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舅”热度未消“三舅”视频再现 命运更惨

0
712
近日,一段讲诉残疾人“二舅”的视频火了。德国自媒体人对影片中的一些细节进行点评,他认为,这部影片信息量很大,暴露了中共体制对底层民众的“不公平”。(视频截图)

【2022年07月29日讯】乡下残障人士“二舅”的视频,引发对中国社会不公现象的讨论。视频发布者称感到不安,已把“二舅”转移了,希望大家忘记他。然而,“二舅”热度未消,网上又传出“三舅”的视频,命运更悲惨。

近日,在中国严历审查的环境下,“二舅”的视频意外火了,不仅在B站热播榜名列前茅,而且得到官媒和其他官方喉舌的肯定和推荐。

不过,网民很快发现,排在该视频“创作团队”首位的是官媒新华社,而不是“外甥”(扮演者)“衣戈猜想”。网民的截屏信息显示,新华社被标识为“UP主”,而“衣戈猜想”只是“参演者”。

(网络截图)
(微博截图)

继“二舅”之后,更多命运悲惨的事例在网络曝光。7月29日,推特账号“真相传媒”转

发一段视频称:“三舅找到了。谁能找到大舅?”

视频显示,7月14日,四川成都一名特级残障人士,只能侧卧在三轮车上,但他为了生活,以这种艰难的姿势驾驶三轮车在大街上穿梭,为生计奔波。网友表示,“看的让人莫名心酸。”(视频:三舅找到了。谁能找到大舅?)

在中国各地,类似“二舅”这样的悲惨故事层出不穷。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长平7月28日在德国之声撰文表示,在苦难美学中,与命运抗争也包括对社会不公的反抗。但人们在“二舅”的故事中,读出是隐忍和顺从,“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

网民@LOOK1203总结说:“二舅承受了整个社会和家庭对他的不公与冷漠,无追责的医疗事故,城乡不均衡发展的盘剥,社会救济的缺失,养老福利的空洞,二舅稀里糊涂悲苦的一生,就被那个自称活在充满机遇社会的年轻外甥宣布人生胜利了。”

“二舅”引发了越来越多对中共体制下不公现象的讨论,发布视频的“衣戈猜想”27日发微博称,知道二舅的人越来越多,让他有点不安,已经把二舅和姥姥从小山村接走了,暂时不会回村,直到大家忘记他们。

(微博截图)

不过,“二舅”的热度不但没有降下来,反而继续在各方网友中引发更多震荡。

(网络截图)

有网友表示:“二舅视频里起码包含了:小儿麻痹流行(没打疫苗),遗弃女婴,留守老人,空巢老人(66岁的拉着88岁的到处干活维生,这个外甥竟然觉得酷)等各种社会问题,但统统被几句鸡汤给抹平了。”

(网络截图)

网上有文章质问“谁对二舅的苦难负责”:“我们需要思考的是,是谁制造了二舅的苦难?我们更需要思考的是,当二舅被一步步逼进生活的角落,让他就此扎根,甚至无奈接受的时候,又是谁在歌颂这种接受?二舅的视频并不是一次全民治愈,反而更像是一次全民麻醉。”

二十大召开前夕,中国社会民怨沸腾、危机四起。房地产爆雷,引爆烂尾房“停贷潮”;村镇银行爆雷,引发储户大规模维权;唐山打人案,当局压制舆论,引发民愤;持续的疫情清零封控措施,导致民众工作生活陷入困境;强制老年人打国产疫苗,事故频发,引发舆论反弹。

文章说,“二舅和普通人面临的生活问题依然没有解决……这些问题和二舅当年的问题并无大的区别,一个人的生活机遇究竟是如何被掌控和塑造的?”

有网友指出,把二舅放在美国,同样也是有得有失,得就是有个基本的保障,失就是没办法做网红了。

(网络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