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科棄屍 國民教育還魂

0
41

通識科遭肢解後,千刀萬剮的屍骸被愛國者還魂,吹一口氣又再於校園彈跳。殭屍名稱待定,教育局文件暫稱之為「重新冠名科目」,此科既病且毒,與新冠病毒名稱雷同,實非巧合。

教育局鬼鬼祟祟地在諮詢文件附錄中披露課程重點,「新冠名科」有三大毒素:狹隘、封閉、虛偽。

狹隘

通識科六大單元,當中個人成長、公共衛生、能源科技與環境的單元基本上消失了,新科目只剩三大主題。以往的「今日香港」,收窄變作「『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往日談「公民」概念,會講本地居民、中國公民與世界公民的身分認同,新科目只叫你認識「國民身分認同」,叫你認識國旗國徽國歌;談「一國兩制」,也非以往論及政治參與,而只限認識國家安全等指定八股,指明要講「總體國家安全觀」、「主權治權在中國」等觀念;講香港社會多元特徵,則開宗明義要以「中華文化為主體」。即是把認識香港的環節,收窄至黨國主旋律,實則就是國民教育政治課。

以往「現代中國」單元,則巧妙地挪移轉換,變成新科目中「改革開放以來的國家」,即是把新中國前半段的大饑荒、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人間悲劇一筆抹掉,只談改革開放後人民生活質素與國力的「提升」、香港如何融入國家發展(即大灣區)、國家的國際事務倡議(即一帶一路),即是全面唱好,收窄至只談大戰略與強國輝煌。

封閉

第二毒,是課程「封閉」。本來,要談一國兩制、國家發展,若能開放討論,利弊紛陳,多元思考,也是好事。但通識科與新科目課程重點之分野,在「問號」之多寡。正如一些通識科老師所說,通識科課程綱領每個學習主題都列出問題,全部是問句,有很多問號,代表沒有既定答案,鼓勵開放討論。新科目呢?卻全是述句,指明你學習官方一套,認識祖國一切美好天天向上。新科目沒有問號,只見句號,代表不需要你思考,只需要你被動裝載,企定定被灌輸。其實,這不叫國民教育,這根本不是教育。

虛偽

第三種毒更大問題,叫虛偽,分三種層面。第一重是課程設計的虛偽,往日通識科,強調「批判思考」,新科目假惺惺地在學習成果加上「慎思明辨」的虛話,事實上沒有給你思考的餘地。學生答題,可以不同意國安法條文嗎?可以不愛國嗎?可以質疑「全面管治權」是僭建物嗎?這樣答考試會及格嗎?

另一層面的虛偽,則是把課室變作一台戲,師生面對八股教材,又不容自由思辨,教學的老師言不由衷,答題的學生則口是心非,如此互動竟然就佔了新科目近七成課時,那是幾十萬師生一種劃時代的悲劇性浪費。

更大的虛偽,則是校園課堂與現實世界的反差。大家都明白新冠名科目其實就是政治病毒科,但莘莘學子都有免疫力,因為天天在電視上看見戰狼嘴臉,班上同學每星期都有告別派對舉家移民;加上今天的年輕人,舉一反七,上網多過上堂,高中生一定能明白新科目之假面具,想洗腦只會徒勞;就算真的被打毒針,迷迷糊糊時參加新科目硬性規定的內地考察,遇上封網審查、言論禁忌、甚至過關時被查手機、被祖國關懷,就是大夢初醒的時候。

早前的歷史試題考卷風波,一葉知秋,黨官露出真面目,很多家長就是因為此事決心逃難,免子女受荼毒;今回政治病毒新冠科,狹隘、封閉、虛偽,過兩天又推國家安全,初小學生也不放過,教育局政治掛帥,再次獻世,為移民潮推波助瀾;洗腦教育趁世紀大瘟疫時快刀斬亂麻,又是令家長義無反顧告別香港教育制度的最後一根稻草。

病毒猖狂,免疫力不嫌多,留下來的家長也要自救。明辨是非的民間健康力量,也要組織設計新教材。新科目課程中留白的、避談的、走樣變形的,民間要講;國家提升之中的大倒退,民族情懷既狂熱又玻璃心的一面,現代中國的幽暗歷史,基本法被僭建的危樓狀態,公民社會要年年講月月講,抗衡黨官陰招。

世紀病毒當前,不能掉以輕心,時刻保持戒備警惕,你的子女絕不能畀人搞。

 

相關文章:戰狼自摑:「泛化國家安全」一朝回到殖民地

(本文刊於《蘋果日報》論壇版,此為更新版)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