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沒必要因為美國大選而撕裂對立

0
126

香港有太多人似乎被北京及特區政府的胡作非為搞得動輒按耐不住,連主要論點都未曾搞清楚便大動肝火!

我只想先澄清一點,我從來沒有說過我支持拜登!我認為最重要的是無論下一任美國總統是誰,香港人沒必要因為美國大選而撕裂對立,香港人都要繼續團結,繼續做我們應該做的事!

老實說,現在還未搞清楚種種涉及拜登及其家族的醜聞有幾多分是真,有幾多分是假。但撇除這些,他表現十分平庸,這一點應該沒有太大的異議。而且,拜登的的對華態度也實在令人懷疑!

但也不能否認,特朗普搞到選情如此,他也有責任。一般情況下,競逐連任的在位總統通常都會在選舉中較佔上風。二次大戰之後,只有三位爭取連任的在位總統選舉失利。但直到這一刻,各項主要民調都顯示民主黨的拜登支持度仍然領前。

有人情願選擇性相信一些他們願意聽到的民調結果,我不想爭拗!但如果細閱較為嚴謹的民調,當知特朗普確實有機會輸。如果他真的輸了,就是支持拜登的香港人造成的嗎?如果拜登真的贏了,香港人就要悲觀絕望,以後做放棄爭取,任由北京宰割,任由特區政府胡作非為嗎?

此刻當然不能否定特朗普可能仍有勝望,但他面對這個困境,自然也有其多方面的原因。他自己顯然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四年前他爆冷勝出,總得票也少於民主黨的希拉里。從美國民眾的角度來看,他在任這接近四年,差不到開罪了所有社會精英階層,也藐視公民社會及傳媒。另一方面,他又透過十分民粹的作風,挑動社會的對立,毫不掩飾對某些族群的歧視,又經常口沒遮攔,編造各種謊言。

他拒絕承認全球暖化及人類生存環境惡化的科學事實,一上任便退出巴黎協定;對過去近一年的疫情,他藐視科學論據,對各方面的警告態度傲慢,病毒來自中國,但令病毒在美國嚴重擴散惡化,特朗普也有責任。這都在削弱了他的支持基礎。

如果他今次的對手不是平庸的拜登,可能這次選舉就更沒有懸念了。今次大選中選擇票投拜登的美國選民,超過一半其實不是支持拜登,只是討厭特朗普。由此當知,特朗普在位近四年,不能擴大自己的支持基礎,甚至流失原有的支持者,才會搞到現在面對一個平庸如拜登的也難保勝算。

在香港,在台灣,美國大選臨近前演變成為撐特朗普的所謂「侵粉」與「反侵」人士之間的強烈對立。當然也不難明白箇中原因。

最近這幾年,中共對香港,對台灣的態度越來越強硬及不合理。打壓香港的民主訴求,支持一個窩囊的特區政府,以各種手段破壞一國兩制,迫害香港市民。而對台灣,中共的專橫無理自斷了各種統戰手段。面對台灣民主體制的漸趨成熟,中共也失去了耐性。文攻武嚇之外,更以各種滲透手段干擾島內政治,收買部分政客及政黨;在國際上也意圖進一步孤立民進黨領導的政府,否定台灣經多年才建立起來的民主秩序。

而就在這兩年,特朗普對中共擺出的強硬姿態,在經濟上作出制裁,阻遏中共擴大在西方社會的影響力。其國務卿龐貝奧更擺出十分鷹派的姿態,穿梭奔走於世界各地。這一種對華戰略,可以說是很能撫慰香港的人心。

香港人及台灣人面對這一種越來越無理的強權,自然樂見一位美國總統對中共強硬。制裁部份中港的官員,也可以說是大快港台兩地的人心。在這種情況下,不少香港人及台灣民眾便成為了「侵粉」,就算不是「侵粉」,也希望這一種對華政策可以延續,因而希望特朗普可以勝選連任。

現在的問題是誰能成下任美國總統始終是美國人的選擇,香港人值得因此而加深對立及撕裂嗎?

拜登的對華態度確實值得懷疑,但近年形成的國際大環境,對中共的警惕其實已經大大提升,疫情也進一步凸顯了中共體制的危害性。國際社會對台灣的文明與發展,態度也越來越肯定,也從而可以對照兩個中國人社會的不同體制孰優孰劣。香港人的堅持與堅定,也爭取到國際社會的同情與支持,香港問題已經成為國際社會對華策略的其中一個主要參考依據。就算拜登勝出,他就可以抹煞中共的罪行嗎?他就可以扭轉國際社會已經形成的反中共傾向嗎?

美國作為世界第一強國,其態度當然仍然十分重要,但美國的對華政策及全球戰略也不會只由一個特朗普來主導。也不會因為一個拜登亦即時作出全面的改變。

大家不要忘記,過去幾年針對香港問題而通過的幾條主要法案,主導的其實不是特朗普總統及其團隊,而是美國的國會。就以那條「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為例,法案在國會通過之後,當時很多人還擔心特朗普會拒絕簽署生效。類似法案的制定,兩黨都有不少議員參與其中。由此可見,美國對中國、對香港的政策不會繫於總統一人。

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說,可能真的對拜登有懷疑,但我們也不能否定特朗普對美國民主制度及社會肌理造成的破壞,他現在面對的連任困境,其實正是美國國情的反映。我們首先要尊重美國人民的選擇,才可以寄望美國社會繼續重視與關注香港。我們也絕對沒有理由因為一個香港人無法控制的美國總統選舉而自陷於分裂對立。誰人當選美國總統都好,都不應該影響我們的決心。

香港人現在繼續要做的,是不亢不卑地繼續爭取,堅持我們的訴求,不要被恐懼戰勝。只要我們爭取的合情合理,符合普世價值,又能表現抗衡野蠻專制的決心,繼續顯示我們對文明開放及進步的熱愛,我們就可以繼續成為現代文明的同路人,那誰當選美國總統,都不能對在香港發生的事視而不見。

香港人沒必要因為美國大選而撕裂對立。誰當選都好,大家繼續發聲,繼續爭取!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此為加長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