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美丽岛”大审判 多名被告自辩称无悔服务社会

0
983
“港版美丽岛”47名民主派人士参与初选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的案件,4日进入第四日“马拉松式”聆讯(网络图片)

【2021年03月04日讯】“港版美丽岛”47名民主派人士参与初选被控“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的案件,4日进入第四日“马拉松式”聆讯,多位被告选择解聘代表律师,由自己亲自自辩。

综合各方消息,被告邹家成、岑敖晖周三晚入院,而早前入院的被告杨雪盈周三晚上已回到法庭。

第四日聆讯中,至少12名被告要补充陈词,包括,杨雪盈、何桂蓝、刘颕匡、戴耀廷、林卓廷、李予信等人。

第四日审讯,法院外仍有数百名香港市民冒雨轮候进庭旁听。(记者 张展豪 摄)
四日审讯,法院外仍有数百名香港市民冒雨轮候进庭旁听。(自由亚洲记者 张展豪 摄)

另有至少7名被告“炒律师”自辩,包括谭文豪、郭家麒、杨岳桥、李予信、林卓廷、杨雪盈、何桂蓝。

当中,谭文豪、郭家麒、杨岳桥、李予信宣布正式退出公民党,而吴敏儿亦宣布退出工党,刘颕匡透过律师宣布民间集会团队解散。

正在流亡美国的香港前立法院议员梁颂恒,在脸书披露各人自辩内容。

何桂蓝 : 我不接受限制个人言论自由的保释条件

其中一名被告何桂蓝自辩内容,在社交媒体广传。

绰号 “立场姐姐”,何桂蓝参加新界东民主派初选,曾任职“立场新闻”及“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RFA)
绰号 “立场姐姐”,何桂蓝参加新界东民主派初选,曾任职“立场新闻”及“英国广播公司”的记者。(RFA)

何桂兰说 :“我愿意接受任何保释条件,就由法庭告诉香港人有什么条件才可以不再触犯国安法。”

何桂兰提到,“但我留意到,现时法官有好多保释条件,但当中有不少涉及限制言论自由的条件。在此,我不会接受。我不会接受不能在社交平台讨论政治,表达个人意见。我反对控方所以单方面原则性反对《国安法》,我认为可以就《国安法》,就政治辩论,才有助一个国家发展。”

何桂兰表示,会引用《国安法》第四条,她相信一个公平公正的法庭,不会希望以言论自由去换取一个人的人身自由,她亦不希望见到,亦不会接受。

她补充说,担保人有三人,包括我妈妈、歌手黄耀明和立场总编钟沛权,我会感谢和谨记钟生教导和培训。

林卓廷 : 在动荡下我无选择安逸生活,但我无愧于心

林卓廷在庭上说,很多人形容他是十分暴力的人,但他实际不是,相反他一直坚持非暴力原则。他说不想香港人受到伤害。香港局势可以急剧恶化,

他坚信自己有调解和监察角色,他不能独善其身。

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RFA资料图片)
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RFA资料图片)

林卓廷向法官说:“法官阁下,我实在委屈,报案人,收到警方感谢信后,竟然成为被告,事实上我的角色事与愿违,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林卓廷陈述,在动荡下,无选择安逸生活,令他面对一宗又一宗刑责,但他无愧于心。

林卓廷决定修改保释条件,希望法官容许他保留社交媒体的使用,希望保留《国安法》和基本法的容许权力,保障收入来源,以免严重影响家人生计。

“我过去一直谨慎,《国安法》就更加谨慎,过去都无鼓吹港独和暴力。”林卓廷提出,在d100节目内,不断提醒自己和身边人和听众,不要讲违反《国安法》的言论,要认识《国安法》,如不可讲“国际线字眼”。

林卓廷总结表示,1999年在中文大学政治系毕业,帮过前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做地区事务,再在民主党担任职务,无愧于心,杜绝黑社会围标,尽心尽力为香港服务。

