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征召三十万军队仍将无力改变战争走势

0
692
乌克兰部队6月间在战场上操作挪威援助的M109A3自走炮。(翻摄自脸书)

【2022年09月29日讯】最近一周,乌俄战争正在出现新的变化。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启动部分动员令,这是俄罗斯在二战后首次进行全国动员。紧接着在23日至27日,乌克兰的四个被占区域:顿涅茨克、卢甘斯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启动了就加入俄罗斯的“全民公投”。公投结果自然没有出乎外界的预期,据俄罗斯塔斯社今天的报道,“绝大多数居民都表示支持加入俄罗斯”。

西方各国领导人都发表讲话,反对俄罗斯的这种让战争进一步升级的行为以及所谓的“公投”。但这些批判无法阻止普京继续这场战争,并且,这场在欧洲东端的战争正在呈现出长期化的态势。

自乌克兰在9月进入反攻态势后,已经收复了数千平方公里的被占领土。俄罗斯军队开始在乌克兰的战场上处于不利的局面,这也是普京宣布此次部分动员令的主要原因。但分析人士指出,征召三十万名军人的决定,“已经晚了,甚至可能太晚了”.

莫斯科将带来的仅只是30万的低级部队

“我感到惊讶的是,普京竟然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做出这一决定),如果我是(俄军的)一名高级军官的话,我会在2、3月的时候就向他建议了”,波罗的海安全基金会(Baltic Security Foundation)的研究员格伦·格兰特(Glen Grant)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

波罗的海安全基金会研究员格伦·格兰特(Glen Grant)
波罗的海安全基金会研究员格伦·格兰特(Glen Grant)

“当时,基辅周围的一切都处于面临崩溃的状态,俄罗斯当时需要军人,以便在每条战线上都能超过乌军的数量。在那个阶段,乌克兰人还处在准备的时候,俄罗斯是有可能去超过乌克兰军队的数量的。但他们没有这样做,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可现在已经晚了,甚至可能太晚了。因为俄军现在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训练,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这些军队可能需要至少两到三个月,才能产生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格兰特是一名英国陆军的退役军官,但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更加特殊,我是乌克兰国防部的第一位外国顾问,在2014年乌俄间爆发战争的时候”,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我现在每天都会通过自己的渠道,和乌克兰方面保持密切联系”,格兰特目前也作为国防和安全专家与乌克兰议会保持合作。

格兰特认为俄军现在在乌克兰战场上的士兵普遍缺乏足够的军事训练,“他们不是熟练的步兵,他们中的大多数只有普通的AK步枪,没受过训练或是训练不足,领导能力差,无线电设备也差。嗯,所以他们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是发射炮弹,并试图尽可能多地杀死一些人,然后再次向前推进。如果再另外得到一万人,他们还可以做到这一点。但问题是然后呢?他们要去哪里,他们可以前进多远?乌克兰人仍然会杀死他们中的很多人”。

“如果现在看在天平的话,这可能现在俄罗斯已经开始处于下方了。当然,我不是说乌克兰已经得到了一切,他们仍然失去了很多士兵。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俄罗斯只有在很少的地方仍然能够向前推进,而且在很多区域是相当薄弱的。因此,是的,乌克兰已经得到了主动权,毫无疑问”,格兰特说道。

武器装备供应恐现危机

基辅在战争爆发后就一直持续不断地呼吁其国际伙伴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

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昨日(27日)在一次北约特别会议上表示,“北约各成员国应发挥各自的工业能力,补充其武器装备库存,以不断向乌克兰提供支持”。斯托尔滕贝格之前也对媒体表示过,各国需要通过投入更多的武器订单,鼓励军火制造商长期扩大产能。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约瑟夫·博雷尔(Josep Borrell)在本月早些时候曾表示:”大多数[欧洲北约]成员国的军事储备,我不会说已经耗尽,但耗费的比例很高,因为我们一直在向乌克兰人提供大量的武器援助” 。

作为目前为止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的最多的国家,自2月乌俄战争爆发以来,美国已向乌克兰提供了价值152亿美元的武器装备。其中例如155毫米榴弹炮,以及HIMARS(高机动性火炮火箭系统)都在战场上发挥了巨大的威力,起到了改变战局走势的作用。

但据CNBC的报道,美国可能无法送出更多的155毫米榴弹炮弹,因为现在的库存是美军自己需要留下用于训练和备战的。美国国防大学副教授和高级军事研究员戴夫·德罗切斯(Dave Des Roches)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即便我们有新的制造计划,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增加。否则我们将没有能力供应乌克兰。”

