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电台前编导蔡玉玲查册案上诉被驳回 蔡:问心无愧

0
690
香港电台《铿锵集》前编导蔡玉玲周一(7日)早上在友人陪同下,到高等法院领取判词,约10时45分在法院外会见记者回应判决,直言对判决感到失望。(图:自由亚洲)

香港电台《铿锵集》前编导蔡玉玲因查册被判两项作出虚假陈述罪成。蔡玉玲不服上诉,法官周一(7日)维持原判。蔡玉玲对裁决感失望,认为会窒碍新闻自由,同时她强调无悔无愧。

蔡玉玲周一早上在友人陪同下,到高等法院领取判词。就上诉方提出的3点上诉理由,包括是否作出了「虚假」的陈述;该陈述是「要项」上的陈述;以及是否「明知」该陈述是要项上虚假的陈述,法官李运腾在判词中逐点作分析及反驳。

官:运输署署长要考虑保障私隐权

对于上诉一方聆讯时指,《基本法》及人权法同时有保障言论及新闻自由,包括「寻求、接受及传播各种消息及思想之自由」,认为法庭需以广义的解读及符合公众认知的角度去理解选项中「其他有关交通及运输事宜」所代表的含义,李官在判词中指,运输署获相关条例赋予权力,当中包括收集个人资料及向公众人士提供车辆登记证明书的权力,须受条例立法原意、《基本法》及其他法例保障的权利和规范,而公众人士向署方获取车辆详情的权利亦非绝对。

虽然李官同意,政府应在合理可行的范围内尽力方便公众,又认为资讯流通及新闻自由对一个开放及民主社会的重要性,但即使给予最广阔的诠绎,这些并不属运输署署长的权责范围,而保障私隐权为局方必要及重要的考虑,若申请人根据有关规例索取车辆详情的用途,不符当局获赋权的立法原意,运输署署长向申请人提供相关资料或文件将不能符合「相称性」的要求,做法不单是不恰当,甚至可能是越权,因此完全同意裁判官裁断,即立法机关的意图不可能是让人任意「滥用」这些资料,或不可能让公众可基于任何目的而获取属于他人的重要资料。

至于本案另一法律争议,是运输署长在收到车牌查册申请后,「须」在申请人付费后提供资料,是否必须提供,上诉一方认为署长没有酌情权拒绝,惟李官不同意,认为署长有责任先了解申请人的用途。

官:查册表格选项清晰采访与交通运输无关

代表蔡玉玲的资深大律师陈政龙在上诉时曾提及,港府2011年提交立法会的谘询文件,列明适用于律师向债务人追债而查册,曾有议员关注会否影响新闻行业,而修例最终没有定案,反映「交通与运输」事宜接触面广,又援引数字指从统计数字可见,2010年5万多个查册申请中近半无订明用途,当中数千个申请由传媒或新闻界提出,法庭不能否定上诉人可能主观相信采访用途确跟「交通及运输事宜」有关,李运腾在判词否定有关理据,称「难以接受以上陈词」,认为某字词或字句意义是否清晰,不能一概而论,须视乎上文下理和语境,而车牌查册表格上的三个选项,即进行法律程序、买卖车辆、其他有关交通及运输署的事宜,基于文件结构,已明显而清晰地表达选项只得3个,别无其他,他认为「唯一合理推论,是上诉人也如此理解」。

官:良好的动机动非辩护理由 

至于蔡玉玲是否「明知」而作出虚假陈述的争议,上诉方认为一般人不容易断定何谓「与交通及运输事宜有关」,法庭不能否定蔡有可能主观地相信其用途符合要求,但李官认为,蔡玉玲为查明涉案怀疑运载武器的车辆之车主身份,以及是否有犯罪而作出查册,而上诉一方指应视为「交通与运输」事宜,此说法「过于牵强而且不合情理」,认为蔡索取资料的用途是为侦查和报导,重申采访及报道的用途本身,并非与「交通及运输事宜」有关。

李官续指,不否定上诉人是本著良好的动机动索取资料,但正如裁判官指出,对定罪而言,良好的动机并非辩护的理由,而被告必定清楚知道要提供真实无误的资料,故维持裁判官的判决。

蔡:对结果失望但问心无愧

蔡玉玲在法院跟法律团队初步了解判词后,约10时45分在法院外会见记者回应判决,直言对判决感到失望,亦相信新闻界同样感到失望,相信今次败诉,会直接影响行之有效的查册制度。

蔡玉玲说:我相信今次的败诉真的会直接影响到我们一直行之有效的查册制度,对于新闻业界日后怎样监察社会上有权力的人士,可能会带来一个颇大的障碍。但我可以大声地说,我无悔无愧、我问心无愧,如果今日要我再作选择的话,我相信我都会毫不犹疑地做当初所做的事。

蔡:不单涉新闻界 亦涉资讯是否流通的公众利益

她续指,法官的判词肯定了她作为记者调查资料的良好动机,认同新闻界应获取更多资讯。只是在2019年10月后,法庭的裁决把查册用途范围「收得好窄」,查册活动包括商业上投资者进行的查册,亦会容易堕入法网,强调案件不单涉及新闻界,亦涉及整个社会就资讯是否流通的公众利益。

蔡玉玲说:其中在判词中很重要的一段是,其实法庭亦肯定了我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去查资料的良好动机。在2019年10月之前,其实所有的新闻工作者也可以在查册的过程中,很清楚地列明自己是因为新闻活动而进行查册,所以在政府修改这个行政措施前,新闻工作者根本就不会跌入这个「作出虚假陈述声明」的陷阱。不过是2019年10月后似乎是情况突然改变,而衍生了今时今日这个情况。

蔡:是否上诉需先跟法律团队商讨

至于是否会提出上诉,蔡指需要先跟法律团队商讨,包括需要考虑有多大抗辩空间,以及资源及时间运用等,她会在28天限期内作出决定及对外交代。

蔡玉玲及当时港台《铿锵集》团队制作的《铿锵集》专题调查报道题为《721谁主真相》,于2020年播出,她跟其他团队成员分析2019年7月21日当晚元朗凤攸北街一带所取得的闭路电视影片,追踪到有怀疑运送武器到场的车辆,蔡因查册车牌以联络车主确认事件,结果在同年11月被警方上门拘捕,并检控她在作车牌查册时作出虚假陈述。原审主任裁判官徐绮薇去年作出裁定,认为蔡玉玲申报的查册原因不属条例下「有关交通及运输事宜」,故两项「明知而作出要项上的虚假陈述」罪名成立,合共罚款6000元。

案件编号:HCMA236/2021

(自由亚洲)

 

发表评论