的等待未有持續太久,到 8 月底,形勢再度急轉直下,8 月 26 日,立法會內唯一一名反對派鄭松泰,作為立法會議員登記成為當然選委,被資格審查委員會主席李家超裁定不合資格,即時喪失議員資格,立法會正式全面由建制派掌控,民主派「清零」,餘下只有「中間」分子醫學界陳沛然。9 月初區議員宣誓正式殺到,由 9 月 10 日到 10 月 8 日,仍然在位的區議員分成四批宣誓,堅持留到最後一刻的王卓雅,亦是當中一員,「去到宣誓前一晚,我都仲喺度諗,不如唔好去宣誓啦,辭職啦。」

「我都堅持咗咁耐,不如就等個政府 DQ 我,等西方國家見到,係真係有人俾佢 DQ,咁樣推翻 2019 個選舉結果。」結果「一如所料」,連同王卓雅在內,有 49 個留任的民主派區議員被 DQ,包括被視為「主選派」的民主黨鄺俊宇、梁翊婷,亦有 6 人因為缺席宣誓直接喪失議席,民主派繼立法會「清零」後,在區議會的控制權亦消失,體制內的民主派聲音近乎革滅殆盡。

但議席沒了,帶來的恐懼尚未完結,宣誓過後又有風聲指國安處會「跟進」宣誓無效的區議員,破產陰霾過後,被捕的恐懼又再襲來,王卓雅的個人身體狀況未癒,家人亦被不安籠罩,亦因如此,促成了王卓雅離港的決心,「有一次我喺屋企叫外賣早餐,送外賣梗係按門鐘,好衰唔衰揀朝早叫外賣。」

「我阿爸聽到鐘聲,即刻喺房衝出嚟,佢以為警察上門按鐘。」一個星期後,王卓雅登上前往英國的班機,她在香港政壇的參與,亦到此為止。

立法會直選投票率創新低 狄志遠成唯一「自稱非建制派」

不少香港民主派支持者,這一年亦經歷了王卓雅的心路起伏,由堅持、折磨到死心。另一邊廂,9 月 19 日,選舉委員會選舉人數由 1200 人擴大到 1500 人,但合資格選民由上屆超過 246,400 人或組織,劇減到只得 7971 人或組織,最終的 1448 個選委中,只有狄志遠、湯家驊兩個,自稱非建制派。

被「完善」的選舉制度,延續到 12 月 19 日的立法會選舉,史上首次每個功能組別都有「競爭」,從中誕生了新立法會中唯一的自稱非建制派,依然是社福界的狄志遠,只有選委有權揀的 40 個選委議員,有 51 人「競爭」,只餘 20 人直選議席,都有 35 人報名,包括多名曾經被視為民主派的區議員,例如王卓雅的前同事,西貢區議會副主席蔡明禧,「入得去嘅都係建制派,你要拎提名嘅係選委會,要走去又求又哀,咪就係只有一種聲音。」王卓雅說。

對王卓雅而言,會去參選的,她都不會視作「同路人」,這種觀點似乎亦是民主派選民的共識,立法會選舉直選投票率創歷史新低的 30.2%,所有自稱非建制派全軍覆沒,在票數上毫無競爭力,足以證明這個觀點,「與其助長佢投票率,不如我喺屋企瞓覺遊山玩水好過啦,大家寧願做返隻港豬,你由得我,你唔好搞我啦。」

「香港變到唔再係香港」

身在英倫、回望香港,曾經在漩渦中心的王卓雅是悲觀的,至少在政治路上,她認為除非有不能言喻的翻天覆地轉變,作為反對派要在制度內帶來改變,已經不可能,「假設我無被 DQ,留喺度,我喺政治議題發聲空間係零」,甚至她作為一個前區議員,連基本生存都成問題,「我試過 send CV 俾公司,佢話你做過前區議員,你唔好 send CV 過嚟,個 HR 真係同我咁講。」

2021 年,是變幻的一年,香港民主派有人在監倉、有人在外地,亦有人躺平,但共同的是,他們以往的從政之路已斷絕,除非願意配合官方的要求,當個五光十色而愛國的非建制派。

「香港變到唔再係香港,你唔再認識,亦因為咁你人生亦從此改變,我嘅人生同香港,同時間徹底改變咗。」王卓雅如此總結她的 2021 年。

文/林彥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