但美国仍将会在未来几天公布一份为乌克兰提供价值11亿美元武器装备的计划。该计划将包括HIMARS发射器系统、配套弹药、各种类型的反无人机系统和雷达系统,以及备件、培训和技术支持。该计划将会使用国会批准的乌克兰安全援助计划(USAI)中的资金,允许拜登政府从工业界,而不是从美国现有的武器库存中采购武器。

但与正在接受西方世界源源不断的军事供应的乌克兰相反,俄罗斯似乎陷入了武器装备匮乏的境地。两周前就有报道称,俄罗斯正在为乌克兰战场采购数百万枚火箭弹和炮弹”。而北朝鲜便是潜在的卖家之一,朝鲜武器库里不仅拥有大量此类火炮,而且其中大部分都可以与俄罗斯的武器系统兼容。

波罗的海安全基金会的研究员格伦·格兰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表示,“我的猜测是,他们试图从朝鲜购买,也试图从中国购买,可能也试图从非洲国家购买,那些他们以前购买过他们军火的国家,他们试图把这些东西给买回来”。

但至少现有的报道和分析还没有发现,中国正在为俄罗斯提供军事装备方面的支持。虽然中国是世界第五大军火出口国,并出口不少经过现代化改造的俄(前苏联)式武器装备。

中国的态度开始转变

自乌俄战争爆发以来,中国已在不同场合多次表达了对于俄罗斯立场的肯定和支持,并大规模采购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等资源。

最近的一次高层表态来自于党内的三号人物,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他在9月访问莫斯科时,在与俄国家杜马议长沃洛金(Vyacheslav Volodin)的会谈时表示:“在涉及俄罗斯核心利益和一些重大关键问题上,中方对俄罗斯表示充分的理解和支持”,“现在的乌克兰问题是,美国和北约直接逼到俄罗斯家门口。俄罗斯采取其认为应采取的一些措施,中方表示理解,而且从不同的方面给予策应。可以说,俄罗斯被逼到了墙角,为维护国家核心利益而采取了一次反击。”

但迄今为止,除了能源贸易外,中国似乎并未对俄罗斯提供直接的支持。

瑞典的一位由于所研究的课题尚处在未公开阶段,所以在匿名的条件下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军事研究员表示,“俄罗斯与中国的所谓准联盟关系是脆弱和不牢固的。虽然中国的领导人公开表示过支持,并且通过能源采购为俄罗斯提供了经济上的支持,但中国对来自美国的压力有所忌惮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没有向俄罗斯提供军火的原因”。

而格兰特表示,俄罗斯在战场上不尽如人意的表现,也是一个中国不愿意与俄罗斯深度捆绑在一起的原因。“中国的很多高层可能已经意识到,俄罗斯正在走向衰落,他们可能会想,我们真的要把自己与另一个朝鲜,另一个失败的国家捆绑在一起吗?”

中国正在试图开始摆脱这种与俄罗斯深度绑定的外界认知。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上周的纽约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了乌克兰外交部长德米特罗·库列巴(Dmytro Kuleba)。这是自俄罗斯2月入侵乌克兰以来两人之间的首次会晤,尽管此前两人已进行过两次电话交谈。王毅还在上周四出席了安理会的乌克兰问题外长会议,王毅表示,应维护各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王毅在此期间还会见了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王毅表示中国愿共同促进双边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并称,双方应在坦诚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加强沟通和相互理解,防止误解和虚假信息。

当然,中国方面的示好,可能很难在短期内扭转中国最近几年强硬外交立场在西方世界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在近半年来中国在乌俄战争中对于俄罗斯的支持态度,无疑将对欧洲各国与中国的关系造成中长期的影响。

比如,将俄罗斯视为直接的国家安全保障威胁的东欧和中欧国家。

波兰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马辛-普日乔尼亚克
波兰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马辛-普日乔尼亚克

波兰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马辛·普日乔尼亚克(Marcin Przychodniak)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尖锐地表示,“俄罗斯和中国对国际秩序有着相同的政治修正主义目标,这个国际秩序对中欧国家的独立和繁荣有着重要的影响,特别是波兰的。俄中的合作是针对这些国家最具战略性的安全利益的合作,当然,俄罗斯仍然是最重要的威胁,但中国也发挥着重要作用。两者的合作有能力和潜力导致另一场全球军事危机的可能,这是最不可能但并非不可能的情况。只要中国支持俄罗斯的政治目标和经济,那么也将会成为对于东欧国家的生存威胁。中国只要还在政治上提供无限的支持,在经济上提供有限的支持,那么就是在对欧盟和东欧国家进行胁迫”。

普日乔尼亚克还表示,对波兰来说,“加强与美国的军事关系(其军事存在和军事采购方面)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特别是因为俄罗斯的侵略性外交政策,例如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因而,中国对俄罗斯的支持将使得波兰很难与中国建立更多的关系”。(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