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員宣誓.專訪】「高危」林進決宣誓:冀守住「可能性」 去留皆可展示反抗意志 

0
794

要求區議員宣誓修例昨(21 日)刊憲生效,民主派區議員宣誓去留成為焦點;天水連線區議員林進,本身排在盟友伍健偉名單第二參與民主派初選,自然被視為 DQ 高危份子,《香港 01》亦引消息報道,排在初選名單的人,即使不是首位,都會被 DQ(見相關報道),但出乎外界預期,林進在條例通過前一日於 FB 宣布,決定宣誓。

他承認宣誓去留纏繞他很長時間,當初傾向不宣誓,「如果我們最後因為議席而搞到咩都唔可以講,仲算唔算係一個從政者?」亦有很多人勸他不要宣誓,但他最終決定宣誓,為了守住「每一個可能性」,即使代價可能是 DQ、破產、入獄,「當然我自身風險大咗,但係我哋一走,條線會退得愈來愈快。」

元朗區議員林進

他一再強調,去與留對或錯,當下根本無法判斷,重點是是否繼續保有反抗意志,這只有時間能證明,宣誓與否只是開始:

「唔係我哋選擇留低或者辭職,去展現反抗意志,而係我哋之後會點做。」

***

走進林進在天水圍天瑞邨的辦事處,有一隻名叫「赤玉」、只有幾個月大的小貓,是近一個月他們救回來的流浪貓,這隻小貓竟然成為了林進連結街坊的點,「有隻貓之後街坊多咗好多,又會連結到環保會,又連結到一班環保街坊,從中又帶動到唔環保的人走向環保。」

由一隻貓引發的連結,就是林進口中的「可能性」,亦是他最終決定宣誓尋求留任的重要原因。

作為抗爭派的一份子,排在初選名單第二,林進坦承自己即使願意宣誓,都是被 DQ 的高危一群,即使過到宣誓,「都未必過到整個任期」,在區議員宣誓議題上,他一開始亦傾向拒絕,特別是盟友伍健偉因 47 人案被控告還押,「有段時間比較失望,參加一個初選都可以搞成咁,其實係咪真係仲有空間可以從政呢?」

他亦問過自己,由 2019 年運動而起成為區議員,「去到呢一刻治空間好似已經縮到唔知去咗邊,係咪代表我哋歷史任務完結咗?」

「我睇法係,未必。」

林進表示沒有甚麼決定性時刻,令他由打算辭職改為決定宣誓,甚至探望還押中的伍健偉,大家的結論都是尊重各自的決定不會綑綁,令林進「轉軚」的,反而是一件件「小事」,例如「赤玉」帶來的連結,例如早前有警察入邨拉人,街坊一呼百應到場關注,「原來我哋做緊的事,好似會令到少少人有啲改變。」以至日常和街坊的傾談相處,發現不少人被恐懼籠罩,「有街坊會擔心投票係咪都係犯法…擔心在 FB like share 其他人言論,或者 follow 人會唔會犯國安法。」

「原來我喺度,起碼佢仲問到我,可以安撫佢其實唔會嘅,如果我哋呢個點都無埋,佢完全唔清楚呢個政治環境係點,只會令大家愈退愈後。」

這些社區中的點滴小事,最終促成林進決定宣誓留任。

***

當然,林進選擇宣誓,和政權是否認可他「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是兩回事,選擇宣誓他可能會面對即時DQ、被追討薪津,以至日後被指違誓面臨虛假陳述的刑事檢控等等,「我預了坐監,預了會破產,其實還有甚麼好怕呢?我決定留下來,我覺得這些是必然會發生的事。」

林進表示留下來是一條更艱難的路,但這一刻他眼中只有「向前行」,在當下的香港,各行各業不同界別的人都要面對風險,「係咪答案只有一個,就係辭職呢?最後個爛攤子係咪留低比其他仲喺度堅持嘅人呢?」

「坦白講我無一個既定答案。」

這去留問題,和近日熱議的移民爭論其實亦有類同之處,「我唔係想話大家一定要留低,移民就係衰仔」,只不過就他個人而言,他覺得辭職是一個相對輕鬆的方向,「我想辭職其實很容易,一句說話、出一個post 就做到」,而他個人的選擇是較「困難」的一方,他看的是難易不是對錯,每個人的選擇都有其原因,他亦樂見整體主流社會,對於區議員去留亦更尊重包容,「無再好似以前咁二元對立。」

 他亦一再重申,雖然期望可以守住一些陣地,他亦沒有絕對把握,留下就一定是較佳的選項,因為在國安法和宣誓重重關卡下,即使他宣誓過關,繼續作為區議員,都難免要在言行上作妥協,「每個行徑都要諗吓,會唔會即刻導致我哋議席完結,諗呢樣嘢係咪值得去做、繼續講,用咩形式去做、去講。」

「某程度上都可以當呢個係…可唔可以叫做自我審查,都算係。」

所以他亦有擔憂,因官方紅線下逐漸後退,即便保有區議員的身份,代價可能連是言行都愈來愈穩陣小心,畏首畏尾,最終連最重要的初衷都不保,「所以我無時無刻去審視自己…我依刻退、嗰刻退,係咪已經唔係當時的我,甚至可能退到某一刻,唔可以話我無背棄個初衷。」

「呢樣嘢我諗要交俾大家去睇,我係咪已經背棄咗。」

林進辦事處一角

***

要審視一個人是否已經背棄初衷,能驗證的只有時間,林進一再強調,不需要亦不應該以宣誓與否去判斷一個區議員,重點反而是宣誓或辭職之後,怎樣做。

「如果你辭咗職,你覺得更自由可以無拘無束咁講嘢,表達政治論述,咁呢個係反抗…或者利用建立咗嘅身份,影響力繈續做從政者,呢個係反抗。」

「但如果你最後喺香港見唔到你蹤影,我睇唔到呢個係一個反抗。」

同一道理,對於林進在內,選擇宣誓留任的區議員更直接、甚至更嚴格,「我係咪咩都唔做,淨係識後退,定係我都會繼續去嘗試,喺咁艱難情況下繼續搵出路?」

不忘初衷、繼續反抗,這是林進為自己選擇宣誓作的期許,至於他是否有機會繼續作為區議員,以至他一旦能在政府劃下的窄門中存活後履行今天對自己的許諾,「呢樣,要交俾歷史做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