在谈到家庭时,林卓廷当场哭泣起来,他说 : “我有两个孩子,我太太近日日渐消瘦。我未来一直谨慎行事,不再坠入法网,希望和家人、战友平安、健康。”

杨雪盈 : 我原本做区议员只做一届两届,之后想做回普通人

林卓廷结束后,接着由杨雪盈亲自陈词,根据香港立场新闻文字转播,杨雪盈一开始就向法官道歉,“我早前在庭上晕倒,感激有机会亲自陈词。”

杨雪盈,湾仔区议员,香港文化监察主席,文化同行成员。 (杨雪盈脸书图片)
杨雪盈,湾仔区议员,香港文化监察主席,文化同行成员。 (杨雪盈脸书图片)

杨雪盈说:“自己身体不好,爸爸是的士佬,妈妈做清洁,家穷,我偏偏读艺术,后来从政才可以有收入帮屋企,家人教我负权成责。在大坑,我关注当区创作、动物议题、环保。我感激爸爸,他开的士,送我上学,长大后他帮我服务街坊整水喉。”

她说父亲是长期病患要洗肾,但都一直照顾她。父亲经常开车接送她,她刚考车牌就想可以开车送她父亲。她妈妈很严厉,曾有产后抑郁,曾在窗边企图自杀,但她不知道还可以保护家人多久。

她说感谢爸爸,但她最想回报是香港,她一直以来以温和方式服务社会。

杨雪盈强调 : “我非支持揽炒,我只是支持非主流弱势人士。”她表示接受所有保释条件,希望法官给我有机会见家人。

李予信:只想做好儿子 不再让家人担心“问题青年”

李予信在庭上自辩指出,就读中文大学社会学系在实习中,对于社会问题和制度有深入认识,他选在东区为北角基层服务,成为区议员后,成为区内安老事务委员会副主席,将毕生经历和学习学以致用。

李予信,香港东区区议会锦屏选区议员,前公民党执行委员会成员(政策法规)及注册社工,北炮同盟成员。 (维基百科/资料照)
李予信,香港东区区议会锦屏选区议员,前公民党执行委员会成员(政策法规)及注册社工,北炮同盟成员。 (维基百科/资料照)

李予信称,“不会再参选,不会见外国人士,不再受访,不公开发表文章,关闭所有社交平台,不参与官方或非官方政组织会议。去年已就读中大法学博士,首学期成绩优异,有机会成为律师无意犯法。只望照顾年老家人,做好儿子身分,不想再担心我这个问题青年,以行动照顾家人和回馈我有归属感的社会。”

黄子悦愿接受任何保释条件 母:不想做天安门母亲

新婚的黄子悦透过律师在庭审呈上艺术治疗学校教授的求情信,教授曾经推荐她实习,希望帮到其他人,所以她不同意揽炒,没有政治联系和活动,《国安法》后,没有过接受外国媒体访问。黄子悦表明,未来会专注家庭,有父母、两弟,是家庭支柱。

黄子悦,前学民思潮发言人。 (RFA资料照)
黄子悦,前学民思潮发言人。 (RFA资料照)

妈妈跟她说:“不想做天安门母亲”,所以她很愧疚。黄子悦愿接受任何保释条件,担保金额可有上调空间。

黄之锋律师承诺 24小时禁足令、不受访、不用社交媒体

黄之峰的律师何俊仁提出,黄之锋接受24小时家中禁足令,不再接受任何访问,不发表文章,不再使用社交媒体。

在海外,有多个社交媒体帐号都有披露法庭内的消息,其中最详细的是梁颂恒的脸书,他呼吁知道庭审消息的人向他报料,由他集中发放庭审消息。“如果你受制于那些无聊的限制,不能把法庭里有一些有意思的画面说话写出来的话,可以尝试以安全的办法联络离散在外的香港人代出。这些将会是非常重要的见证。”(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