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李傲然:你永遠叫不醒裝睡的理大校長滕錦光

0
25

【文:李傲然(油尖旺區議員、前理大學生校董)】

偉大的理大校長滕錦光早前分別接受《明報》[1] 和《星島日報》[2] 專訪,表示自己作為理大校長對過去理大圍城戰中的表現佳,也僅指「警察被射一箭最嚴重」。專訪一出令一眾學生與校友嘩然,對於校長在一年多後才表態,而且在理大圍城後突然有一個早上被捕以參與暴動的罪名即日提堂,當中只有1人可獲保釋 [3] 人生的計劃通通都打亂了的兩日後,突然報導了這兩篇專訪,就好像平行時空下,一直以來受傷的理大同學就只有數字,理大的發展才是故事,對於過去一年多以來,支援學生、會面見學生的機會少之有少。時至今日我仍然懷疑,到底理大校園內有多少人記得他是我們的校長,在校園內出現到底有幾多人認得他?

理大圍城戰任何一個香港人都不會否認,是反送中的抗爭運動一個高峰位置,而且持續的時間最長、受傷和被捕的人數更是不計其數,更遑論有大批年輕世代的學子,犧牲了前路與未來,都要以抗爭的手段展視對政權和警暴的抗議。對於這些無權無勢的年輕世代,作為一間大學校長卻對他們的遭遇視若無睹,卻只說到了「警察被射一箭最嚴重」,對於合法擁有公權力和使用武力的警員卻處處維護和憐憫、對理大校園內的死物感到惋惜 [4],對於過去有學生受傷卻又置若罔聞,似乎習慣了高高在上,早已忘記了下一代正在以自己的未來作賭注,但求有人還年輕世代一個公道。

至於專訪中,指事件最終和平解決,我相信沒有太多人會同意這句說話。不計有多名記者在過程中中彈受傷,更有多間傳媒報道和拍攝過程中,看到有多人在衝突中受傷、當時更有大批傷者有低溫症,堪稱世界的人道災難。[5] 我們親愛的校長對此隻字不提,但卻不代表這些事情從來沒有在我們的記憶中存在過,只是代表我們不應該自欺欺人,正是和面對過去的事實,守護這段歷史至為重要。

至於校長當年的表現是否「佳」?我認為只說中了一半,因為表現不只是「佳」,更應是「仆街」個「街」,由「今日的 situation 很好」說起,就知道我們的大學校長就是這樣的貨色。

 

[1] 明報專訪:滕錦光:理大衝突「和平解決」 自評表現佳 稱「警察被射一箭最嚴重」 不掌握反修例被捕學生數字

[2] 【專訪】理大佛山校因疫情延誤 滕錦光冀早日敲定細節

[3] 【理大衝突】12 人踢保後遭控暴動 11 人還押 被指從校內「突圍而出」

[4] 滕錦光凌晨現身理大 對校園設施被破壞感難過

[5] 【圍困理大】無國界醫生昨拒救援捱轟 今午 4 人員進理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