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學生會解散】料校方壓力是主因 前會長:散聚有時,解散唔係永遠訣別

0
67

創立半世紀的中文大學學生會今( 7 日)宣布解散。前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峰接受《立場》訪問時表示感到可惜,但對決定不意外。他指出,校方壓力絕對是學生會解散的主因,如學生會所說他們被置於兩難局面;校方不但無為學生會抵抗外界壓力,「反而將所有壓力卸落學生到,同學生割蓆」。但他認為「散聚有時,解散唔係永遠的訣別」,他日會有其他有魄力的人承傳學生會的精神。

另一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區倬僖則表示,「看到今日的局面我感到非常痛心」。

前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峰接受《立場》訪問時表示,過去數月有很多公民社會組織解散,加上中大校方一直對學生會的態度並不友善,以不同方式打壓學生會,「(解散)係預視到」。

對於成立半世紀的學生會宣告解散,蘇坦言感到可惜,但他認為「散聚有時,解散唔係永遠的訣別」,他日會有其他有魄力的人承傳學生會的精神。

蘇浚峰:相信現屆學生會受一定壓力 「佢哋唔想行到呢一步」

有不少中大人均批評,學生代表會的解散決定未有諮詢全體成員,亦沒有經全體會員投票通過,蘇則認為,程序上經全民投票決定解散會更適合,但相信現屆學生會受到一定壓力,「佢哋唔想行到呢一步」。

蘇又說,校方壓力絕對是學生會解散的主因,如學生會所說他們被置於兩難局面,若按照校方要求註冊成獨立社團,基於政權對學生會的負面印象,很可能會被定性為「非法社團」;但校方並無為學生會抵抗外界壓力,「反而將所有壓力卸落學生到,同學生割蓆」,又說「這不是負責任校方應做的事」。

中大學生會轄下的中大校園電台及學生報等組織以往會報道及討論不少社政議題,蘇相信學生會解散後,相關組織將難以生存,但他認為,自 2019 年反送中運動後,香港人和中大學生均領悟到可用不同渠道主動繼續參與社會,「呢啲嘢(社政事務)冇咗學生會會多咗限制,冇咁有代表性,但仍然會有發掘空間」。

區倬僖:嚴重打擊香港學運傳統 決定逼不得已

另一中大學生會前會長區倬僖則表示,「看到今日的局面我感到非常痛心」。區續指,除了因為這個有著超過半個世紀的地方傳統被逼終結,同時亦想像不到究竟學生會一眾成員是受到何等巨大的壓力,才逼不得已下這個決定。

區又說,回顧過去五十多年,中大學生會一直代表學生自主的精神,在校內為同學謀求福祉,同時以學運推動社會進步;「中大學生會被逼解散,除了一如最近公民團體解散潮般,是香港公民社會持續萎縮的現象外,亦嚴重打擊了香港學運傳統」。

中大則發聲明表示,過去數月一直建議學生會向政府註冊,以確保學生會能夠依法運作,認為「是讓學生會合法而有效地持續運作之最可行方式」,「對於學生會最終決定主動解散,大學對此感到遺憾」(見另稿)。

今年月初中大學生會一度被校方「封殺」並要求向政府獨立註冊,自行承擔法律責任;中大學生會曾徵詢專業法律意見,大律師建議學生會「不需要」獨立註冊(見另稿)。學生會上月召開會議接納代表會全體代表請辭及解散議案,今日終宣布解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