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北约公报接连点名中共 专家谈世界新格局

0
291
6月14日,北约成员国首脑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举行峰会,中共的挑战被正式列入议题。(北约NATO官网)

【2021年06月16日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6月14日举行峰会,并首次在公报中将中共视为“系统性挑战”。对中共重复的“小圈子”之说,有学者对大纪元分析表示,北约公报代表北约重回成立之初对抗共产政权的宗旨,加上最近的G7公报都剑指中共,表明全球民主联盟已经形成,并开启了围堵中共的开端。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三十个成员国的元首于6月14日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举行峰会。

峰会后的公报中十次提到“中国”,内容涉及中共的胁迫性政策、军事扩张、缺乏透明度、使用假信息等。

公报指出:“中国(中共)公开的野心和独断行为,对于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以及与北约安全相关的领域都构成系统性挑战。”

北约首次定义中共为“系统性挑战”

北约成立于1949年,目的是应对当时的苏共政权威胁。此次北约公报对中共的描述,是其首次把中共视为“系统性挑战”。

北约在2019年伦敦峰会之后的联合公报中首次提及中国(中共),当时仅表示“他们认识到中国与日俱增的影响力,意味着机遇和挑战并存”。

2020年11月25日,北约发布一份名为《北约2030:团结面对新时代》改革报告,内容中提到“北约未来必须更加认真思考如何应对中国(中共)及其军事扩张态势”。

悉尼科技大学中国问题专家冯崇义教授6月15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表示,北约从去年开始,把应对目标扩展到印太地区,此次联合公报把这一点突出出来,这是很大的一个进步,但这期间经历了大约三十年。

冯崇义表示,北约的成立是为了应对苏联共产暴政,对手是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但苏联解体后,北约成员国卷入了全球化之中,尤其是“六四”之后,中共打开国际市场,这些国家也开始跟中共做生意。

“但共产政权并没有结束,比如中国、朝鲜、越南、老挝、古巴五个共产党政权还在,北约的历史任务还没有完成,但是他(北约)花了来三十年才真是找到他的位置,回到他本身的宗旨,就是要跟共产暴政对垒,应对共产暴政的挑战。”冯崇义说。

民主国家联合抗共声明接踵而来 学者:民主联盟形成

此次北约峰会上,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说:“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在中国(中共)问题上达成了共同立场,这对我们的安全很重要。我们必须承担起责任,保护所有盟友免受即将到来的威胁,中国(中共)离我们越来越近了。”

就在北约峰会的前一天(6月13日),七国集团结束了为期三天的首脑峰会并发表了公报。 G7公报也以强硬措辞指出中共问题,包括香港自治、新疆人权、疫苗、“一带一路”,并首次提及台海稳定问题。

此前,美日首脑和美韩首脑先后于4月中旬和5月下旬举行峰会,均发表了联合声明,其中都提及针对中共的敏感议题,比如维持台海和平与稳定等。

台湾智库副执行长董思齐15日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北约的此次公报,加上G7公报,以及之前的美日、美韩峰会联合声明,这些显示民主国家开始更深一步认识到中共所带来的系统性问题。

对此次北约公报中提及与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韩国进行安全合作,董思齐分析,这说明北约希望加强与一些政治伙伴的对话与合作。

北约公报发出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5日称北约“搞‘小圈子’和集团政治”。上周,中共也在G7峰会期间称七国集团搞“小圈子”。

冯崇义对此表示,G7公报是世界上经济最发达、最强大的七个国家,以及印度、澳大利亚、韩国等国的共同声明,表明全球民主联盟已经基本成型,美国把中共列为对手这一点得到七国集团的接受,形成共识,中共是民主国家的共同敌人,它在威胁民主制度、威胁民主自由价值观,也在威胁整个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

分析:北约和G7公报只是开端 对垒会愈演愈烈

美国之音15日引述美国企业研究所(AEI)战略研究项目研究员加里‧施密特(Gary Schmitt)的分析说:“一些人可能会表示这(北约公报)只是言辞上的,但实际上,这为未来几个月和几年在应对中国(中共)问题上推进更加实质性的联合决策提供了外交支撑,中国(中共)正在以各种方式扭曲国际体系和规则以符合其威权利益和野心。”

冯崇义也表示,中共政权与国际社会的冲突,与民主国家、民主制度的冲突,只会越演越烈。

他说:“两边的对垒会进一步扩大,会越演越烈,但是七强,也就是欧洲、美国、日本联手起来,实力远远大于中共政权很多倍,打下去,中共肯定是输家,只是我们不能预测打下去什么时候有真正结果。”

董思齐分析,北约、G7这些民主国家共同发声是非常有意义的,其中有警告的意味,警告中共不要再随便以民族主义方式,或者用武力的方式进行扩张。

他认为,目前中共的态度以及回应方式,将会成为北约、G7这些民主国家接下来对中共采取什么行动的一个重要指标;各国会针对实质问题进行讨论,如果中共有更进一步的作为,无论是军事上还是经济上,或者对第三世界国家,民主同盟都会进行应对,用集体的力量来应对中共。

董思齐说:“(民主国家的实质合作)这一方面是一个开始,这个开始就是各国用更系统性的方式,去认识到中国(中共)对其它国家所造成的系统性的一些威胁,同时, (中共)系统性的威胁就必须要有系统性的作为来予以回应。”(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