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场还是“特洛伊木马”?中国对美基础设施投资再遇阻

0
186
一项饱受争议的中国对美投资项目近日再生波澜,德克萨斯州议员正努力通过立法阻止一家中国公司在当地修建风电场,以防止中共威胁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安全(视频截图)

【2021年05月17日讯】一项饱受争议的中国对美投资项目近日再生波澜,德克萨斯州议员正努力通过立法阻止一家中国公司在当地修建风电场,以防止中国(中共)威胁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安全。分析人士指出,在可预见的未来,类似事件将有增无减,预示着即使美国开启大规模基建将为全世界的公司提供投资机会和市场,中国企业也很难从中分一杯羹。

美国军事基地附近的“特洛伊木马”?

自2015年以来,一家名为GH美国能源(GH America Energy)的公司在德克萨斯州瓦尔佛得县(Val Verde County)购买了14万英亩左右的土地,打算在这里建设一家风电场。这个名为“蓝山风电场”(Blue Hills Wind Farm)的拟建项目距离美国劳夫林空军基地(Laughlin Air Force Base)不足70英里,这座空军基地是美国最大的飞行员训练基地。

“蓝山风电场”项目从宣布伊始就饱受争议。

首先引起人们警觉的一点是,“GH美国能源”是中国上市公司“广汇能源”的子公司,而广汇能源的老板是人称“新疆首富”的孙广信。孙广信18岁当兵,毕业于西安陆军学院,在中国军队服役近10年,曾参加中越战争。他在退伍后开始经商,并担任新疆自治区政协常委等职务。反对蓝山风电项目的人士担心,GH美国能源公司或与中国军队有关联,他们可能会借助这个距离美国空军基地如此之近的风电场从事间谍活动。

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唐娜·坎贝尔(Donna Campbell)是反对“蓝山风电场”项目的领导者之一。她日前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指出,该项目拟建700英尺高的风力涡轮机,这比正常的风力涡轮机高出2、3百英尺。此外,该项目还计划在风电场附近修建1万英尺的跑道。更可疑的是,这个风电项目所选择的地点其实是一个“不怎么有风的地方”。

“为什么?”坎贝尔参议员一再追问。

她对美国之音说:“当你深入观察这个项目时,就会觉得它更像是特洛伊木马。”

2020年7月,德克萨斯州联邦参议员约翰·科宁(John Cornyn)和泰德·克鲁兹(Ted Cruz)以及时任德克萨斯州联邦众议员的威尔·赫德(Will Hurd)联名致信当时的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对“蓝山风电场”项目提出了类似担忧。

议员们在信中说:“劳夫林空军基地是我们的世界级空军飞行员训练场,其中许多人是未来的F-35和B-21飞行员。人们担心,一个与中共有关系的项目,如此接近这些飞行员训练的地区,可能会威胁到我们的竞争优势和国家安全。”

美国电网的安全隐患?

另一个主要担忧在于基础设施安全。“蓝山风电场”在建成后将连结德州电网,这是美国三大电网之一。一旦如此,中国方面便有机会接触到美国重要电网的技术、数据和软硬件。有人担心这将给中国黑客对美国电网发动网络袭击提供机会。

军事和安全专家曾指出,“网络战”是未来战争的主要形式,其中就包括对对手的电网、电站、水库、输油管道、公共交通等关键基础设施进行网络袭击,其后果不亚于一场传统战争。近日,美国殖民管道公司(Colonial Pipeline)受到据信是俄罗斯黑客的网络攻击,造成美国东海岸最重要的燃油管道瘫痪,多地燃油供应连续6日吃紧。今年2月,德克萨斯州由于极端天气遭遇了一场大规模停电,引发粮食和饮用水短缺,至少48人死亡,直接财产损失高达千亿美金。这些事件都让人们进一步看到了基础设施安全的重要性。

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唐娜·坎贝尔对美国之音说:“入侵我们的基础设施将对我们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这家中国公司有意这么做,但是这个项目会让美国的电网处在敌对国家的影响之下。他们连接上我们的基础设施,就能搜集到情报,了解我们州的弱点,还会威胁到其他关键基础设施。”

