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日君網誌:教廷國務卿言論「噁心」 指控帕羅林幕後操縱中梵關係 對中國不公義視而不見

0
273

9 月底曾經到梵蒂岡,期望與教宗方濟各談論香港主教議題,但未獲接見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今日(10 日)在其個人網誌評論教廷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在月初的講話,認為他「令人噁心」,而且「睜著眼睛講了一大堆謊言」。陳日君指責,帕羅林在講話中聲稱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都同意 2018 年的中梵「臨時協議」,其實是欺負他不會出來否認,做法侮辱;陳日君又批評,帕羅林在中梵關係上「操縱」教宗方濟各,讓教廷似乎對於中共對教徒以及人民的不公義視而不見。

對於外界指「中梵臨時協議」有望續約兩年,陳日君重申自己沒看過協議內容,但他不認同帕羅林肯定協議,就算教廷有權否決中國主教的任命,「(教宗)可以毫不尷尬地行使多少次呢?」陳日君又指,臨時協議簽訂兩年以來,中國的天主教會已經分裂,地下教會的教徒也感到被出賣。對於傳言指任命香港教區主教要有「北京的祝福」,陳日君就祈求「天主,拯救我們脫離強大的敵人的掌握!願玫瑰聖母保護我們免受任何危害!」

中共建政後迫害天主教徒    批評帕羅林輕輕帶過歷史

陳日君回顧帕羅林的講話,在 1939 至 1958 年在位的庇護十二世嘗試跟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話,後來放棄,最終「造成『互不信任』,標誌著後來的歷史」。陳日君表示往後的 30 年,中國政府持續迫害基督徒、神職人員,不少主教陷獄後被驅逐,「歷史可以這樣一筆帶過嗎?」,「歷史不是『人生的老師』嗎?」

陳日君指,教廷很久以前已經跟共產黨對話,當中 1962 年由教宗若望二十三世主持的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就有共產國家的主教代表出席,其後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和教宗本篤十六世都有持續對話,形成了被稱為「東方政策」(Ostpolitik)的策略。

讚揚本篤十六世立場不屈服   指責帕羅林於中梵關係「操縱」方濟各

不過,陳日君引述本篤十六世的著作《最後的談話》,認為「東方政策」是「目的良好,但事實上失敗」;陳日君又指本篤在 2007 年的牧函已經明確指出,在對話當中不能不惜一切代價來達至成果,當政權不恰當地干涉教會的信仰和教律時,「不能就此屈從」。

陳日君認為,本篤和方濟各在應對中國方面並沒有連續性,「連續的是一個人 ── 帕羅林」,之後陳日君又談及一段往事,證明本篤的立場和為人,雖然公開這段往事會令人尷尬,但他更加不願意讓無辜的本篤承擔批准一個壞協議的責任:

有一天,我這個大罪人噘著嘴對他說:「(本篤)你叫我協助你關心中國教會的事務,『那些人』都不聽你的話,你又不干涉,那要我做甚麼?(時任國務卿)貝爾托內(Bertone)也不幫我,為甚麼?」他回答說:「有時候你不想得罪任何人嘛。」他指的是時任萬民福音傳播部部長迪亞斯樞機(Cardinal Dias),以及與北京談判的教廷代表帕羅林蒙席,兩人都熱衷於東方政策。

陳日君表示,在 2010 年間,有傳言說中梵協議已經準備就緒,但是帕羅林突然被調往委內瑞拉,他推測本篤在最後一刻否決了該份協議。但是在方濟各上任後,帕羅林就被調回教廷做國務卿,並且將陳日君有份負責的中國教會事務委員會「無聲無息地消失」,讓「東方政策」重啟,他對此並不同意:

「與敵人對話,有的;但在我們之間卻沒有!教宗方濟各顯然將中國教會的事務完全交給了他的國務卿」。

「帕羅林辦東方政策是連續的:以前,他沒有跟隨本篤的方針;現在,方濟各跟隨他行事。」

無法理解教廷接受協議   極權政權不可信任

陳日君重申,自己沒看過中梵協議,但是他經常聽到帕羅林和他的黨羽說,「一個壞協議總比沒有協議好」,陳日君指自己作為倫理科的老師,「無法理解」。陳日君稱,不清楚協議是否提到中共終於承認教宗是天主教的最高領袖,「如果我沒有看到文本,我不會相信」;對於教宗對中國主教有否決權,他認為「(教宗)可以毫不尷尬地行使多少次呢?」,並指極權政權不可信任。

陳日君又指,7 個因為「自選自聖」而曾遭絕罰的非法主教在 2018 年被寬恕,但如果他們就是將來的主教樣板,「那麼天主救救我們了」,質疑這 7 人無悔改,「你看到的,是他們四處高唱凱歌:我們靠向政府是明智的選擇!」

指責 2018 年簽訂協議後   已造成中國教會分裂

陳日君又指,上次臨時協議簽訂後,地下教會主教被迫讓位給曾遭絕罰的合法主教,表面上是讓所有主教都合法,但客觀形勢是令教會分裂,「這樣算好嗎?進步了嗎?」又指如果要中國所有天主教徒都加入愛國會,那麼以往的地下教徒都會感到被出賣而忿怒,「他們只能在地下墓穴中活出信仰,等待美好日子的來臨。」

陳日君祈求香港能脫離敵人掌握

陳日君在文章最後,表示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後,「香港也已變成了極權政權之下的一個城市」,雖然「他們既沒有明確否認香港的自治地位,該協議本不該涉及香港。可是我們聽說,要成為香港主教,必須有北京的祝福!」,「天主,拯救我們脫離強大的敵人的掌握!願玫瑰聖母保護我們免受任何危害!」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在 2019 年 1 月去世後,湯漢一直出任教區宗座署理至今,主教職位一直懸空。外界指夏志誠和蔡惠民為熱門人選,不過夏志誠就據報不被北京接納,至於蔡惠民較能為北京接受。陳日君已警告,蔡惠民如接任將會帶來災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