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手記】譴責、聲討、割席 然後呢?

0
36

上周最重點的新聞只有一則,7.1 刺警案、梁健輝之後再以刀自殘死亡。

官方論述中,這是必須被譴責、討伐的「本土恐怖主義」,學者沈旭暉等隨即提出,針對官方權力展現 — 警員的襲擊,與「恐怖主義」的定義不全然吻合;但即使撇除這個定義問題,目前的社會實況,與官員所強調、全個社會應該與暴力「恐襲」劃清界線,大相逕庭。

7 月 2 日全日,大批市民帶同白色鮮花,在事發的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外,或默站或鞠躬獻花,縱然警方在現場持續截查、警告,獻花的市民仍然不絕。

無論作為社會的紀錄者、抑或作為社會的一分子,自不樂見暴力襲擊,及施襲者走上絶路,因這顯然是個警號,反映社會已經偏離正常平衡狀態,無論持甚麼政見都難以否認,事件反映社會上有部分人認為,當下的香港已經無法以合理方式表達意見,只能訴諸極端手法,而其行徑獲得部分人同情甚至認可,這是新任保安局長鄧炳強如何強調「本末倒置」,都無法否認的實況。

更重要的是當我們應對、記錄這些過去在香港罕見的極端事件時,若只是大聲疾呼、譴責聲討,而完全不正視背後的社會矛盾,可能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

巧合的是,13 年前的 7 月 1 日,中國亦出現了「楊佳案」。

當日,北京青年楊佳闖入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殺死六名警察、刺殺五名警察及工作人員,起因是不滿警察曾無理拘捕和毆打他,楊佳追討不果;後來楊佳被判「故意殺人罪」成立並處死,但他在網上被部分人奉為「大俠」或「英雄」。

楊佳案和梁健輝案是否有可比性人言人殊,但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當時對案件的評價,或許也值得反思。

他認為案件不是偶然、「孤立」,而是中國社會平衡性斷裂的標誌之一,罪魁禍首是中共當局迷信暴力的政策,當中國變成名副其實的警察國家,警察被推到第一線處理官民矛盾,被視為公權力傷害民眾的工具,就會成為少數人報復的對象。

「中國社會彌漫著日益嚴重的暴戾之氣,其主要根源,不是來自民間的暴力偏好,而是來自官權的暴虐統治…官權如此作為的民間效應,只能加強民間逆反,成倍地放大了這種暴戾氣氛,產生更多的民間暴力反抗,製造出更多的『大俠』或『英雄』。」(《劉曉波傳》 余杰)

本週其他焦點專題、報道:

【專頁】中共百年影像誌 主旋律外的時代回聲

【美麗新香港】各區「一片紅」祝賀主權移交 24  年、建黨百年

【國安法元年.專訪】還押逾 7 個月 「美隊 2.0」馬俊文由堅執到放手

【新浪潮.4】從 CapTV 到試當真 許賢與蘇致豪:認真演荒謬、荒謬演認真

《生活的立場》Vol.3 「小國‧弱旅‧逆轉勝!」

立場影像博客|曾志豪《一周頭條新聞》2-7-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