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和不信

0
28

「吸啖氣 躲於海底裡 逃避
 思念很美 這片旱地無法比」— 麥浚龍《忘記和記》

執法者,本身就是捍衛制度的一份子。

商人,需要的就是可預測的風險。

理科文人,要求是以事實為據,透過理性和平方式表達自己。

無論怎樣看,我都應該屬於比較保守的人 — 相信制度,需要穩定,追求理想及中庸之道。

但看著過去十八個月,多年來相信的制度一級級崩潰;社會隨著各陣營爭奪絕對的控制權出現強大不穩,而社會充斥極端的言論及行為。

這不單社會上兩套不同價值觀互相衝擊的時代,對我來説更是同一個腦袋內裝著的不同價值每天在互相比拼的年代。

你說個人信念沒有動搖過,是自欺欺人。但我希望我的初心一直不變。

如果你每一天看著一件件顛覆倫理的事件在發生,覺得信念被折磨 — 我告訴你,這是很自然不過的事。There is no shame in this.

如果你信念因此被蠶食擊碎,在構建新信念時,在放棄相信香港的制度,高喊香港法治已死的同時,更全盤否定所有的制度與法治 — 我對你沒有駁斥,只有憐憫。

因為專制對我們最大的傷害,就是將我們思想改造:We are against everything.

We believe in nothing.

因為就這樣,大家只著眼改變不堪的今日,而放棄共同追求一個大家更值得擁有的將來。

My answer to that is: We need to believe in something.

我深信我們可以共同擁抱的是一套橫跨政治分歧的價值 — 一套讓社會可達至良治的價值。但如果停在這一點,這個希望就很廉價。

我們應更進一步思考如何在自己舒服的範圍內,於任何組織中將這些價值落實:從商者的商會,鄰里間的法團委員會,共同興趣或專業人士的協會,共同行業從業員之間的工會,同一家學校的家校組織,或宣揚政治理念的群組當中。將這些價值一步步體現並落實在日常當中,是我們為最黑暗時代亮起一點點燭光。

再進一步,現實社會政治體系的腐爛,讓我們有更好的體驗知道這個制度有什麽弱點。如果我們有機會走進去的話,可以如何發揮他的優勢,彌補這些弱點,撥亂歸正,體驗我們擁抱的價值呢?

港人經常高喊要當家作主。我們何不再思考,假設在遙遠甚至不可能出現的將來,奇跡讓我們可以在一塊不知存於什麽時空中的土地上 — 管他是英格蘭的一個小島上,台灣又或是澳洲的其中一部份內 — 重構一個讓港人可以真正自主的社會,我們會如何由零開始去建立一套全新的制度呢?這個制度如何彌補舊香港的弱點呢?我們如何去避免觸發舊香港一些長治難安的社會問題呢?如何承傳並發揮我們香港人尚有的優勢?這個制度需要擁有什麽知識的人去維持呢?如何才可以建立一個長久良治的社會?

這牽涉我們要繼續自強,建立足夠的知識,才有能力去構建或改變什麽:

法治淪亡,我們更需要手足讀法律,在有限的空間內捍衛每位朋友今天明日的權利。

憲法淪喪,更需要讀憲政的朋友思考為什麽我們的制度會這樣腐化?

工程界利益輸送貪污不絕,就讓工程界的手足探索業界操作,揭發這些不當勾當,以及如何道高一丈,等等等等。

而在此之前,其實社會上有不少有識之士已經努力在做著這方面的工作,並分享他們的成果。我們何不對他們也表達支持,參與他們的研究,討論他們的分析,回饋他們的意見?

最黑暗時候,我們可以選擇什麽也不再相信。但與其這樣在黑暗中停下來,我們何不選擇相信你我他每一個個體內都有讓社會步入良治的因子,並假以時日都可在各個層面中發揮出來。

信和不信,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PS: 這種長文,我知道一向係票房毒藥。不過裏面包含了近兩個月壓抑很久的感覺,需要一吐而出。

作者 Faceboo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