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创始人:中共掩盖疫情 中国死亡人数达4亿

0
645
中国疫情严峻,各地殡仪馆传出“尸满为患”,有网友拍下穿戴孝服家属挤满殡仪馆广场画面。(取自网路)

【2023年01月16日讯】中国发生疫情海啸,尸体横陈医院,火葬场大排长龙。中共极力掩盖,发布的疫情数据难以自圆其谎。民间大量一手信息显示中国因疫情死亡人数巨大。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说,中共一直掩盖疫情,中国因疫情已经死了4亿人。

去年11月起,中国疫情全国多点同时爆发。自12月7日官方被迫放弃清零管控,中共疾控中心连续11天公布无新增死亡病例。疾控中心1月8日宣称在12月7日至1月8日期间,只有37人因疫情死亡,举国上下没有人相信。

严厉审查的中国社交媒体上,无数家破人亡的惨剧天天上演,远远超过中共公布的情况。外国媒体纷纷质疑中国的疫情数据,但是谁也拿不到中国的准确数据。因为中共放弃统计相关数据,并禁止病例上写“新冠”。

法轮功创始人李大师说,三年多来中共一直在掩盖疫情,中国的疫情已经死了4亿人,这波疫情结束的时候中国会死5亿人。

李大师说,上次萨斯出现的时候,中国死了2亿人。多年后,中共发现人口减少了,马上放开二胎制、三胎制。

2021年12月,国际知名人口学家易富贤估计,中国2020年人口是12.8亿,而不是官方人口普查数据所说的14.1亿。

汉学家、军事家本‧劳森(Ben Lowsen)1月5日在《外交家》杂志发文说,中国人民现在恐面临“自大跃进以来最大规模的死亡事件”。

他说,在1958年至1961年,毛的政策导致了2000万或更多的人死于饥荒,在混乱和悲剧之中,中共当局决定不提供统计饥荒死亡数据。

“一个不祥的对照是,今天的习近平政府基本上也放弃了提供COVID-19统计数据。”劳森说。

离谱的疫情数据和“搅浑水”策略

早在疫情初期,中共公布的数据,就遭到外国专家的质疑。

美国史蒂文斯理工学院量化金融项目主任乔治‧卡尔霍恩(George Calhoun)去年1月在福布斯(Forbes)撰文,质疑中共官方报告里面的感染率和死亡率。

他推算,中共政府报告的COVID-19死亡率为每10万人中平均0.321人死亡,美国的COVID-19死亡率为每10万人中平均有248人死亡,美国比中国的平均死亡人士高出800倍。这怎么可能?

福布斯今年1月2日的文章说,对中共官方的数据分析后显示,在武汉封城的90天内,COVID-19的平均死亡率比中共官方公布的全国死亡率高376倍。自武汉2020年初爆发COVID-19以来两年里,若把湖北省不计入,余下的13亿中国人中,仅有200~300人死于COVID-19疾病,那么死亡率为每10万人中平均死亡0.002人,比美国的死亡率低12.4万倍。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中共惯用“搅浑水”策略,“反正要撒谎,那我干脆就撒大点,越大越好,因为如果谎言超出了一般人想像的地步,那么一般人在推测估计真实数据的时候,就会受到想像力的限制,反而会给出一个比较低的估计。”他对美国之音说,官方知道没人会相信它的数据,它也不指望别人会相信,只是想把水搅浑。只要死亡数据成为谁也都说不清楚的无头案,当局的目的就部分达到了。

大城市殡葬系统瘫痪

中国各大城市的殡葬系统目前处于瘫痪状态。

《华盛顿邮报》1月10日引用美国马萨尔科技(Maxar Technologies)拍摄的卫星图像,显示从北京到南京、从成都到昆明,分布在中国东南西北不同位置的城市殡仪馆活动都异常忙碌。

根据马萨尔科技去年12月24日拍摄的卫星画面,北京通州一家殡仪馆似乎在那段时间建造了一个新的停车场。《华邮》确定扩建日期在12月22日或之后的几天。在不到2天时间后,殡仪馆一下停放了一百多辆汽车。

在南京帮助运送尸体的司机对《华邮》说,他开了几十年灵车,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象。

类似的场景在中国各地的殡仪馆上演。

“整个系统现在处于瘫痪状态。”近日在上海火葬场接听电话的一名员工告诉彭博社,“这里忙得应付不过来。”

上海宝兴殡仪馆一名员工去年12月28日对大纪元说,“我们8点钟开始发号。现在天天都是4、5个小时排队,拿不到的,就只能后面再来了。我们现在天天是四五百(火化尸体),原来每天90(具尸体)已经是封顶了。工作人员已经是加班加点在工作了。”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共有15家殡仪馆。

去年12月19日,沈阳一家做殡葬服务的老板告诉大纪元记者,沈阳多家医院急诊都有人员死亡,(尸体)拉不过来了,“我去(急诊)拉过”。

他透露,当地没有车拉尸体,故尸体无处存放。

“人走(死)得太多了,没办法,太多了。”他说,“哪个医院都那样,有的医院遗体都堆了十来个,七八个,遗体搁那放着,没办法呀,运不走呀,一点儿招儿也没有。”

《经济学人》报导,一名殡葬工作人员说,河南县级市邓州市的一家火葬场每天处理100多具尸体,最近几周每天处理多达160具尸体。该设施在COVID大流行之前每天只处理30〜40次火化。这名工人说他比平时忙三倍,并将其归咎于新冠病毒。

赵紫阳秘书鲍彤之女鲍简1月13日在推特发帖说:“北京一个月死了几十万人,市政府还敲锣打鼓开表彰大会。简直不要脸透了!一个月不到身边朋友或其亲人走了17人了,这在我一生中都闻所未闻,莫不是又赶上千年一遇的事?北京你怎么向市民交代一个月之内90%人感染病毒的魔鬼速度?从一开始的90%无症状到现在90%有症状,且10%重症?”

另一个网友回复,“我就在北京,您说几十万这个数字可能有点保守,我估计得上百万。”

鲍简回复,“我没有准确数据,但是根据殡仪馆爆满、多尸一炉、焚烧排期长于往日数倍甚至十几倍、急救系统瘫痪、急诊排大队、医院太平间爆棚、棺木、骨灰盒、墓地供不应求……再根据局部有限放出的重症、白肺等数据,最重要根据官方一言不发的态度做出的主观判断。”

除了大城市,农村也不乐观。因安全问题而要求匿名的体制内人士王先生日前告诉大纪元记者,在他的老家安徽现在疫情特别严重。

“我们那边,老人先死了一批,我们邻居也死了2个。现在年轻人开始(死人)了。农村更厉害,天天小镇上多少家死人的,天天都办丧事。”他说,“当地医院也是有通知,不准以新冠的名义死亡。全部以基础病,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这样的死因。”

彭博社说,在河南鹿邑县的一个村庄,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病人。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弥漫在村子里,许多家庭选择让家人在家中度过生命的最后阶段。他们的名字不太可能出现在中共任何官方COVID死亡名单上。(大纪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