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忌讳!“翠”字极敏感 网友怒创新词 “除夕夜”悬了

0
686

【2021年02月26日】(明德网记者唐鸣谦报导)最近日本手游在微博平台做宣传时,将主角名字“高峯翠”中的“翠”隐去,并附言说明“由于特殊原因,暂时用罗马音代替”,一下子令外界意识到原来可被拆为“习习卒”的“翠”字已经成了敏感词。

网友纷纷表示“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梦回大清哈哈哈”,还有人调侃说,替中国翡翠行业担心。

由于字拆分后有“习死二次”之意,去年中共病毒于武汉爆发后,网络上就曾兴起“祈翠”潮,网民借此来表达对当局不当处理疫情的愤怒。

这当中蕴含的民间智慧要归因于中共严厉的网络审查。根据大纪元去年7月获得的一份中共内部文件,仅与习近平有关的敏感词就多达3万5476个。为了避开审查制度,中国人发明了替代词。

最简单的替代法是用拼音首字母,如在武汉疫情中,官方发现民间对瞒报、物资分配不公等现象极度不满后,就出手“控制和引导舆情”,网民发现“武汉”和“湖北”这两个词在微博上被限流,于是就用“wh”和“hb”代替。

对于更为敏感的内容,替代词就更为复杂,例如“六四事件”是网监部门审查的重点,网友为找替代词不得不变换了许多花样,包括“5月35日”,“4月65日”,“民国87年”,“8的平方”等。

在中共舆论审查的围堵下,中国人创造出大量精彩,甚至令人捧腹的替代词。“翠”就是其中一个。

去年微博上甚至一度出现“每日祈翠超话”,不过当然很快被封锁。不过微博暂时并未将“翠”列为“搜索禁词”,而是对搜索结果进行了精细化的删除处理,“祈翠”一类的词已无法查到。

官方此举似乎激发了民间的愤怒情绪,用剧照合成的“驾崩梗”开始进一步热传。更有人一怒之下干脆把“除夕夜”变为“除习夜”。海外社交平台推特上都有人转发说:“刚刚学了一个词,‘除夜’又开始祈了吗。

法国独立制片人王龙蒙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虽然习近平成功修宪已经3年,但从他重判任志强、打压许章润及其他异议声音等一系列动作来看,作为中共元首的他其实非常虚弱:“这种文字狱让我们想起了古代帝王的名讳历史,对皇上的避讳变成了严酷法令,习近平正在重复这样的历史。越是离谱的禁令,越能彰显权力,也越显示他的虚弱,他只能用严厉的钳制言论自由的手段,来压制人们愈来愈不满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