坎贝尔参议员进一步强调,她的担忧并不仅限于“GH美国能源”这样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公司。在她看来,任何一家中国公司都不应该被允许涉足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

“中国共产党有一项政策,只要是中国人持有的公司就要受到中国共产党的管控,”她对美国之音说。

联邦机构开绿灯,州议员们出手拦阻

虽然存在这些担忧,但是负责审查外国投资对美国国家安全影响的联邦机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在2020年却为“蓝山风电场”项目亮起了绿灯。其审议结果是,只要蓝山风电场确保其风机不会影响到劳夫林空军基地的低空飞行训练就行。

面对这样的结果,德克萨斯州的立法者们决定行动起来,从州一级层面上阻止这个项目。

唐娜·坎贝尔参议员提出了“孤星基础设施保护法案”(Lone Star Infrastructure Protection Act)。该法案禁止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等“敌对国家”的公司涉足德州的关键基础设施,这其中包括不允许这些外国公司投资或参与建造德州的关键基础设施,不允许他们收购当地的关键基础设施企业,也不允许这些公司的项目连接上该州的关键基础设施等等。

坎贝尔参议员表示,她希望这个法案能阻止“蓝山风电场”项目。

“这事关我们的国家安全,”她对美国之音说。

这项法案4月份在德克萨斯州参议院获得一致通过,目前正在州众议院接受审议。

中国公司很难从美国基建中分一杯羹?

“蓝山风电场”项目在德州遇阻正是近年来中国对美基础设施投资所处境况的缩影。

曾几何时,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会是美中合作的风口,因为搞基建需要大量的资金,这使得来自中国的投资显得很有吸引力。而且中国多年来大搞基建,积累了一定的建设经验还有多余产能,若能将其投放到美国基建中,或有“双赢”之效。

康奈尔大学基础设施政策项目主任里克•戈德斯(Rick Geddes)对美国之音解释说,由于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采用的是公私合作的开放模式,外国企业有机会参与到从融资到设计、施工、运营和维护各个环节。

根据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 Consulting Group)的数据,2017年,中国对美国基础设施的直接投资超过100亿美金。中国建筑美国分公司曾在美国建筑市场位列前50强,美国一些重要基础设施,比如连接曼哈顿和布朗克斯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大桥就是中国公司建造的。

但是,由于两国关系恶化,美中双双加筑投资屏障,再加上美国对基础设施安全的担忧有所加剧等原因,从2017年起,中国对美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出现了断崖式下跌,到2020年已微乎其微。与此同时,呼吁美中在基建上合作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微弱。

康奈尔大学基础设施政策项目主任里克•戈德斯认为,这样的趋势在拜登政府时期会延续下去。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最大的担忧是,各种各样的中国公司成为美国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直接投资者,因为这样他们就会对基础设施有很大的控制权。而且现在还存在网络安全的问题。假如一家中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基础设施的股权,他们就可能获得操作这个基础设施的计算机程序、硬件和软件等等。”

戈德斯教授表示,虽然美国的基建项目在招标时希望引入尽可能多的投标者,但这并不意味着必须将中国公司囊括在内。

“我不认为必须要有中国的公司才能形成有效竞争。如果这是一个好项目,你会有足够多的大公司参与竞标,”他对美国之音说。

而将中国公司排除在美国基建之外并非难事。相比与联邦政府,州和地方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握有更大的权力。

“如果一个公司想要参与美国的基建项目,它需要提交资格申请,所以很容易在资格申请的阶段就将某一个国家的公司剔除出去。谁有资格参与竞标,谁能中标,决定权在州和地方政府手里,联邦政府也不能要求他们必须和中国公司合作,”戈德斯教授强调,“美国并不缺乏政策机制来处理这个问题。”

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防范意识。

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唐娜·坎贝尔呼吁其他各州也采取行动保护自己的关键基础设施安全。

她对美国之音说:“这是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事情,没有人审视我们的基础设施的潜在脆弱性。我觉得其他州也需要醒一醒,看看自己州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与此同时,坎贝尔参议员也强调,做为美国吸引中国投资最多的州之一的德州依然对中国投资持欢迎态度。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之间不能继续享有好的贸易,”她对美国之音说,”这只是关系到保护我们的关键基础设施安全。”(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