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击国际溯源压力 中共再次甩锅美国

0
280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

【2021年07月31日讯】“欧洲发现的新冠病毒来自德特里克堡!”这样耸动的标题近日在中国网站上疯传。与此同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0日再一次质疑美国德特里克堡才是疫情起源。这是不是中国试图搅浑水的新一波宣传攻势?有美国学者反过来质疑中方说,从中国病毒专家石正丽发表的文章中发现,中国才应该解释石正丽2012年在云南6名矿工身上发现类SARS病毒肺炎的相关资讯。

中国海外网转载中国《科技日报》的文章,耸动的标题声称“欧洲发现的新冠病毒来自德特里克堡!” 而且病毒传播已经有了清晰的路径,还把所谓美国“世界新闻网”(wn.com)以及《华盛顿邮报》的报导连结起来,声称世界新闻网报道说“正是2019年美军通过其血液项目将新冠病毒带到了欧洲。”

在中国外交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日报》和央视的记者就以相关报导询问发言人赵立坚,赵立坚更加码指责,质疑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的研究权威,美国是世界第一,更有可能是起源。

赵立坚话说一半搅浑水 刻意保护石正丽?

赵立坚话说一半搅浑水 刻意保护石正丽?
赵立坚话说一半搅浑水 刻意保护石正丽?

“美国大搞疫情政治化、病毒污名化、溯源工具化,把撒谎、抹黑、胁迫奉为圭臬”,赵立坚更点名,“美国才是全球此类研究最大的资助者和实施者,特别是北卡大学巴里克团队是此类研究的权威。”

赵立坚话只说了一半。他刻意不说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微生物与免疫学教授巴里克(Ralph Baric)当初有关功能增益的研究是和石正丽合作;巴里克研究用的病毒则是由石正丽提供、以武汉病毒所英文命名的“WIV1-CoV冠状病毒”的全基因与嵌合体(chimeric )。

事实上,巴里克在2016年的科学报告中就警示石正丽,“不断的混入不同的冠状病毒,会为产生危险的新病源体创造大量机会”,双方后来也因美国的法规限制,终止合作。

巴里克日前也联署公开信,呼吁对包括实验室外泄可能性的假说在内,做完整的溯源调查。

针对赵立坚的指控,截至发稿,巴里克并未回复记者电邮的查询,办公室电话则无人接听。

国际溯源压力大 中国再次发动假信息战?

而中国《科技日报》的报导,经记者事实查核发现,所谓的美国世界新闻网 “wn.com”,并不是知名美国媒体机构,这间总部设于美国的网站,是以搜集世界各国媒体的报导为主,从中国官方大肆抨击的英国广播公司(BBC),到新华社以及《人民日报》英文网站刊登的内容,美国世界新闻网都会节录原文照登。

在wn.com搜寻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几乎都是《人民日报》、《中国日报》及新华社英文的文章。

英国《卫报》曾形容,wn.com就是一个会让人沉迷其中的强大搜索引擎。

就更不要说《华盛顿邮报》近期一篇题为“从武汉到巴黎与米兰”、追寻零号病人的报导中,根本没有提到德特里克堡,也根本没有说:“欧洲发现的新冠病毒来自德特里克堡。”

《华盛顿邮报》引述意大利科学家阿波隆尼(Giovanni Apolone)的话说,只确定在近千个筛检样本中,有10%的人早在2019年9月就已经具有冠状病毒“抗体”,阿波隆尼还说,尽管研究已经完成,但研究团队的科学家们意见有分歧,情况复杂。

中国云南类SARS不明肺炎 2012年就出现

专研生物化学的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教授艾布赖特(Richard Ebright)接受自由亚洲访问时就直斥,难道中国外交部的人真的“蠢到相信自己的说法吗?”疫情大流行的起源就是在武汉,德特里克堡与巴里克所在的北卡罗来纳大学,都距离武汉1万2000多公里远,他更引述石正丽早先发表过的论文,质疑中国才该解释2012年云南矿工感染的类SARS不明肺炎。

“石正丽武汉病毒所的团队,2013年公布的一项关于类SARS冠状病毒的研究,是和现在大流行的新冠病毒最近似的病毒,那是她发现2012年云南有矿工感染不明肺炎死亡,之后就开始搜集中华菊头蝙蝠所携带的一系列冠状病毒,而我们知道,中华菊头蝙蝠在中国很多省分都有。”艾布赖特告诉记者。

石正丽在2018年还将这份报告公开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网上数据库中,而这也是美国通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与武汉病毒所合作的研究项目之一。

算法与大数据主宰网络世界 谣言传播比真相快

专研互联网生态信息的史丹佛大学互联网天文台(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项目研究主任德瑞斯塔(Renee Diresta)就形容 ,“网络的算法,决定信息出现的频率,各类信息在不同媒体平台上不是平均地出现的。”

wn.com上也公布这两个信息:“推特和油管公开推播中国在关于新冠肺炎上的假信息”;“中国的谎言和宣传机器以机器人横扫推特,大量散播掩饰武汉病毒实验室和疫情的信息”。在中国网络防火墙与中国一些媒体的特定筛选下,这两个资讯又有多少中国读者看到呢?(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